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杰洛icon.jpg

“爷爷,跟我说说奥兹玛的故事吧。”欧贝斯枕在马杰洛腿上甜甜地说道,“我知道他以前是一个伟大的魔法师呢,可是为什么会变成阿拉德大陆的敌人呢?”

“呵呵,我的小欧贝斯还对这么古老的故事感兴趣啊。”马杰洛慈爱地抚摸着小孙女的脑袋笑着说道,如果此时有外人在场,一定想象不出一向威严赫赫的罗森巴赫一族元老还会有如此慈祥的一面。

“说起奥兹玛,那可就要从800年前的那场大战说起咯。”马杰洛的眼睛微微眯着,像是随时可以睡着一般,淡淡的语气似乎能让人一起回到那段已被人遗忘的记忆里。

人类时期的卡赞

800多年前,在广阔的征战平原上,两支军队正在互相对峙,本应喊杀震天的战场此时却是出奇的安静。

“奥兹玛!我的朋友!你是来杀我的吗?!”终于,帝国名将,或者说曾经的帝国名将卡赞的一声怒吼打破这诡秘的沉寂。

“卡赞,我的朋友,我不想与你为敌,但如果你要背叛陛下,我们就只能兵戎相见了。”奥兹玛的眼中透露出深深的无奈和犹豫,但声音依然是那么坚定。

“奥兹玛,我没有谋反,这是有人在陷害我!我只是想保护自己和家人,你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诡计啊!”

“既然如此,卡赞,不如你先撤军,随我一起去见陛下,我一定会为你求情的。”

“奥兹玛,别天真了,想要我命的……就是陛下啊!”

“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谋反了?很遗憾,卡赞……士兵们,听我号令,进攻!!”

奥兹玛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帝国军队如潮水一般涌向卡赞。

卡赞长叹一声,随后就如昔日为帝国征战一般,一手持刀,一手执斧,怒吼着冲向奥兹玛……

佩鲁斯帝国监狱

满身镣铐的奥兹玛此时仍然无法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当他和卡赞被帝国军士带回皇宫时,皇帝陛下就立刻以串通反贼意图谋反的罪名将他们打入监牢,甚至都没有给奥兹玛任何申辩的机会。

“怎么会这样?”奥兹玛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但却一直没有找到答案。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幼稚得可笑,当听闻卡赞谋反的消息后,为什么陛下放着帝国诸多大将不用,却让一个宫廷魔法师带兵平反,还有和卡赞厮杀时那突然涌出的帝国军队……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一个为了除掉自己和卡赞的阴谋!

“……哈哈哈哈哈……”听到卡赞失魂般的笑声,奥兹玛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昔日的好友。

“奥兹玛,现在你终于醒悟了吧。”

“我……对不起你。”奥兹玛愧疚地看向了卡赞,却发现他整个人已被鲜血沾满,犹如刚从地狱走出一般,更为恐怖的是,原本健壮有力的双臂,此刻竟然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卡赞!你的手怎么了?!”

“也许是畏惧我的手臂吧,他们挑断了我的手筋。”卡赞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皇帝陛下会这么绝情?!我们三人可是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啊!”

“兄弟?算了吧!皇室没有一个好东西。被关在这里,恐怕连我们的家人也难逃厄运了。”卡赞木然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家人……家人……那,那,那……我的丽兹也……??啊!!”

“大胆叛臣,竟敢如此放肆,皇帝陛下爱妃的尊名岂是你能喊的!”还没等奥兹玛说完,狱卒便一记闷棍打断了他的话。

“你……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丽兹……我的丽兹怎么了……快告诉我!”奥兹玛奋力站起,双目充血地向狱卒大声吼道。

“喊什么喊,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东西!”几个狱卒如凶神恶煞一般涌进了牢房,对着奥兹玛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可怜帝国第一魔法师竟落得如此境地。

几番拳脚之后,狱卒们拖着遍体鳞伤的奥兹玛向外走去。

“求……求你们……告诉我……丽兹……现在……到底怎么了……”

“奥兹玛……奥兹玛……”

“谁在叫我……是……卡赞吗?”奥兹玛本能地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依然一片黑暗,难道自己一辈子就要活在这黑暗之中了么?奥兹玛苦笑了一声。

“奥兹玛,你还好吗?”

“……”

见我不说话,卡赞也沉默了。现在的我们,就连互相安慰,给予对方一点点希望的话都说不出了。

  (不应当落得如此下场……没想到他们是如此的善妒,这难道就是功高盖主的代价吗……)

(卡赞,我的家人,还有我的丽兹……可怜的丽兹啊……他们并没有错啊,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难道我会像尘埃一样无声地消逝于世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恐怕史书上还会这样记载:卡赞和奥兹玛背弃皇恩意图谋反,最终被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处死。不,这就是我们即将面对的命运……无能的人类就是如此对待比他们更优秀的人的……)

“为什么,为什么……人类的灵魂难道真的不能获得净化吗……”

奥兹玛不知不觉地低声叹息着,一系列变故困扰着他的思绪。卡赞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倾听,没有打扰他。

突然之间奥兹玛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人类就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整个大陆都会得到净化吧?

没错,一定是净化!人类内心的肮脏只会污染这大陆上所有的一切!

