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的日记.jpg

正文

阿拉德历995年。

黄昏时分,我终于抵达了故乡诺伊佩拉

微茫阴湿的雾气,风里飘荡着腐坏的味道,昔日喧闹的城镇安静得只能听见入口处遥远的风声。这里,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随处可见的这些……奇怪的生命体是什么?

从衣着来看,其中不少都是暗精灵——我的同族们,即使是变成了盗尸者也不愿离开家乡,在这里静静地徘徊着。

或许,他们之中还有我的家人……

我是为了找出诺伊佩拉事件的真相而来。

元老院一直认为,这次事件是人类企图灭绝我们暗精灵的阴谋。

来自魔界的占卜师艾丽丝也告诉我,此事与人类有关。

但这件事的疑点太多,而且事关重大,我不得不亲自来到这里,即使……要面对自己的亲人变成怪物的事实,我也要找出谜底。

我们暗精灵现在分为两大势力。

一方是以统治暗精灵的梅娅女王为首的革新派,在他们的主张下,暗精灵逐渐开始与其他种族交流往来、进取革新。

另一方则是以元老院为首的保守派,数千年来,他们掌控着暗精灵一族的命运,握有绝对的权力。不过自从梅娅女王登基以来,他们的地位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巩固了,我想这点他们应该非常清楚。

所以,这次诺伊佩拉的瘟疫事件才会令夏普伦和其他元老们如此激愤,这可是他们维系权力的绝佳时机。

因为大部分暗精灵对人类是不抱什么好感的,只要能够在与人类的战争当中取得(哪怕是些许的)成就的话,毫无疑问,元老们手中的权力就会变得更加稳固。

无论此事缘何而起,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我不能在这里找到揭开真相的线索,一场毫无意义的悲剧也许会就此发生……那将是暗精灵一族的灾难,我必须全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如果这件事真如占卜师艾丽丝所说,全是人类策划的一场阴谋……我将不顾一切地去战斗——直至人类消失。

不过,在调查之前还是先让我梳理一下整个事件吧,也许能发现一些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第一个疑问是,假如人类真的与这件事有关,他们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动机?

其实近年来暗精灵与人类的关系还算不错。女王不仅派遣了魔法使者到人类居住地去传授魔法,还开放了两边的贸易往来。我们的飞船 “摩伽陀”就经常在两国之间穿梭,种族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可以说之前女王这一派的革新进展进行得非常的顺利。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保守派的元老院才会希望借此次事件让人类负责吧。

再者,如果换一个角度,从人类自身考虑的话……

其实人类是一个愚昧的种族。

从人类的史籍中不难发现他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掠夺土地。为了争得对方的领地,他们甚至不惜做出屠杀同族的愚蠢行为,如果说是因为这样而对暗精灵下手,也完全不奇怪。

但我们暗精灵是生活在地下暗黑城的,而人类生活在阳光明媚的地面之上,有什么理由去抢占远不如自己甚至不需要的土地呢?

更何况,暗精灵与人类并没有什么根源上的冲突,要说威胁的话,怎么也是最近入侵边境的班图族更危险吧……

照这样推理的话……

难道是身为占卜师的艾丽丝在说谎吗?

只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抵达诺伊佩拉已经有好几天了,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走近城镇中心。

看着这些失去神智、犹如行尸走肉的族人们,我感到一种无法遏制的悲哀和愤怒——这该死的幕后黑手!

不……不能鲁莽行事,死在这里将会毫无意义,我必须揭开事情的真相,这是我的使命——千万同族的生命加在我身上的使命。

不能再拖了,明天还是得潜行进城看看。

唉……早知道以前就该好好学习隐身术的。

今天我成功潜入了城内。

幸好我的三脚猫隐身术关键时刻还是派上了点用场。

不过奇怪的是,这边好像不止是盗尸者和幽灵在游荡?

那是……

竟然是……人类!!

难道人类真的跟这件事有关?!

今天一整天,我都隐身尾随着在城里来来回回的人们,想弄清他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从目前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这些人看起来像是属于某个组织,类似某种宗教。

要知道,对于天生怯懦的人类来说,宗教是不可缺少的精神依靠,所以他们一直有特别多的宗教组织。

听他们讨论,这个组织应该是叫做“暴戾搜捕团”,而他们在这里则是为了等待某个名叫狄瑞吉的家伙。

“这里是狄瑞吉大人授予恩惠的圣地。他不仅赐予我们力量,还替我们审判他们。请大家一起做好迎接绝对之神狄瑞吉大人的准备吧!”

