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龙中之王

龙中之王.jpg

巴卡尔,你会是这世上最特别的存在!”

从小我就这么认为。

在这片浑浊的宇宙中,所有的生物都像是从它肚子里出来的呕吐物一般肮脏低劣。也许只有我不一样,身为龙族的我,天生就是个嗜战者,而且我也拥有绝对的实力。有时候,我真想问问,是不是整个世界除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其他能看上眼的家伙?

反正目前我遇到的都是些卑劣的生物,他们只会轻贱自己的生命。在我看来,就算是尘埃一样渺小的生命,也可能拥有改变整个世界的能量,但如果他忘记了自身的力量,就只能被这个世界遗忘。

因为这样的生命,他们存在的价值连蛆虫的食物残渣都比不上。而毁灭这种浑浑噩噩的生命,就是这个世界赋予我的权利。对待他们必须残忍,而且毫不留情!因为,只有当他们灭亡的时候,才是他们的生命最有意义的时候。

虽然现在出现了一些比这些垃圾要强一点的家伙,但他们对我同样毫无威胁。因为我足够强大,哪怕在大多数生物一听到就吓得瑟瑟发抖的龙族中,我也是最强的一个。

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对手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时间。我成了整个龙族的首领,他们都必须听从我的号令。

我被称为永世不灭的爆龙王。

我的子民们为我的狂傲和自信而臣服,他们景仰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王。但可笑的是,我却一天天地对此感到厌倦,似乎生命中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追求的东西。即使他们想尽所有的方法来赞美我,我都不再感到有丝毫的兴奋。没有强大的对手,连战斗都失去了意义。

我感觉自己热情正在逐渐枯萎……

“爆龙王大人万岁!”

耳边总能听到这样的喊声,但是日复一日的只让我觉得麻木,有时候甚至感到厌烦。

“统统给我闭嘴。”我在心里疯狂地叫嚣着,但是人群的欢呼声依旧高涨。

“爆龙王大人万岁!”“万岁!”

 ……

今天又杀了几十个平民,比昨天多点。

如果要说原因,不是因为愤怒,不是因为好玩,也不是为了单纯地发泄,只是……好像只有在杀戮的时候,我才能真实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我知道现在那些臣服于我的人全是装出来的,他们心里肯定都在等着我年老体弱的那一天。到那时,他们就会露出暗中磨好的利爪,将我从这个龙王的宝座上一举拉下。我想以他们忍了这么多年的痛苦,一定会想要将我的头­从脖子上撕下,然后挂在刑架上游街过市,任所有的人都可以唾骂羞辱,或许还会持续个十年……

呵呵,这对我的人生来说真是个美好的结局啊,不是吗……我生来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这个?为了满足那些想对我的头­吐痰的家伙?

哈哈哈哈……

似乎就是在这段空虚的日子里,她出现了。

那个女人身上萦绕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和我身上的像极了,这种感觉很奇妙……

她还有着一双奇特的眼睛,看上去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可是却又让人感到害怕,仿佛它已经看透这世上的一切。

那个女人什么也没说,但我意识到我必须跟着她走。我的直觉告诉我,她要前往的地方,将会有我的未来。我生命里最有意义的时刻,也许就在那里——不,应该说一定会在那里等着我。

赫尔德”,这是她的名字。

 可惜她好像对我很了解。

 本来还想正式地介绍下自己的……

“我叫巴卡尔。”

第二章 七色光芒

魔界1.jpg

这里就是魔界?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作为飘浮在异次元空间中的一块行星小碎片,这里没有光,有的只是漫长阴冷的黑暗。

不过有时也有例外。当魔界飘浮到太阳系行星附近时,随着与太阳距离的拉近,阳光终于能照射进来。曲折的光线折射成七种颜色,在天空中映出绚烂的色彩。此时的魔界,比宇宙中的任何其它行星都令人着迷。或许,对这常年被黑暗所笼罩的世界来说,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每当这七色阳光照亮魔界时,我喜欢自在地在空中翱翔,飞遍这魔界的每一个角落。当整个世界都在我脚下,俯瞰的感觉,会让我麻木的心也变得畅快。

只是与这七色光的美丽相反,它照映出的却是一个丑陋的世界:四处都是倒塌腐坏的建筑,里面有一堆堆东倒西歪的无名尸体,在飞舞的蚊虫中渐渐腐烂。墙壁上乱七八糟的血迹,或许就是那些尸体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痕迹。

呵,可惜,生命的价值不会以流过多少血来衡量。或许自认为是壮烈地牺牲,但其实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即使在这七色光下,他们的血依然是鲜红色,不会变成七种色彩……

不过尽管如此,宇宙的各个角落,还是有形形色色、长相怪异的生物,前仆后继地涌入魔界,为了一个虚妄的名号,拼个你死我活。那些愚蠢的家伙不会懂得:无论决斗的下场是活着还是死去,他们的生命都不会因此而变得更有价值。看地上那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尸体,其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正这些可笑的家伙已经被所谓的“荣誉”所蒙蔽,在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成为“使徒”。这个预示着最强实力的“称谓”,对大部分魔界人来说既是恐怖的象征,也是最高的信仰。

忘了是从哪一天起,他们也开始这么称呼我:使徒巴卡尔。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映照在我身上的颜色,在其他人看来不是阳光的七彩,也是血一般的红……

