正文

“啊!咳……咳……咳……”

自从左臂被那个不知道来历的鬼神侵蚀后,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或者……应该说,我已经忘记上一次安稳的入睡是什么时候了。

我不知道鬼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附在我的左臂上的,如果让我猜,我想应该是山贼闯进我家那次。

那时我年纪还很小,只见那些山贼用刀威胁我父亲,但我父亲并没有屈服,反而拼死地抵抗,最后肩膀被那个山贼狠狠地捅了一刀,鲜血也随之四溅开来。当时的我被吓呆了,惊叫一声后就晕死过去。

醒来后,我发现我的胳膊开始出现变化,我能够看见它在一点一点的变成黑色……后来父亲发现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粗铁环锁住了我的胳膊,当时他说用铁环锁住胳膊可以增强臂力,所以即使那个铁环对年幼的我来说过于沉重,我也还是很乐意地带上了。那时候的我天真的只想要比其他孩子更有力量,根本不知道原来戴铁环是为了阻止胳膊里的鬼神侵蚀心脏。反正因为铁环是父亲给我带的,我自然相信我的父亲,所以也从来没有卸过铁环,让它一直锁着我的胳膊,直到那一天……

那天,我忘了因为什么事而感到非常委屈。反正自从我的胳膊带上铁环后,就一直被村里的其他孩子笑话,所以那次我就下定决心要把铁环给卸下来,但是铁环太牢固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铁链有点松动。有了希望之后,我又继续坚持着撬动铁锁,终于铁环被我成功地卸下来了。卸完之后,我就一身轻松地回家了。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举动会给我们家带来那样的厄运……

回家的路上,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我总觉得是因为玩得太累了,只要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唉,当时那个年纪,正是拼命玩的时候,所以玩疯了、有点累也是正常的。想着,我就继续往家里走。到家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变得好像不是我自己的,它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般,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我的左手竟然直直地刺向了正在做料理的母亲。我看着它穿过我母亲的身体,然后鲜血一点点地渗出,染红了母亲胸前的围裙,接着是我的父亲……就这样,我亲眼看见自己的手杀死了我的家人。当时,我还不知道,是鬼神控制了我的身体。

反正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把能看见的东西都破坏掉之后就晕倒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胳膊又被铁环锁住了,同时眼前还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的左臂和我一样,甚至比我的还要更黑,而且也带着和我一样的铁环。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跟随他,并且从他那里了解到了侵入我体内的鬼神,以及如何去控制住这种可怕的力量。就连我现在的剑术,也是从他那里学到的。

“现在的我,可以说已经离不开这个铁环了。因为每个夜晚,我都会从那个噩梦中惊醒……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多亏了有它在,我才没有感觉自己是孤独的一个人。而且啊,在我需要力量的时候,它还会出来帮忙呢。哈哈……总之,该怎么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呢?呃,其实我……我也不知道……”

[1]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