奥兹玛的眼睛一亮,但随之又暗淡下来,可这怎么可能……谁能做到这些……

 …………

…………

“渺小的人类啊,你考虑清楚了吗?”一个令人窒息的声音突然响起,冰冷的语调仿佛能将空气冻结。

“邪恶的灵魂,滚出我的视线!我是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的!”奥兹玛怒吼道,猩红色的火焰在他手上疯狂地燃烧,苍白的眼眸中闪耀着血腥的光芒,此时此刻的奥兹玛竟已无半分人气!

“人类,只要献出你的灵魂,就能获得毁灭世界的力量。能与死神交易是你的荣幸,你应该庆幸命运选择了你……”

“够了!”奥兹玛憎恶地打断了对方,狠狠地将手中的火焰丢向了那邪恶的灵魂,但火焰却直接穿过眼前这个漆黑的生物朝后面的墙壁撞去,发出刺耳的爆破声。

“愚蠢的人类啊,你总有一天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命运的安排是无法逃脱的,到时候你会自己来找我,啊哈哈……”一阵笑声传来,眼前的生物逐渐消失,只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仍然在奥兹玛的脑海中不断地盘旋……

堕落后的奥兹玛

“命运?究竟什么是命运?为什么我一生忠心耿耿却落得如此下场?如果这是我的命运,那该死的皇室你们的命运又是怎样?不,我不会让你们好过,即使是灵魂永堕地狱,我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哈哈哈哈哈!”仿佛想到了什么,奥兹玛突然狂笑了起来。

“奥兹玛……?”

“卡赞,你听我说,我们两人可以算得上这世上最顶尖的人了吧?”

“这……”卡赞苦笑了一声,“算是吧,但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奥兹玛愤怒地吼了起来,“就这么要我带着怨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甘心!绝不甘心!我一定要复仇!”

“那……你想要怎样做?”

“很简单。卡赞,成为毁灭之神吧,而我,将成为混沌之神!”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奥兹玛刚要回答,而正在这时,几个狱卒打开了监牢的铁栏,架着卡赞的胳膊,将他拖出了监狱。

“卡赞!我的朋友!记住,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卡赞,卡赞!!”

奥兹玛抓着栏杆大声地呼喊着,被士兵拖走的卡赞回头冲奥兹玛笑了笑。

这笑容代表着什么呢?是认同奥兹玛说的,还是对这个拥有着荒唐想法的朋友最后的道别?

…………

…………

后来卡赞被流放到斯特鲁山脉,奥兹玛被丢弃在南边的大海中。死神再次来到奥兹玛的面前,此时对整个世界充满仇恨的奥兹玛,欣然接受了死神的提议,用自己的灵魂换取了邪恶的力量,成为了混沌之神。随后,他收回了奄奄一息的卡赞的生命,让其成为了毁灭之神。但卡赞并没有参与奥兹玛的复仇计划,他只是变成了鬼神,在阿拉德大陆四处流浪,散播着卡赞瘟疫……

暗黑圣战01.jpg
暗黑圣战02.jpg

“接下来的事情你在学校也已经学过了吧。”马杰洛睁开微眯的眼睛,看着欧贝斯淡淡地说道,“奥兹玛使用血之诅咒将人类变成伪装者,对所有的人类进行了报复。那可真是段黑暗的历史啊,每个人都可能是伪装者,人类不再信任彼此,甚至有些歹毒的人还利用伪装者的名头铲除异己……不得不说,奥兹玛的复仇很成功,那时的人们根本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幸好神没有放弃我们,圣者米歇尔及时出现,用他非凡的才能教会圣职者如何区别普通人类和伪装者,人类因此才看到光明,也才有了我们这样可以与伪装者战斗的圣职者。不过,对于一心想要铲除人类的奥兹玛来说,米歇尔的出现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一场大战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临了……”

“我知道,我知道!”欧贝斯突然兴冲冲地插话进来,“我在课本上读到过,那就是暗黑圣战!”

“好孩子,”马杰洛轻轻地抚摸着小孙女的头发,“你说得很对,这就是暗黑圣战,伟大的米歇尔大人带领我们成功地将奥兹玛的伪装军团击退。不过,奥兹玛可没有被消灭,他一定是藏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机会呢。所以,这个世界仍然需要我们来守护。记住了吗,小欧贝斯?”

“记住了!可是爷爷……”少女的眼睛闪闪发亮,直直地看着马杰洛,“奥兹玛原本应该也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吧。”

“当然是了,”马杰洛没有否认,“还是人类的奥兹玛,是与卡赞一起拯救世界的顶级魔法师,他的一些丰功伟绩至今还写在史书里……”

“那……那告诉奥兹玛,过去欺负他的那些坏蛋都死了,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像爷爷奶奶这样的好人,奥兹玛会不会回来呢?”

听到小孙女的这番话,马杰洛不由得愣住了,然后突然开怀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乖孩子,人之初,性本善,这正是米歇尔大人教导我们的道理啊。看来比起那些顽固的教廷元老,我可爱的孙女悟性更高呢!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了奥兹玛,一定会把你的话转告给他。”

“不过爷爷你要小心啊,如果奥兹玛不听话,你就狠狠地教训他。”

“没错,不听话的孩子就该好好地教训一下。我的小欧贝斯真乖,看来爷爷这辈子都不用担心你了……”

马杰洛微笑着看着小孙女,好像很开心似的,只是他眼角的颤抖还是透露出了他心中的不安,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马杰洛不由得在心中祈祷:

“希望能在我死之前看到人们享受到真正的和平……小欧贝斯,也希望你能享受平凡的幸福……神啊,请保佑我们……”[1]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原来欧贝斯是女的............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