当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几个被称作“使徒”的家伙。我也曾细心地打量过他们每一个人,虽然还不清楚这些家伙的实力,但令我惊讶的是,和初次见到赫尔德时一样,我从他们身上也能感受到那种特别的——和我相同的气息。当时,他们也都盯着我看,我想那些家伙应该也感觉到了。

虽然同为“使徒”的成员,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我根本不放在眼里。除了他——那个不常露面,却绝对令人不敢忽视的家伙。每次想到他,我都止不住地颤抖。以我现在的力量,竟然完全预测不到他的实力,他到底有多么强大……

那个人就是第一使徒“卡恩”。

文件:卡恩原画.jpg

我曾经无数次地在脑海里描绘着和卡恩对决时的情景,但每次战斗的的结果,都是我的躯体在他的手中被撕扯得支离破碎……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了对死亡的恐惧。

我想,说不定未来就有那么一天,我要和这群自称“使徒”的家伙们决一死战?只是,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他们为何而来,或许,和我一样,是因为那个女人。

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魔界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才能让赫尔德甘愿走遍整个异次元,也要将我们带到这里。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我现在依然毫无头绪。

不过我并不着急寻找答案。反正只要不去逃避,我的命运肯定会在前方等着我。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等待着下一次——七色光芒再照亮魔界天空的那一天,我想那时候应该又会有新的生命降临。只是,不知道是别的“使徒”,还是一棵长在墙角,默默等待枯萎的杂草?

第三章 疯子的预言

卢克原画.jpg

和往常一样,那天,我在空中随意地飞着。

尽管身处黑暗,还是能模糊地看到一些新的建筑物——这些都是那个建筑师老头的作品。他的名字好像叫“卢克”,是个从来不说话的怪老头,只会像个疯子一样拼命地建造一些没用的东西。他让我见识到正常人变成老糊涂后会是多么的可怕……

当然,卢克被人称为“制造者”,不只是会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时候也会发发电……在魔界这样黑暗的世界里,竟然会有电的存在,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这种“电”的存在非常罕见,据我了解至少需要具备两个条件:其一,当地轨中心的“安徒恩”睡着的时候;还有就是卢克也正好有空,有余力去发动电力。

而那天,正好就是这两个条件都具备的时候。

只记得当时的灯光稀稀落落,反而让整座城市看起来更加朦胧不清。

但即使是这样的灯光,也仅仅维持了一阵,很快就熄灭了。我正准备往回飞的时候,忽然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应该说我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刚才的灯光里,那群建筑的墙面显得那样的不自然……我不可能看错。

肯定是那个怪老头搞的鬼!

还好现在才刚停电没不久,老头应该还在那里。我从幢幢楼顶呼啸而过,用极快的速度朝地轨中心飞去。

“喂,哑巴老头。你再给我发动一次电力!”找到卢克后,我从空中稳稳地降落,同时对他大声喊道。

但卢克只是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理会我。

“我刚才在灯光里看到一些东西,你赶紧帮我再确认下!”

那老头依然头也不回,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这使我更加愤怒——从没有人敢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鼻孔喷着粗气,猛地朝他冲了过去。在喧天的噪声下,巨大的身躯整个立在卢克的面前。机械的噪声在巨大的墙壁和钢锭间不断地回响着,整个地轨中心似乎都在微微震动。

原以为这副恐怖的样子应该能吓倒他,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无动于衷。拳头的关节被我握得喀喀直响。只可惜在未达到目的前,我不能动他一根汗毛……

我努力地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指着那台发电机,将声音放缓道:“那个……卢克,可不可以请你再发动一下电力?”不管那怪老头是否能听到,我现在这副诚恳的样子应该能打动他吧?

终于,卢克停下了手中的活,目光呆滞地看着我。

我说他“看着我”,其实只是推测。因为他戴着厚重的眼镜,我根本无法确定他的眼睛是盯在哪个地方。或许我应该换种说法,他是把头朝我的方向转了过来,然后“盯”着我看了很久。

不一会,我看见他那被厚厚的胡子盖住的嘴在一张一合。

“老头,你有话要跟我说?……对了,这些房子都是你建出来的?”

面对我“友好”的询问,卢克又把头转了回去。好在他思考了一阵之后,拨动了几个开关。然后,我听见发动机的巨大齿轮发出了的“嘎啦嘎啦”的启动声。

看到发动机正常运转后,我立即展开双翼,飞回原来那个地方。我在附近的空中盘旋,等待着卢克再次发动电力的时刻。

不久,从远处不断传来“吱吱吱~砰~”的声音。然后我看到从地轨中心开始,四周的灯光依次都亮了起来。

现在终于能确认刚才我没能看清楚的,到底是什么。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建筑群的墙面上,竟然出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一只巨龙在燃烧的火焰中,伸长了脖子咆哮。虽然只是灯光映照在建筑上的影像,但我知道投影这幅画面的人,明显不怀好意。

不知是谁的声音,仿佛从虚无中响起:“巴卡尔,好好看着吧!这就是你临死前的样子。”

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其实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是我——画面上不过是只普通的巨龙而已。

但在整个魔界,的确只有我一个是龙族。除了我之外,卢克应该还不认识这宇宙中其他的龙族。况且,我不正是龙中之王吗?如果要用一只龙代表谁,那很可能就是我。

不仅如此。画面中被火烧死的巨龙周围,还有另外三个正在死亡的生物:

