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地点:无法地带阿登高地地区

时间:阿拉德历987年,3次阿登高地会战中 

傍晚时分,城镇里早已是灯火辉映,而阿登高地守备军的阵地外围依然一片沉寂。远处沙丘上,寂寥的晚风无力地徘徊着,似乎在找寻同它一样孤寂的身影。

就是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夜晚,却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呼划破了宁静。

“哎呀,好漂亮的枪啊!你……你是被称为‘机械枪’的奥德丽吧?”

说话的是个高个子的年轻女人,她正试图接近静坐在一旁的一名黑发女人。

这名被叫作“奥德丽”的女人手里握着一柄机械枪,从她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出这把枪出了点小状况,她努力地想要修复它,可是一切并不如想象中的容易。

听到喊声,奥德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盯着来者看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不就是那个很有名的人吗?”

这句话并不带任何情感起伏,平静得让人误以为是在嘲笑,而不是称赞。

“传闻果然没有说错,你确实很无趣,不过你这种人应该不会说谎,所以正对我的胃口!”

与高个子女人一脸的兴致盎然不同,奥德丽显然不愿意浪费时间多谈,她重新拿起手中的枪,专注地修理着……

空气顿时一下子凝结了,耳边呼啸的冷风让这里的气氛更显尴尬……

“呼哈……”凯丽努力地深呼吸了一下,试图缓解这冰冷的气压,她决定不管对方是否在听,都继续说下去。
凯丽

“这附近看来都是沙漠,没什么人烟,估计和卡勒特那帮家伙的军事破坏有关。”

凯丽一边说着,一边环顾了下四周,“虽然这里荒废了很久,不过空气却很清新,而且天空也好蓝,你说是吧?”

见对方似乎有了反应,凯丽急忙接着说道,“这里跟空气污染严重的皇都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呀!对了,说到皇都,你去过那儿吗?”

“皇都是故乡。”

“什么?”

皇都,那是皇女居住的地方,也是天界的首都。天界是各种文明的中心地,也是财富与名利的象征。

如果把天界比喻为梦的天堂,那么相比之下,每天都要为一日三餐而担忧奔走的无法地带,就是一个竞争残酷的现实世界,或者可以称之为“地狱”。

因此无法地带的人们总是向往着能去皇都生活,然而现实中如果你不能借助于像军队那种巨型船只,在这片未接通海上列车的无法地带,想要通向天界的皇都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就算侥幸让你找到方法,依旧逃不过律法的制裁。因为无法地带的居民被明令禁止出入其它地区,一经发现立即潜回,更有甚者如果被误认为是卡勒特的爪牙时,直接枪毙。

基于这种种原因,无法地带的人们对于生活在皇都的“上流人”不免萌生出嫉妒之心,这一点与卡勒特倒有着相似之处。

尽管难如登天,但是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无法地带的居民成功偷渡到皇都,反之,却几乎没有皇都的人肯“莅临”无法地带。

即使有也都是一些躲避通缉的罪犯,正因为如此无法地带就像它名字所说的那样,越来越无法无天……

凯丽自然也是了解这些背景的,因而在听到奥德丽的回答后,十分吃惊地看着对方,这或许是她近些年遇到的最神奇的事了吧!

“……原来是那样啊……虽然你没说几句话,但是从你的口音不难听出你并非这里的居民,不过……”

凯丽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皇都的人为什么要来这里呢?这里可是如地狱一般的地方啊!”

奥德丽看着眼前这位有些啰嗦的女人,对方似乎没有想走的念头,于是她放下手里的活儿,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望向同样睁着好奇的双眼盯着自己的凯丽。

“唉!真闷,你不觉得吗?来,说说吧!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隐情吧,嗯?”

禁不住凯丽的热情追问,奥德丽长叹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将会是一段很长的回顾。

“我是皇都守备军出身。”

“呃?真的吗?”

皇都守备军是守护皇都的一支精锐部队。当初建立这支军队,目的就是为了对抗卡勒特的邪恶组织。

这支守备军主要以枪炮师为主,在与卡勒特组织对战3年后才逐渐形成现在的规模。

皇都守备军的人才挑选非常严格,需从孩童中挑选出才能出众者接受严格的训练,只有在那些地狱般的训练中达到合格标准的人才能够加入守备军。

所以天界的所有居民,特别是生活在那里的女性,对于加入守备军这样光荣的使命无一不是羡慕并期盼着,只可惜每年能够达成这个愿望的人屈指可数。

正是这样一个让人骄傲又自豪的身份在奥德丽的口中却显得十分平淡。

“我不是个擅长说话的人,所以我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作为交换,你要教我拔左轮枪的技术!”

“哈哈哈哈……”凯丽听后,不由大笑着道,“都说奥德丽是个冷血的人,但是今天看来,并不像传闻所说的嘛?至少还知道等价交换!好吧,我挺喜欢你的,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那我就不多说我自己的事情了!”

“哈哈哈哈,别人对你的评价我现在是完全不信了,你真的很有趣,我喜欢!”

与凯丽一样,奥德丽也是第一次遇到说自己有趣的人,所以一改往日的冷漠,慢慢地向对方敞开自己的心怀。

“这样吧,为了公平你先说说你的事情?”

“我吗?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从小我就跟着流浪的父母,在这片被视为地狱的无法地带中长大,因为他们都会用枪,所以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些基本的用枪方法。”

或许是想起了童年的时光吧,凯丽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凝重。

“大概在我12岁那年……卡勒特的人突然闯了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将我的父母射杀。呵!长大后想想,可能是卡勒特为了扩张势力,想拉拢我的父母,不过遭到他们的拒绝,才动了杀机吧!”

