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寂静的深夜,远处隐隐传来几声狼的嚎叫,阴森又凄凉,让人毛骨悚然。趁着黑夜的掩护,我正悄无声息地接近阿法利亚山附近的人类驻地。

我再次确认了一遍周围的环境,这里太安静了,一点也不像战场的前线。难道是陷阱?但直觉告诉我,这不可能。尼古拉斯给的情报不会有错,这次的目标也绝不会知道自己被盯上。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是人类的警戒心太差了,不过这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不再费心纠结,循着早已熟悉的地形,我迅速而又敏捷的接近目标所在的帐篷。

帐篷旁的宠物正在熟睡,我小心翼翼的避开它,没有留下任何气息。我再次确认脸上的蒙面巾,确保它已经遮住了我的脸孔,我闪身快速的进入帐篷。此次的目标正在熟睡,银色长发散落在枕上,有几缕贴近唇边,随着他的呼吸在轻微的飘荡。我把手里剑贴近他的咽喉,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整个身体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

他警觉的睁开眼睛,惊慌一闪而过,开始奋力反抗。但已经太迟了,我的手里剑划破了他颈上的皮肤,鲜红的血很快流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衫。只要我再稍微使点劲,就能马上结束他的性命,完成这次的任务。但我还不能那么做,我需要从他身上得到一些情报。

“你应该知道我来这的目的,我可以先不杀你,但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现在我把手拿开,如果你敢大声呼救,我就……”

他的眼神有些恐怖,快速的扫了眼窗户。之后好像意识到什么,他点头答应了我的条件。等我慢慢松开手,他却说道:

“是元老院派你来的吧?”

他的话音刚落,我的手里剑再次对准了他的咽喉。他虽然有些惊慌,仍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要不然我早死了。能够让影武者剑下留情,说明你想了解的事情很重要,在你未得到答案前,我想我应该是安全的,对吧?”

我惊讶于他的观察力。

“哼,不愧是梅迪信赖的人。但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现在不杀你并不代表以后也不杀你。”

“不,我现在可以确信您不会杀我。”

他的语气充满了自信,对我的称呼也变成了您,与刚才的谨慎小心不同。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就是……米内特大人吧?”
克伦特
……
米内特

他的话让我很吃惊,难道我露出破绽了?还是情报泄漏了?就算是情报泄漏了,他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名字,他到底是……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在我回答您的问题之前,能不能先把它拿开呢?”

虽然事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我知道已经威胁不了他了。我不情愿的把手里剑拿开,只见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封信。

“这是女王的密信,她说近期会有一位叫米内特的刺客,伪装成元老院的特工接近我。她让我竭尽全力支持您的工作,只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原来如此,不愧是女王。从小就能看穿我的心思,能预料到我会接近这个人,也是意料之中。

不过……慢着,他并没有看到我的脸,怎么知道我就是他等的人?

“你怎么确定我就是信里提到的那个人?万一真的是来要你命的影舞者呢?”

他似乎笑了一下,语气中带着微妙的自信:

“其实是因为您刚才说的一句话,我才确定是您。”

“我说的什么话?”

“您刚才叫梅娅女王‘梅迪’……”

这……好像被什么击中了胸口,我……我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好像没察觉到我的尴尬,继续说道: “据我所知,“梅迪”是女王大人小时候的昵称,能叫出这名字的没几个人,更何况您还是一个暗夜使者,所以我才确定您就是女王信中提到的闺中密友——米内特大人。”

按影舞者的规矩,既然身份暴露了,杀掉他也无妨。不过光凭这一丝线索就能推理出这么多信息,可见他有些本事。为了暗精灵的未来,我就先放过他吧。

“您说的没错,在正式自我介绍前,我先跟您道个歉,请原谅我先前的无礼行为。虽然我只是想试探您,但做得有点过分了。我叫米内特,是一名暗夜使者。目前是为元老院工作的影武者,曾经也是一名刺客,我这次来是想打听一些事。”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怀疑,有些不太相信的说道:

“曾经?听女王大人说,您目前还是属于‘夜之破坏者’这个组织啊……”

这事说来话长,解释起来更让我头疼,不过我还是尽量向他说明白。

“我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我的话,我以前确实是王室直属的刺客团队的一员。但我这么做既不是为了女王也不是为了元老院,我只是想凭自己的意志去挖掘事情的真相。我对他们的明争暗斗没有兴趣,我只是想用获取的情报来支持我的行动。”

他点了点头,好像理解我的想法,我也开始提出我的问题。

“现在轮到您回答我的问题了,我就直说了,诺伊佩拉的传染病是人类导致的吗?”