其中一个,正在某个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的洞穴中消亡……

另一个,长有很多条腿,却被压在塌下来的石堆中,奄奄一息……

最后一个,嘴巴长长地凸出来,并且用四条腿走路。这家伙的身体四散,正被吸进另一个空间去……

我又一次震惊了,因为这几个生物的模样我都认得。这是另外几个使徒……这画面描绘的,似乎是他们临死的瞬间……难道那个老头是预言家?不可能……他不过是个神智不清的疯子而已。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那一刻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或许其实我才是疯子。我仿佛看到天空中充斥着数百张卢克巨大的脸,每一张都面目狰狞。更出乎意料的是,他正开口对我说话:“既然你这么想看,我现在就让你看清楚……不过你能承受这个结果吗?”

这种嚣张的语气彻底激怒了我。我爆龙王什么时候怕过?哼,以为这种装神弄鬼的东西,就能把我吓倒么?

但是仔细一想,这或许不是预言,而是对我的警告。画面中所呈现的,会不会就是赫尔德把我们这些所谓的“使徒”带到魔界来的目的。

我必须去找卢克问个清楚。

可是静下心来思考之后,还是觉得算了。对那个老头来说,到时肯定又会装聋作哑。“哑巴”应该是他推卸责任、躲避问题的一个最好的身份。或许,他一直在装成一个哑巴……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反正到头来,还是得靠自己去解开这些古怪的谜团……

第四章 灭亡与重生

我想,我得先弄清楚魔界是个什么地方。

但可惜现存的魔界资料太少,调查起来相当困难。不过我还是尽可能地去搜集,甚至连最老旧的图书馆也去了几趟。除此之外,我还向其他人打听有关魔界人的传说,并且从中选出自己认为有价值的部分,整理摘录下来……

当然卢克老头那边,我也没有完全放弃。他有时候还是会给魔界提供下电力,而这时候,我就会赶紧飞到那群建筑附近,看看有没有新的图像,然后一个不漏地全记下来。

卢克投影出来的所有图像,主题都与使徒的命运有关,特别是他们的死亡。

有时画面的主角是一些我从未见过的家伙。我当时想,他们可能是还未来到这里的使徒,但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因为据我所知,赫尔德早已停止了寻找使徒的旅行。

我注意到,在所有的图像中,一个个使徒接连死去,除了两个人——赫尔德和卡恩。难道他们和其他使徒不一样,最终逃脱了死亡的命运?还是卢克没能预测到他们的未来?

我带着这些疑问,不知不觉中,又在魔界呆了数十年的时间。

这些年来,卢克依然不停地建东西,只是速度很缓慢。而我依旧喜欢在空闲的时候在魔界的上空飞行,同时默默期待着电力发动的时刻。

不久,魔界的灯光再次亮起。而这一次,出现了一幅不同寻常的画面。我在空旷的楼顶停下来,仔细地查看着身下的建筑。“这应该是最后一幅图像了……”

这张图与使徒的死亡没有关系,而是呈现出了一个广阔的场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并肩站在一起,正俯视着一个光彩陆离的世界。虽不完全确定这对男女是谁,但由于卡恩和赫尔德从未出现过,所以我推断影像中的男女应该就是他们。

这也是我预料中的结果,所以我只是冷冷一笑。

把以前的和现在的图像都联系起来,在脑海里慢慢地回忆整理。我越来越肯定,赫尔德最后的目的应该就是“重建泰拉”。在我搜集到的魔界古文书以及人们的传说中,我曾无数次地看到或听到“毁灭的泰拉文明”。现在把种种疑点联系起来,赫尔德想要重振泰拉辉煌的企图,几乎暴露无遗。而达到这个目的的前提,就是使徒们的牺牲以及整个世界的灭亡。因为只有灭亡才能重生!

远古时期的泰拉流传下一本名为《创世纪》的古书,我搜集资料的时候曾经研究过。那里面具体描述了泰拉行星的灭亡以及重建的过程。书中大部分内容已经遗失,但还有部分篇章被保留了下来:

——牺牲是神圣的,但是我们无法令彼此走向灭亡……

——所有的试炼都是为了铸就灵魂。只有经受过磨砺的锋刃,才能刺穿我们的心脏,才能使我们的灵魂变得伟大……

——万物之初,世界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从虚空中缓缓出现的光,赋予了黑暗新的生命。破坏即是创造,湮灭即是孕育。我们降临于此,是这个世界的荣耀,新生的世界将由此诞生……

据泰拉历史学家们考证,古书中提到的“我们”,指的就是当年“创造泰拉的众神”。所以上述内容可以解释成:古代泰拉众神不惜自我的牺牲和世界的灭亡,重新创建了泰拉。

而赫尔德或许从这件事上产生联想,认为自己和卡恩就是开创新世界的荣耀之神。而其他所有的使徒,就应该和古代的“泰拉众神”一样,牺牲生命,来换取那什么该死的泰拉重现生机……

我感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喷涌。是的,我终于解开了这困惑我多年的谜团。

我并不在意世界的灭亡,或者其他使徒的生死。其实,要不是牵扯到自己的命运,我才不在意赫尔德计划的成败。让我内心感到震撼的,是别的事情——“卡恩”、“第一使徒”、“无敌的卡恩”、“绝对强者卡恩”……这些世人对他敬畏的美称,无数遍地在我脑海里回响着。该死,他在赫尔德的计划中永远是最后的胜利者。在这个世界的尽头,他将肆意践踏着我的尸体,迈向新的土地,与赫尔德一起成为新世界永远的神……可恶,我绝对无法接受!