我仿佛听到他们说过这样的话。“他们”指的是谁?狄瑞吉?……好像在哪听过,他和诺伊佩拉事件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今天我受到了同族的攻击。

都怪我的隐身术没学好……我早就该想到,即使变成了盗尸者,只要还存有一丝暗精灵血脉,他们还是会察觉出我的存在的。

我会被感染吗?

真不甘心……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死掉……我还没找出整个事件的元凶啊……

今天我继续用隐身术跟踪那些人类。

暴戾搜捕团这个组织等级无比森严,想打探些有用的信息非常困难。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在这里筹划的绝不是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

我尾随着这个组织中某个看起来地位很高的人类,来到一个重重警戒的地方。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被我发现了那个

——异次元裂缝?!

如果你是一个暗精灵的话,我想你应该清楚异次元裂缝意味着什么。

不管怎样,还是在这里附上有关“异次元裂缝”的一些信息吧。

“异次元空间”是与现今世界共存的平行世界的一种,而“异次元裂缝”就是指连接阿拉德与“异次元空间”之间的通道。

数百年前,暗精灵的先辈们偶然间发现了它,并且得知利用异次元裂缝可以在不同的时空间穿梭。

虽然进行了数百年的研究,但是我们还是无法完全掌握异次元裂缝的功能,而且始终解决不了那些因为实验而造成的千奇百怪的副作用。

这些信息在暗精灵里可以说是属于最高机密,我也是因为有宫廷炼金术师这样的特殊身份才会有所了解。

不过人类为什么会知道异次元裂缝,难道他们也开始研究了吗?……

这次的瘟疫会不会也和异次元裂缝有关呢?……

在调查因瘟疫而死亡的同族时,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联系。

比如一直被我们暗精灵称为“紫色蘑菇症”的这场瘟疫,病状竟然与数百年前在人类世界肆虐的“血之诅咒”一模一样!

古代文献记载的“血之诅咒”,是指人类大规模变异成被称为“伪装者”的怪物,以吸食同族鲜血为生的现象。

由于变成“伪装者”的人类在白天与普通人毫无分别,只在夜晚吸食鲜血。于是不可知的恐惧击垮了脆弱的人类,使得人类同族之间本就微薄的信任彻底崩溃,开始无理性地自相残杀——这正是血之诅咒最可怕的地方。

而我们暗精灵的体质与人类不同,一旦中了这种瘟疫,就会在身上长出像紫色蘑菇一样的东西,所以我们称它为“紫色蘑菇症”。这种症状很容易分辨,而我们也正是因此才避免了瘟疫扩散带来的悲剧。

不过,令我奇怪的是,据说,伪装者已经销声匿迹数十年了,现在紫色蘑菇症再度出现,难道是血之诅咒再次降临阿拉德大陆了吗?为什么血之诅咒会再次出现?这只是一个巧合还是说这些都是被什么人操纵的呢?

看来,异次元裂缝才是一切的症结所在。

据说曾经遏制过血之诅咒的圣职者们,为了彻底根绝这种邪恶的诅咒,现在正在某个地方进行着秘密训练。

如果能见到他们,是不是就能解开这个谜团呢?

我的身体开始长出紫色蘑菇了。

腥臭的同时,却有一股诡异的香味,以我的经验来看,这种味道的毒性更加强烈。

唉,我到底还是被感染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光返照的原因,

我最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

那帮人类所提到的狄瑞吉,我终于想起来在哪听说过了——就是从那个占卜师艾丽丝的口中。我记得她说过,狄瑞吉是九位使徒中的一位,而且似乎是瘟疫的化身。

那么……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初步的答案了。

以我们之前的研究来看,异次元裂缝不可能是自动启动的,肯定是有人在操纵它。

也就是说,有人利用异次元裂缝把远在魔界的使徒转移到了我们所居住的大陆上。

狄瑞吉会不会已经到诺伊佩拉了呢?