他有些犹豫,想了想说:

“您相信我吗?”

我没回答,他也没有继续追问,只用很认真的表情继续说道:

“我怕您会误会我是站在人类这边的,所以才这样问。我想告诉您的是,我还不至于傻到是非不分。我对传染病进行过研究,我可以非常客观地告诉您,它不是人类导致的。”

这个结论并没有让我感到惊讶,因为我早就心里有数。但只凭推测是无法说服疯狂的元老院的,更无法阻止暗精灵和人类的战争。

“您有证据吗?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无法撼动元老院的决策的。”

“很遗憾,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要等到摩根大人的调查结果出来,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目前为止,我掌握的所有证据就是对人类世界的观察报告。”

“您只凭这些报告就得出那么重要的结论?”

“请相信我,我能告诉您的只有这些了。”

他的语气很自信,也很诚恳。刚才他一眼就看穿了我,凭这一点,我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位即谨慎又拥有卓越判断力的人,不会出草率的做出判断。而且他还这么确信,肯定是有什么根据。

但没有证据是无法说服元老院的,我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假如……真的发生战争,您认为暗精灵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少?”

他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缓缓说道:

“说真的,我想都不敢想……一定要说的话,那应该是整个种族都会灭亡。”

和我预想的差不多,之前执行各种任务时,我见过许多人类冒险家。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如果暗精灵要对抗以冒险家为首的人类,那简直就是一种自杀行为。

“那有可能说服一些冒险家站在我们暗精灵这边吗?”

“抱歉,这种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即使真的说服了一些冒险家,那也只是减缓种族灭亡的时间而已……最理想的情况,是阻止这场战争。”

阻止这场战争……我更加确信自己要走的路了,而且这也是唯一的一条路。

“谢谢您的情报,元老院那边我会找个理由说任务失败了。还有我想给您一个忠告,您知道您做的事对暗精灵的未来是多么重要吧?既然您也是站在阻止战争这边的,那么不用我多说您也知道,元老院会不断地派人来暗杀您。我觉得您的防备做得太差了,如果今天是别的影武者,恐怕您已经不在了。”

“其实那个嘛……”

他边说边微微抬了抬手,我身后突然有了动静,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击中了我的脑袋。倒下的瞬间,我隐约看见一个女子从窗户跳了进来,我才明白,原来他之前看窗户是有意的。

“克伦特!磨蹭什么呢?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唉,你这急性子……我举手的意思是你可以现身了,不是让你攻击她呀。”

“我在外面听不到你们在说什么,但她既然是来暗杀你的,我没必要放过她,不是吗?”

“她不是来暗杀我的,唉……怎么办呢?等她醒来后该说什么好呢?”

“没事,我不会追究的。”

我边说边从屋顶跳了下来,他们惊讶地看着我,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另一个我,目瞪口呆。

“不用惊慌,这种小伎俩是偷袭不了我的。”

“这个,难道就是……”

“对,我出生忍者家庭,这种程度的忍术不算什么。她是?”
加尔·伊莱丝

克伦特回过神来,连忙向我介绍。

“不好意思,她叫加尔•伊莱丝,是一位人类。为了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我们在战略上一起合作,她还有一个孪生姐妹叫布莱斯•伊莱丝。为了防止今晚这样的暗杀事件,她们每晚都会轮流站岗保护我,或者说是监视我吧?”

克伦特开玩笑地说道,但那位叫加尔的人类女子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喂,克伦特,刚才那是什么?像是‘替身草人’魔法。她是魔法师吗?如果是魔法师,是不是太黑太高大了?”