然而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哈哈哈哈……”我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也许真会有人以为我是气到了极点,而变得癫狂。

但我的笑声越是猖狂,头脑反而越是清晰。

“要是我阻止了赫尔德的计划,那这个世界就不会灭亡,很多生命也将得救……哈哈,没想到被称为‘爆龙王’的我,居然成了拯救这世界的‘救世主’?哇咔咔咔~”

这件事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可笑,让我笑到差点窒息。不过渐渐地我又恢复了平静。

因为,我想起了当初来魔界的目的。

我来这里,是为了改变我自己的命运,寻找我生命里最有意义的时刻。

这么想来,“这也不算是个平凡的命运。”

 …… 

第五章 龙之战争

“想靠独占生命之水来统治魔界? 我是绝不可能放任不管的,巴卡尔。”

“统治魔界?原来这就是我能聚集这么多援军的理由……呵呵,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你说是吧?赫尔德。这好像也是身为爆龙王会做的事……”巴卡尔笑得意味深长,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位“第二使徒”。

不过赫尔德并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而是接着劝道:“你应该知道,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敌得过这里所有的使徒吧!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巴卡尔!”

“我本来就没有要和所有使徒对立的意思。只是,在我行动之前,你应该就已经把这些使徒都拉到你那边了吧?如果我能成功拿到生命之水,肯定会发生比现在更有趣的事情。只可惜我没能那么做……不过,能这么快就做出对策,赫尔德,这点还真是令人赞叹啊!”

“所以不要浪费彼此的力气,乖乖投降吧。以后如果魔界漂浮到另一颗行星上,到时候我会放你走的。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让你回到原本居住的龙之行星。不过,这之前,抱歉,我们需要一直绑着你。”

“哈哈,可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赫尔德,别想骗我了。魔界是不可能离开这颗行星的,而你,也已经呆在这里几十年没离开过了,不是吗?这里就是你实现计划的地方吧?”

尽管深陷重围,巴卡尔却依然不失王者之气,从容不迫地一一反驳。

但是现实情况实在严峻。被赫尔德和一群魔法师、再加上其他几位难缠的使徒包围着,几乎无路可退。就连空中那条路也被赫尔德的魔法阵所封锁……

巴卡尔环顾四周,想从中看到希望的影子,只可惜……

“我创造出的那些龙人都死了吗?呵,也是,它们应该无法和使徒们对抗才是。现在还真是麻烦了!”

巴卡尔苦笑着,忽然想起了当日卢克投射在建筑上的画面:在烈火之下痛苦而死的巨龙。难道就要这样一事无成地死掉吗?瞬间,他的脑中涌现出一个想法。

“那个……你一直劝我投降,但我不明白,其实你明明有很多杀我的机会,为什么不那么做?”

“也许是我的慈悲心作祟吧!”赫尔德回答得轻描淡写。

但是在巴卡尔的心里并不这么想,赫尔德是什么样的人,他相信自己比谁都了解,这样的人不可能有同情。

唯一的解释就是……

“我们无法令彼此走向灭亡、无法灭亡、彼此……”

巴卡尔想起古书中的一句话,喃喃自语着,同时他注意到赫尔德的脸上出现了细微的扭曲表情。

顿时,心里有了一个新的主意。

只见他迅速环视了下四周包围着自己的所有人,然后大声喊道:

“慈悲心?这不可能吧!对于任何可能破坏你远大计划的人来说,你除了找准时机除掉他,还会给什么其它活路!”

说着,巴卡尔突然跳了起来,并且强力地鼓动巨翼飞到半空,口中发出一声长啸,向卡恩方向全速冲了过去。在这层层包围圈中,只有卡恩那里没有其他人,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在所有人的心中,他都是绝对的强者,没有人能从他手下逃脱……

卡恩一脸平静地看着正向自己冲过来的巴卡尔,右手慢慢举起,将力量灌注在其中。虽然只是一个平常举动,但是连大地都开始产生剧烈地震动,周边较轻的物体则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被卷入狂啸的漩涡中四处乱舞。一些气息较弱的人也几乎失去理智,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疾速状态下的巴卡尔也将长啸声转换成运气声,眼看着马上就要撞上卡恩。而卡恩的右臂也已经快要挥出……

就在这一瞬间,卡恩的表情僵硬了,动作也忽然停止。他看了一眼向自己全速飞来的巨龙,竟然转身避开了——这等于是为巴卡尔让开了一条退路。爆龙王趁着这千钧一发的机会,火速向远处飞去,渐渐地身影越来越模糊……

不知是不是一切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大家只是面面相觑,一会看看赫尔德,一会看看卡恩,而卡恩自己似乎也无法理解自己刚才的行为,只是不停地翻来覆去看自己的右手……

那边巴卡尔离去的地方,已经逐渐变成一个小点,进而消失不见。

“要追过去吗?赫尔德。”

问话的是“天骄”普雷。在这群人中,他是唯一会飞的一个。

赫尔德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静静地望着巴尔卡离去的方向,直到普雷发问,才缓缓开口道:

“不用了,普雷。依照巴卡尔刚刚的速度,后发的你是追不上的。反正他在这魔界也无处可躲,应该会逃到魔界之外吧。或许今天还不是他的死期。不过他那无止尽的欲望,终究会将他引向灭亡的。今天就这样吧,各位都辛苦了!”