应该没有。

因为我记得艾丽丝说过,只要是狄瑞吉经过的地方,周围都会变成充满瘟疫的人间炼狱,寸草不生。

而从目前情况来看,有些动植物并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反应,而且,那些暴戾搜捕团的人类也活得好好的。

所以,狄瑞吉应该还没到诺伊佩拉来,至少现在是这样。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狄瑞吉之前曾经借由异次元裂缝到过这里,只是后来又被转移到其它地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底是谁把那个邪恶的使徒转移到这个毫不起眼的暗精灵小镇呢?而且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暗精灵可是一直在地下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虽然确实有一些像隐身术之类的独特能力。但如果是其他种族认为这些能力对自己构成了威胁,而想要消灭暗精灵一族的话,应该把狄瑞吉转移到暗黑城这样的大城市,而不是诺伊佩拉这样的小村庄才对。

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我们暗精灵早就灭亡了吧。

那么,再继续假设一下。

有人想利用异次元裂缝把狄瑞吉转移到了某个地方,但在转移的过程中却意外开启了通往诺伊佩拉的异次元裂缝。要知道,使用异次元裂缝会扭曲时间和空间,有时候往往会因为这样,使得另一个裂缝被打开,这在之前暗精灵的试验中也发生过。

总之,就因为这样,所以狄瑞吉的一部分气息才刚好顺着裂缝流向了诺伊佩拉,于是有了这一场悲剧。

这么想似乎非常合理。

也许是念叨得多了,突然有一个词闪过了我的脑海。

异变!

据说因为“异变”这种现象,人类的世界目前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

记得最初被异变的生命体也是艾丽丝提到的使徒中的一个……好像是叫希洛克吧。

难道……这一系列事情都是有关联的吗?……

血之诅咒、紫色蘑菇症、诺伊佩拉事件,还有“异变”……

这一切都是“某人”一手操纵的巨大阴谋中的一环?

如果是真的,这个阴谋恐怕已经暗中谋划了数百年之久了吧!

这可真是好大的一盘棋啊!

想到这里,我不禁毛骨悚然。

想起百年前研究异次元裂缝的祖辈们留下的话,那可是个连神都想隐瞒的危险机密,绝对不能随意使用。

可是现在却有人在肆意使用这股能量,而他们应得的惩罚却由我的亲人——诺伊佩拉这群无辜的暗精灵们承受着。

实在是太可恶了!

想到这,我想起了那些被称为“暴戾搜捕团”的人类。

是他们组织策划了这场阴谋吗?

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不是。

因为经过我数日来的观察,我发现他们虽然知道异次元裂缝的基本功能,但是并不懂得如何去用它。

据说人类不久前也发现过异次元裂缝,并且还进行了小规模的研究。

不过想想我们暗精灵先辈为了探究异次元裂缝的秘密做出过多大的牺牲吧……

人类天生就胆小怕事,即便想要达到我们所掌握的程度,可能都要花上数倍的时间。

而使用异次元裂缝进行空间移动,需要一般人无法想象的能量,在已知的所有材料中,只有魔界的泰拉石才能承受那样巨大的能量冲击。

区区人类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量,即使他们要收集泰拉石,这么多也不现实。

如果不是人类的话,这阴谋背后隐藏的凶手到底是谁?他们是如何超越了暗精灵数百年的研究,掌握了使用异次元裂缝的技术?

在这里……不,在阿拉德大陆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一

这几天,我偶尔会感到神志不清,无法集中精神。

遭到攻击的左臂上已经长出了一排“紫色蘑菇”。

呵,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染上“紫色蘑菇症”的一天。

看来我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吧……

这本日志又该怎么传出去呢?

如果我带着它的话,它肯定会随着我的身体一起被盗尸者们撕碎的……

不,不行,我一定得找个地方好好藏起来。

十二

看起来,暴戾搜捕团在这里进行的并不是单纯的宗教仪式,还有某种实验。

他们把实验体(看起来像是人类)暴露在从异次元裂缝泄漏出来的某种物质上(这些物质看起来不像是实体,称它们为幻影或是邪念体更为合适),然后用绷带把实验体绑起来放到一边。

几天后我再去那个地方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放着试验品的地方只剩下凌乱的绷带,而试验用的人体已经消失得毫无踪影。

当暴戾搜捕团中有一个身着古怪服饰的成员走到绷带前面念了一些咒语后,那个绷带竟然渐渐变成人的样子,成为能够活动的生命体!

