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顿玛尔南部的米兰平原,是贝尔玛尔公国的一个重要农产品基地,公国的大部分粮食都产自这里。此时正直夏季,炙热的大阳火辣辣的烤着这片平原。在米兰平原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正在太阳底下奔跑,他急速的往家的方向跑去,灵活的穿梭于农田的水沟之间。他的速度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家门口。小男孩一边奔跑,一边大喊:

“爸爸~!爸爸!出大事啦!那边突然出现了好多人呢!”

家门口的农田里,一个正用简陋农具耕作的农夫闻声抬起头,朴素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隐隐露出衣衫下结实的肌肉。他看着从远处跑来的儿子,边擦汗边说道:

“呵,你这小淘气,那边不是去城镇的路吗?来往的人本来就很多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男孩三两步跳到农夫跟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哎呀~不是啦!刚刚有一群看起来超~级厉害的人,排着好~长~的队去了赫顿玛尔呢!肯定是出什么大事啦!爸爸,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拜托啦!~"

“呵呵,你这小子!爸爸知道你想去,但爸爸现在真的没空啊。你看太阳都在头顶上了,如果今天不把这些活干完,这些谷物就会枯死了……”

农夫耐心的哄着小男孩,但无论怎么劝说,小男孩都没有打消念头。反而越劝越倔,把农夫弄得很无奈。

“爸爸~爸爸,我们就去看一眼吧,就去一会会,我保证不会耽误你干活的。我们快过去吧,要不然就晚啦!”

话刚说完,小男孩就拽起农夫的手朝大道走去。农夫无奈的摇了摇头,边走边嘀咕道:“这小子~今天到底是怎么啦?哎……”

农夫随着儿子来到赫顿玛尔广场,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人声鼎沸。空中飞散着各色的小纸片,街上到处都是商贩的叫卖声……整个广场充满了节日的气氛。

“爸爸~你看,今天好热闹啊,我们是不是来对啦?你不要整天只顾着干活嘛,偶尔出来看一看多好呀。哇~快看那些人拿的那个东西!好棒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盛大的场面呢!”

虽然很担心田里的那些谷物,但看着儿子开心的笑脸,农夫心里也很高兴。而且他跟儿子一样,内心深处,有一种久违的兴奋感在慢慢涌动。

“是啊,偶尔出来享受一下这种气氛也蛮好的。”

农夫边说边抬起右手,想摸一摸儿子的头,却发现儿子已经跟着一位身着华丽盔甲的冒险家跑到了远处。农夫无奈地摇了摇头,无意中发现布告栏中贴着一张大幅的公告:


“传帝国皇帝之令! 为了答谢这些年来为帝国的和平做出贡献的冒险家们, 特此举办盛大的勇士庆典活动。 举办此次庆典的目的,是为了纪念‘德洛斯帝国’和‘佩鲁斯帝国’的伟大灵魂们,所有参与者将会分成不同的势力进行对战,最终重现当年的绝世之战。

对于最终获胜的势力以及取得辉煌成就的公会和个人,我们将给予丰厚的赏金奖励。 有意者请找帝国驻赫顿玛尔特使‘维尔•克鲁’和‘格林•林德’咨询。

“勇士们的庆典……怪不得了,到处都是冒险家。”

农夫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布告栏,这时,站在广场凯旋门边的一位白发军人突然发现了他,并快步向他走来,有些犹豫地开口:

“哦?……请问……难道你是?”

“噢?难道……你是维尔……维尔•克鲁?”
维尔·克鲁

听到农夫直呼白发男子的名字,站在旁边的另一位金发青年的脸色瞬间变得严厉起来,显然对农夫的言行非常不满。但白发男子却毫不在意,仍非常热情地向农夫问好。

“呵呵,对,我是维尔•克鲁,真是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吗?退伍之后都在忙些什么呢?” “呵呵……我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夫而已,你还在为帝国军队效劳吧?公告上说要举办一场庆典,看你们穿的制服这么正式,看来皇帝为这事花了不少心思啊。”

农夫的话刚说完,那位金发青年就向农夫冲了过来。

“你敢直呼皇帝?应该叫皇帝陛下!你这无礼的老头子!”

维尔迅速抬手制止了金发青年的行为,在维尔的劝告下,他不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格林!你要自重,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不好意思啊,我的朋友,这个年轻人还不太懂事,刚才太冲动了,请你不要介意。”
格林·林德

维尔连忙向农夫致歉,农夫摇了摇头。在维尔抬手制止青年时,农夫看到他红色的披风下,隐约可见那些挂在胸前的一排排勋章,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既然你已经看了公告,大概也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吧。这次皇帝陛下命令在坎特温举办一场模拟战争,说要重现300年前的那场人鬼战争。我和格林主要负责接待公会和协助他们办理手续,并在庆典那天把冒险家们送到坎特温。怎么样?你要不要挑战一下?这次的庆典不仅规模宏大,而且赏金也非常丰厚,以你‘鬼手’当年的实力,一定能拿到不俗的成绩。”


“呵呵……谢谢你这么相信我,不过我的实力本来就不怎么样,现在更是退步得不行了,而且我也不知道皇帝的意图是什么,虽然这个活动看起来挺有意思的。”

格林的脸上又一次充满了愤怒,他频频朝维尔示意。但维尔丝毫不以为意,他背对着格林,拍着农夫的肩膀轻轻说道: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原因。虽然我是奉命行事,但也感觉怪怪的。依我看,这事可能跟除掉暴戾搜捕团的任务有关。暴戾搜捕团是最近比较盛行的一个宗教组织,影响力已经不容忽视了。”

农夫听到维尔的话有点惊讶。暴戾搜捕团?……当初还只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宗教组织,难道现在已经发展到连皇帝都想压制的程度了?但皇帝如果想要压制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派出军队呢?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维尔看农夫沉默不语,他拍拍农夫的肩膀转移话题。

“你也不用想得那么复杂,既然来了就先享受这个节日的气氛吧!呵呵,幸亏我当初自荐为特使来大陆巡察,要不然我可没机会见到你啊。下次我们要好好喝一杯,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我还得去那边看看。如果你改变想法了,就到赫顿玛尔找我吧,我们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对了,在那之前你还得加入一个公会。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我的朋友。”

这一天的深夜,万籁俱寂。农夫独自坐在桌前,听着从卧室里传来的熟睡的儿子发出的小小呼噜声,陷入了沉思。桌子上放着一个旅行包和一个被破布包裹的形似木棒的东西……

“勇士们的庆典……势力战……看来我还是无法逃避呢……名誉也好,阴谋也罢……原以为早已摆脱那些东西了,没想到……”

农夫伸出手,缓缓地解开缠绕在‘木棒’上的破布。一瞬间,锋利的刀刃在月下反射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农夫似乎也好久没有看到这么辉煌的剑影了,一时间也不由得看出了神。不久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过头,透过卧室的门缝,紧紧的盯着熟睡的儿子。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从小没有了妈妈,日子过得很苦。但他一直想成为一个勇敢的冒险家,而且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梦想。

“对不起了,我最爱的儿子。做为曾经的‘鬼手’,爸爸很想弄清楚这场庆典背后隐藏的秘密……等你长大成为冒险家的时候,就能理解爸爸的苦衷了……我一定会成为受人尊敬的冒险家回到你的身边,在那之前,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农夫突然站了起来,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紧张,他握着剑的手在轻微地颤抖。他又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子的房间,便毅然转身向赫顿玛尔走去。夜空中,笼罩在赫顿玛尔上空的魔法阵闪耀着华丽的光芒,似乎在迎接这位新的冒险家的到来。


参考与注释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