赫尔德原画1.jpg

第六章 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哑巴老头,还记得你之前给我看的那些东西吗?……”

“咚咚咚”回应我的依然是不变的敲打声,不过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因而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我这次想在赫尔德那里得到一些东西,可是如果这事不顺利的话……卢克,你预言一下,我会死吗?你说,我该不会真的要在这魔界的什么火中被烧死吧?要是这种死法,也未免太差劲了!”

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粗壮的身子倚在快要崩塌的墙壁上。

如果卢克会担心墙壁被坐塌的话,应该至少会朝我这边看一眼才对。不过,他还是目不斜视,继续拿着手中的锤子不停地敲打着。

“我想,就算是现在把事实说给使徒那帮家伙们听,他们也决不会相信。因为那帮家伙和我一样,都只在乎自己能变得多强大!你说是吧?老头,哈哈哈……”

这时,卢克停下了手中的敲打工作,转而开始四处转悠,只是似乎是在忙搬砖的事。我有些忍无可忍了,猛地跳下去挡在他身前。随着这“砰”的一声巨响,地上的沙尘四处飞散。

“喂,老头。你虽然是个哑巴,但耳朵没有聋吧?我刚才说的,你觉得咋样啊?”

卢克看了我一会后,想转身躲过去。不过这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立即伸出巨爪,拦住他的去路。

“喂!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全都是因为你给我的暗示。你难道不应该帮一把吗?我以后肯定会需要一个可以逃身的地方。不过空间这些事,一向被赫尔德掌控着,只有她能够控制飘浮在异次元的魔界。到时候,我能逃到哪去?”

我紧盯着卢克,丝毫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也许是我的目光过于逼人,卢克移开了视线,只见他呆呆凝视着远处,像是在看远处的山景。

这老头,是不敢看我,还是真的听不到?我皱着眉头,顺着卢克的方向望去。那个方向有着非常微弱的虚光,在那里面我好像看到了一座从没见过的怪塔。那究竟是什么?
寂静城.jpg


我立即朝着那塔的方向飞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发现怪塔竟然无限地向上延伸,就连最上层的魔界天空都已经被塔尖穿破……

这座塔,会不会连接着其它世界?我绕着怪塔转了一圈,发现它的周围好像设置了什么装置,遮蔽了周边所有的光。如果光源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的角度,应该无法发现这个构造。这个像蛇一样阴险狡猾的老头,竟然偷偷造好了通往异次元空间的通道,而且还这么巧妙地隐藏起来。

我再次回到卢克那里,他还是继续忙着自己的事。不过此时我的心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没想到老头是站在我这边的,哈哈!他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造出那种东西……虽然不知道那座塔连接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但应该不会比这里更像地狱吧。

这么想着,心里突然萌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没想到在这里也能找到同伴!

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哑巴老头的支持,居然能让我如此激动。咔咔,看来我真的孤独太久了。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习惯了没有伙伴的日子,一个人孤独地战斗,成年后成了爆龙王,我依然是一个人……“喂,老头,谢谢你!你说,我们算是朋友吗?”

我张开双手抱住卢克的肩膀,卢克的头只有我手心的一半大小。因为我和卢克的体积差异太大,这姿势看起来,就像是我正弯下身子向他行礼。

我就这么保持着这个姿势,看了他很久。不知不觉间,一个念头再次浮现。

“其实,我曾经这么想过……”平静之后,笑容渐渐从我脸上淡去,只剩下眼神变得越来越锐利。

“如果老头你并不是个预言家,而是赫尔德让你这么做的话……也就是说,虽然之前那一切看起来像是预言,但其实都只不过是为了诱导我,让我依照赫尔德设定好的精密计划来行动……那会怎么样呢?”

在这样的逼问下,卢克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变化。看着这样的他,我不禁仰天大笑。

“如果真被我说中了,也希望赫尔德的计划里,有让你协助我逃走的部分。只要能让我活下来,未来也不是不可以改变。你说是吧?反正只要不让我在这黑暗破败的魔界中被烧死,其它的死法我都可以接受……哇咔咔咔,嗬嗬嗬嗬。”

第七章 天界统治者

巴卡尔逃脱之后,通过那座怪塔到了另一个世界——阿拉德行星。而塔连接的地方正好是阿拉德大陆上方的天界。这一回,巴卡尔对哑巴老头第一次感到由衷的佩服,这种连接异次元空间的方法,在全宇宙恐怕也就只有卢克一人能做到吧。

不过这一路上,他也看到了无数个飘浮在塔里的尸体,果然实验这样的通道需要大量的牺牲品。多年后,巴卡尔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只记得那里一片死寂,唯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所以后来他就把那座塔命名为“寂静城”。