凯丽摇摇头,苦笑地继续说道,“也算是我当时运气好,卡勒特那帮家伙正准备杀我的时候,一位白发老绅士突然出现,眨眼间就把那帮家伙给干掉了。”

想起当时以一敌百的场面,凯丽仍忍不住一阵赞叹。

“最后他还说了这么一句‘唉……卡勒特的梦想,还在腐蚀着……’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从那之后,无处可去的我就跟着那位大叔流浪了几年。”

“嘿,你可别以为那位大叔人很好啊!一开始他也觉得我特烦,就和你之前一样!”看着凯丽一脸调皮地望着自己,奥德丽的心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当时那位大叔想丢下我一人走,不过啊,我死扒着他的大腿不放,哭着求他教我枪法,我想他或许是觉得我可怜吧,终于肯传授我枪法的秘诀还有一些实战技巧。”

说起这些,凯丽依旧满怀感恩。“虽然一开始那位大叔算不上亲切,不过后来看我学得快,就来了兴致,渐渐地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只是突然有一天,他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连名字都没留下。”

凯丽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而且到现在我也没再见过他。”

“教会有名的凯丽如何用枪的人?”奥德丽沉思了片刻,继续问道,“那么皇都呢?”

“你想问我怎么去的皇都,是吗?哈!那个嘛,其实是这样的。”

接下来凯丽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那天的奇遇。

“那天有两个穿着怪异的女人突然出现挡住我的去路。她们面无表情地问我‘你是凯丽吗?’当下我自然心生警惕,何况她们身手矫健,一看就不是平常人,我当时还以为是卡勒特的刺客呢,后来才知道她们隶属于守护皇女的组织,叫什么名字来着,皇女的花园吗?”

“皇女庭院。”奥德丽冷漠地说道。

“对,就是皇女庭院。多谢提醒哈!”凯丽并没有注意到奥德丽语气中的异样,依旧一脸兴奋的说着。

“反正那是我第一次坐船,而且还到了传说中的天界首都呢!不过说实话那里的空气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她们的生活确实很奢华,不用担心温饱,可以享用数不尽的食物……”说到食物,凯丽的肚子似乎又开始叫了。

“啊!对了,她们叫我过去的原因是因为需要组建一支女子特殊部队,而这支队伍需要教练,所以她们想让我去担任教官。她们还说事先会筛选好合格的少女交给我,我只需要像在无法地带时一样传授她们漫游枪手的技巧就行。” 

“至于为什么是训练漫游枪手……”凯丽挠了挠头,仔细回想了一会才继续道,“好像她们解释说现在的皇都拥有太多的机械师、枪炮师还有弹药专家,就是独缺漫游枪手,如果再有漫游枪手配合,就可以执行全新的作战方案。”

“像这种关乎击败卡勒特的事情,如果我能够帮得上忙,我自然会尽力,这样总比我一个人去找卡勒特决斗强,你说是吧?”

凯丽说着,低头看了看身旁的奥德丽,见对方似乎没什么回应,不由有些沮丧。

“反正啊,我当时立马就答应了,只是说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先呆在这阿登高地上,等到与卡勒特的会战结束后再过去。我想就算我去不了,她们也能找到其他优秀的教官吧!”

“如果是你担任教官,应该能做得很好。” 一直沉默的奥德丽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尽管语气依然平淡,没有起伏,但是凯丽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对方强有力的信任。

“是吗?你真的那么想吗?谢啦!”凯丽的心情一下子从多云转晴,她兴奋地拍了拍奥德丽的肩膀道,“好了,我的事情说完了,现在该你了!”

奥德丽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之后她开始用她不擅长的语言,缓缓地向凯丽述说自己的故事,尽管声音依然冷漠,不含感情……

原来奥德丽患有先天性的脑部疾病,她大脑内的感情领域失效,导致她说话、表述都是如此。不过也正因为这种怪病的特殊性,反而给奥德丽带来了好运,再加上她从小就展现了与众不同的出色才能,使她赢得了筛选官的高度认可,以绝对的高分入选了皇女守备军的训练营。

接下来虽然要经过一系列高强度的精英训练,但是奥德丽也都顺利的完成了。在这之后奥德丽正式成为皇女守备军的一员,并且以出色的能力,在18岁时就担任了一个小队的小队长,但正是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奥德丽偶然了解到守备军内、外部藏着与卡勒特内通的组织。获悉此事后,奥德丽独自一人,花费了几周的时间进行了调查,并制作了内通者黑名单。

执行那天,她找到内通者黑名单内的所有人,沉着而又冷静将其一名名射杀。她射杀的所有人确实与卡勒特有所联系,但是她执行的手段太过于残忍,而且射杀的人数有56名之多,其中还包括孕妇、15岁的小女孩、80岁老人和残疾人。

后来经过一番详细调查,发现死者中只有少数人是被卡勒特用钱收买的,而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家人在卡勒特手里,受其威胁不得已才协助内通的。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但是对奥德丽的影响却非常不好,渐渐有越来越多的人害怕同奥德丽一起执行任务,就连军队也将一开始为奥德丽下达勋章的方针撤回,最后甚至还揪出了奥德丽‘感情领域无能’的事情,并以此不符合军队生活为理由,劝奥德丽提前享受名誉退役。

退役后无处可去的奥德丽,觉得自己该去的地方依然是在与卡勒特战斗的最前方,所以才选择到这个无法地带的小城阿登高地来。

“这事,我是第一次跟别人说,不过我想你对这些应该不感兴趣吧?”奥德丽依旧淡淡的说着。

只是此时的凯丽,嘴角边早已没有了笑意,她默默地抚摸着奥德丽的头,一下、两下……温柔而又沉重。

                                                     ——摘自从天界掉落的一本册子中 (前文未公开)[1]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