我想起了人类古代文献中关于伪装者的一些记载。

伪装者会随着地域的不同呈现出多样的形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在人类的身体上呈现出野狼、蝙蝠、蜘蛛等动物的形体,同时也有不少呈现出无法归类的奇怪形态的伪装者。其中最特别的就是没有具体形态的伪装者,他们的生命实体完全消失,所有生命的气息都附着在宿主身上。

一般的伪装者在白天会呈现出正常的人类形象,在夜晚显露出真实形体,但是这种特别的伪装者则刚好相反——它们在白天会呈现出周围常见的事物形态,但是一到夜晚那些已成为宿主的事物就会呈现出人的形态。

据说在暗黑圣战时期,奥兹玛的手下可以夜以继日地操纵伪装者。尤其是在书本、绷带、衣架等事物中附上伪装者的气息,然后再悄悄地投入到敌方阵营,之后就可以将它们唤醒进行作战。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预料之外的特殊战术,圣职者们曾经受到过重创而且差点被击溃。

所以我可以更加肯定,伪装者和传染病在被感染之后的反应虽然不一样,但是它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

解开这个谜题的关键,应该就在那些躲在我们暗精灵村庄悄悄制造伪装者的暴戾搜捕团手中。

十三

克伦特说过他会在阿法利亚山入口处跟人类呆在一起。

我得去告诉他我在这里看到的一切。

对了,我还得告诉他日志的隐藏之处,一定要让族人们知道我的研究。

这样他们才能继续挖掘真相,阻止这场阴谋。

可惜,力量已经渐渐开始从身体里流失,我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样的我还能走到克伦特面前吗?

十四

十三名使徒!

我记得,暴戾搜捕团背得滚瓜烂熟的祈祷文当中有这样一句话——

虽不能守护全部的十三使徒,但吾等仍将倾毕生之力守护其一,只愿他能救吾等于未来的覆亡之中……

奇怪,我记得按照艾丽丝的说法,使徒应该只有九个才对。

即使是加上了已经从使徒中除名的巴卡尔,也还是少了三个啊。

慢着……

既然伪装者和传染病有某种联系,那么奥兹玛和狄瑞吉之间会不会也有些关联?

难道被称为奥兹玛的恶魔也是“使徒”吗……?

使徒这个词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有,为什么暴戾搜捕团那么崇拜只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混乱的“使徒”?

而且他们还确信这些恶魔会拯救人类?

真是可笑啊!

难道这就是人类所谓的“世界末日”之前的最后挣扎吗?

还是有其它的什么原因呢?

十五

我的病情更严重了,已经到了无法集中精神去想任何事情的程度。

我的头发开始逐渐脱落,身体的结构也越来越像那些盗尸者了,不仅令人恶心而且非常痛苦……

我现在连写字都变得十分费力。

一整天躲在山洞里躺着,连发出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知道我的记忆正在慢慢衰退,很多事情渐渐地都想不起来了。

不过,我只希望,能留住有关家人的美好记忆……

十六

我躺在山洞里,漫无目的地等待着死亡……

忽然,一道灵光划过混沌的脑海,我恍然大悟!

这一系列的谜团,种种互相矛盾的疑点都在这一刻串联起来,我似乎……看到了那个谜底!

啊……原来如此吗……

直到这一刻,我才想清楚究竟是谁在策划着这些事……

怎么会……怎么可能!!!

对,逻辑上前后确实可以对得上,但是……但是……这又是为什么!!!

十七

我的时间不多了。

身体里的力气已经开始慢慢恢复,等到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我就会失去意识,彻底变成盗尸者吧……

对了,我还得把这日志藏起来,趁着意识还没有完全丧失的时候,

我必须赶到阿法利亚山入口,找到克伦特……

克伦特,我最亲爱的朋友……

再见到你的时候,即使是已经变成了盗尸者,我也期望着你能认出我……

那时候,如果你无法容忍我这腐烂又丑陋的身躯,就请你亲手了断我吧……

可是我……我还是希望你能认出我……

认出我这双充满着悲伤,哀求着的眼神……

认出我凝聚着悲痛与渴望的血色的泪……

 还有……希望你能看到我的日志,找出真相……[1]

参考与注释

5.0
3人评价
avatar
W
0

  这是创新世纪版本之前的故事了啊,走点心吧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