当时的巴卡尔虽然是以逃亡者的身份到了天界,但是那里并没有能和他相抗衡的对手,因此爆龙王轻而易举地变成了天界的统治者。他很清楚,只要卢克不把寂静城的位置告诉其他使徒,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而既然选择在这里生活,他就必须先掌握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经过一番了解,他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叫天界,天界的下方是辽阔的阿拉德大陆,它们之间通过天空之城相连接;上方呢,则是空间与这里上下颠倒的魔界。在过去数十年间,魔界从未移动,而且卢克还秘密建造了“寂静城”,将魔界和这颗行星相连,这里无疑是赫尔德实施最终计划的关键。巴卡尔对自己的这个猜想很有自信。自然,他是决不会让赫尔德的计划得逞的。

既然赫尔德的最终目的是阿拉德大陆,那么只要隔断它们与中间枢纽——天界的联系就行了。很快,巴卡尔用魔法封印住这里通向阿拉德大陆的天空之城和通往魔界的寂静城。除此之外,他还在天界下了“封杀魔法令”,只要赫尔德一到天界,她强大的魔法力就能被自己所感知。

当然,杜绝魔法还有另一个真正的目的。

“赫尔德为了重建泰拉,希望牺牲使徒们的性命……但是就像卡恩最后没办法杀我一样,她应该也无法亲自杀死使徒。更何况她的力量也还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那么她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呢?”

巴卡尔有些困惑。

忽然,他想起《创世纪》里的那句话“所有的试炼都是为了铸就灵魂。经受过磨砺的锋刃才能刺穿我们的心脏,使我们的灵魂升华至伟大……”难道赫尔德认为训练好这个行星上的生物,就能处死使徒。“那也未免太可笑了!就算有这种可能,恐怕也需要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间吧?”

但是笑过之后,巴卡尔又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就像他之前推测的一样,如果卢克是受赫尔德之命,那么……

“让我支配天界,说不定也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借我的手,给这些低等的生物最难的试炼……的确,对他们来说,我绝对是无法承受的巨大考验……不过,这样下去,不是等于被赫尔德玩弄于鼓掌之间了。这绝不能容忍!”

巴卡尔握紧拳头,心里暗暗发誓:“决不能让赫尔德得逞!就算用尽一切手段,也一定要破坏她的计划。”从目前他所掌握的信息来看,赫尔德的这个部署极其精密又异常庞大,而这种过于宏伟的计划,有时候只要充分利用好其中一个小小的因素,就可能改变全局,让一切全盘瓦解。

想到这,巴卡尔不由兴奋地振翅起飞。

伴随着他狂啸的声音,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空的尽头。只留下一段模糊的话语,在有心人的耳中回响。

“无知的生物们,我将会赐予你们无法想象的最强试炼。你们一定要努力变强给我看看!如果你们还有潜力,还有尊严的话,就让一切变为可能!只有当你们的力量远远超越赫尔德的想象,她的计划才可能发生变数。比起赫尔德对你们的虚伪,我对你们是绝对的信任!我期待着你们打败卡恩和赫尔德的那一天!!但是,仅依赖像魔法这样的单一力量,是绝对战胜不了他们的,你们还需要其它力量的帮助。你们一定要靠着自己的努力,找到更多的希望!!!”

从那之后,天界开始禁止使用魔法。被称作为天界黑暗期的500年,也就这样开始了。

巴卡尔龙形态.jpg

第八章 机械七战神

塔内巴最近一直很苦恼,而这个苦恼的源头就是同属机械七战神之一的海伊德。虽然是盟友,但是他一直不了解海伊德,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为什么会使用魔法?甚至连她是天界人这点,塔内巴都无法确认。如果她不是,那么她之前提出的无数个想法,会不会是来源于其它世界的知识?

“哦,该死的!”塔内巴郁闷得都快抓掉自己的头发,“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

时间追溯到更早之前,那时候,塔内巴只知道海伊德是他们七个里面最厉害的。她总是能适时地打破研究的僵局,提出革新的想法。如果没有她,这个“盖波加”项目应该就只是痴人说梦。

塔内巴曾经因为过于好奇,而问过她关于这种天才般想法的来源,但是每次她都会回答“冥想”。尽管塔内巴有时也会开玩笑地让她传授这个“冥想”法,但是心里更多地还是怀疑。因为以自己研究多年的经验来看,海伊德的这些想法,与其说是突发奇想,不如说更像是未来的技术。

对于这些疑问,塔内巴心里其实一直很挣扎,恨自己为什么要怀疑她。其实在他注意到海伊德卓越的才能后,唤起的不只是强烈的嫉妒和尊敬,还有一种奇妙的爱意。但他已经有了恋人简妮,这种精神上的出轨,让他深感自责,犹如一块大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因此,他只能自欺欺人地想象着,海伊德的才能并不是真实的能力,从而安慰自己。但是在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他爱上了她,只不过这不被允许,所以他必须尽快结束这种混乱。

于是他下定决心,要找出海伊德才能的来源。为此他甚至不惜违背良心地在她身上放置了多个微型监视机器人。但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让他发现这么惊人的事——海伊德的杰出才能,竟是源自禁忌已久的魔法!

……

也因为这样,他现在才如此苦恼。

半夜,塔内巴偷偷从研究所跑出来,漫无目的地走着。在过去十年间,他一直没抽过烟。这会儿,他却取出一根烟,放到嘴里。

“呼……三个月来,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却夹杂着香烟的烟雾。”

“香烟有什么不好?它可以促进脑内化学物质的分泌,激发我们的大脑,让创造性的想法接二连三地浮现出来。”

“狡辩!为什么要为了你这猪脑子浮现出创造性的想法,而减少我们的寿命啊?”