在克伦特想进一步说明前,我先一步答道:

“这不是魔法,是忍术。我现在可以放心了,有这么厉害的人保护您,而且还是两个。她看起来蛮有实力的……”

还没等我说完,那个叫加尔的人类女子就打断了我的话: “保护?有没有搞错?我们只是为了还没审完的人质不被暗杀才留在这里,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事啊?还有你,说什么‘蛮有实力’的?喂,你这不伦不类的女子,挺自大呀,要不要跟我来一场?”

“加尔,请你冷静一下!现在怎么能进行决斗呢,要是引起骚乱,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克伦特连忙出声劝阻,那位人类女子才不情愿的收了手。

“对了,米内特大人,刚才忘了说了,我还有件事要告诉您。这次女王给我的信中提到,她需要您帮她一个忙,她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向您转达她的委托。”

是委托而不是命令?……这个精明的女王,看来是不能拒绝了。

“委托的内容是什么?”

“关于阿拉德大陆上发生的混乱事件,我之前曾多次向女王报告。女王已经意识到发生的这些混乱和暗精灵目前面临的危机是有关联的,因此需要收集更多的情报。但以目前的培训系统,我们能培训出的特工人数是有限的,所以女王希望您能协助培训出一批新的特工。”

说到阿拉德大陆的混乱事件,传言和一群被称为使徒的怪物们有关。虽然我不太清楚使徒是什么,但这些怪物要是乱来的话肯定也会对暗精灵的未来有影响。为了收集更准确的使徒信息和异变的原因,接触或培养更多的特工是必需的。我没理由拒绝这个委托,但目前不能表露我的想法,要不然会引来麻烦。

“我会考虑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为这次失败的任务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要不然没法向元老院交代。”

我念了一段咒文,眼前逐渐浮现出一名帅气的青年。

“我……您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这不是尼古拉斯死灵吗?”

可能是因为我会使用死灵术,克伦特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丝敬畏。我和克伦特抓紧时间商量用什么理由应付元老院,加尔在一旁试图弄清楚眼前发生的这些事。稍后,我向尼古拉斯报告了这次任务的情况。尼古拉斯听完报告后,就像细烟一样消失无踪了。

“我也该回去了,影武者不能在任务地逗留太久,要不然会被怀疑的。至于女王的委托,我决定好后会主动联系您的。”

我也赶紧向克伦特告辞,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我闪身出了帐篷。 离开的途中,我想起几天前从元老院接到的任务,我的最后一个任务——成功暗杀克伦特后留在人类的城镇,为元老院培养新一批特工和收集更多情报。呵呵,真是太巧了,对立的双方竟然都下达了同样的任务……

我知道,我表面上对这个任务显得很谨慎。但在内心,我早已接受了。 也许,我一直就在等待这样的机会。

因为我深刻的知道,即使混乱被制止了,暗精灵和人类的战争也避免了,但女王和元老院之间的斗争不会停止。权利的斗争最终必然会引发内战,而无数的暗精灵会因此头破血流,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骨肉相残的悲剧发生!但我只不过是一个只知道盗窃和暗杀的刺客而已,夹在他们的权利斗争中,我又能做点什么呢?

好吧……不管怎样,既然女王和元老院之间不能友好协商,那我也只能另做打算了。产生纷争的原因,不外乎有一方的力量压倒性的强大,就像现在的人类和暗精灵……为了暗精灵的未来,即使心里不情愿,我也只能选择做双重间谍。因为我知道一个人能做的事是有限的,所以我更不可能拒绝这次的任务。

不过,一方面要一如既往的去维持两方势力的平衡,一方面要尽全力去培养更多的刺客、死灵术士、忍者和影武者,而且还要坚信这是维护暗精灵世界和平的唯一方法……

“呼……看来以后有得忙了……”

天边隐隐露出晨曦的微光,凉凉的晨风划过我带着苦笑的嘴角,孤狼的嚎叫声回荡在寂静的山林里……我忽然觉得,这种凄凉又孤独的叫声将会陪伴我的一生……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