……

想起七战神里两个“斗气冤家”拉蒂和波尔甘的斗嘴,塔内巴不由笑出声来……

“其实你没必要烦恼。因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耳边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

无需回头,他已经能感受到对方巨大而又强势的身影,再加上那威严低沉的嗓音,塔内巴顿时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他才咕哝出一句,“你……你是谁?”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影子正缓缓地向他这边移来。

“你知道为什么她能使用魔法?为什么她会知道我们闻所未闻的知识?还有……为什么……我会爱上她……”问到最后一句时,塔内巴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但是他并没有等到那个身影的回答,不过至少证明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因为如果是暗杀者的话,早在他开口之前就已经把他杀掉了。不过冷静之后,他又有了新的疑问:为什么那个黑影会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并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关于海伊德的事啊。

“你见过颠倒的海市蜃楼吗?”那个黑影又突然出声。

“……?”

“很久以前,有个名为泰拉的行星,它拥有非常灿烂的科技文明。但是也因为这样,最后发生大规模的爆炸。当时,有一个城市被分离了出来。在很长的时间里,它只能飘浮在各个异次元空间内。而在这途中,各种不同形态的异界生物趁机进入那里,于是,整座城市变得一片混乱。那之后,大家便都称它为魔界。大概是从几百年前开始吧,魔界就依附在这个阿拉德行星上,有时候看会像海市蜃楼一样,只不过它是颠倒的。”

黑影所说的有关魔界的传说,只要是天界人基本都听过。但是我并不知道他说的那个海市蜃楼是不是魔界,也从没见过……不过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还讲了这么多关于魔界的事。难道……

塔内巴突然有所领悟。

“你是想告诉我,海伊德……那个女人是魔界人?她传授给我们的知识,都是出自古代泰拉行星的科学吗?”

“果然不愧是机械战神的领袖。事实就是那样,你可以好好想想她的名字。”

“海伊德……海伊德……难道……难道她就是赫尔德?!!”

在天界,有关使徒的传说有很多而且也很有名。在魔界发生的龙之战争中,让巴卡尔败退而逃的就是这群使徒。当然,也因为这样巴卡尔才会来到天界,为此有不少人责怪他们。但是,大部分的天界人,还是希望使徒们能有一天降临到天界,打败巴卡尔。这可以说是天界人共同拥有的巨大信念,就像宗教信仰一样。不过,对于以机械七战神为首的新兴机械师来说,比起信仰,他们更相信科学的力量。

“赫尔德……她是使徒……”尽管有了使徒的帮助,让塔内巴又惊又喜,但是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来帮助我们?”

“呵呵,那是因为她想在你们真正变强之前,赶紧除掉我。”

除掉…你?塔内巴猛地一惊,他再次看向眼前这个巨大的身影。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巴卡尔……可恶!

“我真傻。原来你就是巴卡尔……你想杀我就干脆点,还说那么多做什么?就算你再怎么蛊惑我,我也决不会透露其他机械战神的行踪。不要浪费时间了!”

不管他怎么吓唬我都没有任何意义,我非常明白这一点。不过……巴卡尔知道我所有的事,是不是说明其他的机械战神,还有“盖波加”计划也全都暴露了?!!怎么可能!!!明明差一点就要完成了!!

一想到辛苦多年的计划即将落空,塔内巴的心犹如刀绞一样难受。

“想死?不用这么急。虽然你们迟早会死,但还不是现在。”

“还想继续迷惑我?哼,妄想!”

“可以停止那个‘盖波加’计划吗?”

“什么?哈哈哈哈哈……”

塔内巴像听到一个最荒谬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原来所谓的巴卡尔,就是这么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而且自己竟然还和他轻松地聊了这么久。想到这,塔内巴笑得肚子都快疼了。不过与此同时,他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既然知道我,也知道盖波加计划,以他的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杀光我们?反而特地到我面前说这么一大堆的话?

这时,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充满压迫性的声音:“如果‘盖波加’计划能按时完成的话……”

伴随着这样低层的嗓音,塔内巴的笑声越来越轻。而巴卡尔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反应,继续说道:

“如果到那时,我或许真有可能会死,但是我决不能这么白白死掉。现在,别说你们整个种族,就连你们机械七战神的实力,也只是一般。严格来说,盖波加并不是你们造出来的。说到底,靠的都是古代泰拉科学文明的力量。凭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阻止不了这个行星的灭亡……”

“灭亡?你在胡说些什么?”

不过仔细一想,巴卡尔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当初提出“盖波加”计划的是海伊德,而每次研究遇到困难,提出解决方案的也是海伊德。“盖波加”计划确实是她一手促成的成果。如果,海伊德真的是赫尔德的话……

“你刚说不是现在,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我?”

“等到有人成功继承你们研究成果的那时候。”

继承?那是什么意思……

塔内巴本想这么反问,但他反复琢磨了巴卡尔的话后,发现了这里面竟然隐藏着更深的含义。诚然,对知晓一切的巴卡尔来说,要抹消所有的研究成果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却说要把这些东西留下来?

“这么说,当我们的后辈分析那些成果,并且转化成自己的技术,那时候,你就会置之不管?你要知道,即使不是‘盖波加’,不久的将来也会造出消灭你这家伙的机械。”

“哈哈,这才是我最期待的……不过,距离你所说的那个‘不久的将来’,恐怕还有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

“你到底想做什么,巴卡尔?”

“呵呵,你已经做好准备听我讲了吗?”

随后,巴卡尔开始平静地讲述那几百年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包括龙之行星、与赫尔德的相遇、魔界、使徒、卢克的预言,以及赫尔德的计划,甚至自己将要做的事,毫无保留。

而塔内巴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巴卡尔说完,他才缓缓开口道:

“你说的这整个故事,我所知道的证据也就只有海伊德会魔法而已。不过,其实不管我信不信,都不重要。反正现在无论怎样,你都会破坏盖波加计划的,不是吗?”

“没错。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找机会,把那些研究资料留给后代。如果你拒绝,我会将你们至今为止所有的成果通通毁掉,当然也包括你们几个人在内。然后再次等待和你们同样的人出现。其实大概在一百年前,也出现过一些类似你们这样的,虽然实力不及你们,但是他们还是有一定成果的。只是他们拒绝了我的提议,所以最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们,说真的,成果会比他们好很多,所以有点可惜……不过你们这个种族也算是一直在成长,所以这次估计再等个几十年就可以了。损失也不算太大。”

巴卡尔说得很平淡,但是塔内巴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既然这样……

“好吧。不过我想拜托你两件事。”

“说来听听。”

“我死没关系,但是请不要杀害其他机械战神,好吗?这样也可以更好地进行传承。”

“不行!只有当你们凄惨壮烈地死去,你们的故事才能流传后世,人们也会因此而燃起复仇的热情,继承你们的事业。所以不管怎么说,这场悲剧演出都是必要的。”

“如果这样……那请你至少让两个人活下来。你说过希望我们将成果传给后人,而库里欧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嗯,是我要求的没错,这个我接受。那么,就由他来整理你们的成果,那其他人也不必留太长时间吧。还有另一个呢?”

“简妮,她还怀着我的孩子……而且很快就要出生了,能留她一命吗?”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自己都快死了,还管孩子死活干嘛?反正也看不到。呵,真是无法理解。”

“其实你可以这么想。如果你把机械战神们全部杀光,使‘盖波加’计划瓦解,那我们的后代或许会因为对你的恐惧,而不敢做出任何违背你的事情。那样,你的计划不就失败了吗?不如……让我在其中扮演一个背叛者的角色。原本快要成功的‘盖波加’计划,因为我的背叛而使整个计划失败……这样一来,以后的人们就不会因为恐惧而不敢做任何尝试。”

“确实是个好办法。看在你考虑得这么周全的份上,我就留住你孩子的命。还有其它请求吗?”

怎么可能没有?其实我最大的请求就是:赶紧滚蛋吧,巴卡尔!只是这个请求,我到死都不会实现。

也许是塔内巴思索了太久,巴卡尔有些不耐烦了。

“是不是太多事接受不过来,脑子一片混乱?不过你最好赶紧想清楚,我就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

巴卡尔说完,振翅一飞,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可是即使是看不见他,塔内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天空,嘴上咬着早已熄灭的烟头……

三天后,巴卡尔果然开始行动了……

机械战神塔内巴因为“不小心”留下了证据,而让人们发现了他“背叛”的事实,与此同时,在巴卡尔的大力围剿下,“盖波加”计划失败。随后,塔内巴突然消失。所有人都以为他成功逃跑了,其实他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自杀了……

机械战神波尔甘为了和巴卡尔的军队进行最后一搏,毅然乘上了还未完成的“盖波加”,最后和“盖波加”一起壮烈地牺牲了……
盖波加.jpg


机械战神拉蒂在吸烟的时候,看见了巴卡尔亲手毁掉“盖波加”的场景,因为经受不住这瞬间的冲击,吐血而亡……

机械战神库里欧在巴卡尔军队的侵略下,“侥幸”逃脱。他将“盖波加”的残骸收集起来封印到了异次元空间内,并把机械七战神迄今为止全部的研究成果加以整理,传给了后世……

机械战神简妮因受计划失败的刺激而早产。在疗养期间,她得知发生这一切的原因,竟是由于自己的恋人塔内巴的背叛,而陷入了痛苦的绝望中。最后她将自己的孩子留给了奥德伊兹,选择了自杀……

机械战神奥德伊兹在计划失败之后,一直协助库里欧,不过某一天她突然带着简妮的孩子消失了……

机械战神海伊德在巴卡尔军队入侵的前两天就行踪不明……

第九章 不速之客

机械革命.jpg

500年前,天界,机械革命爆发。

继承机械七战神遗志的天界人,经过了漫长时间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这一天。

为了这一天,他们努力钻研前人的成果,并且学以致用,发展自己的科技,终于现在拥有了能和巴卡尔的军队相抗衡的实力。

这一天,所有天界人齐心协力,在各个方向对巴卡尔的军队展开合力围攻。天界的各个城市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战火,以及惨烈的悲鸣……

此时的巴卡尔站在自己宫殿的露台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俯瞰着战争下如火焰般绚烂的都市。尽管耳边频繁地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地悠闲。

“终于……到时候了吗?”他低声自语着。

突然,背后传来几不可闻的一丝声响。巴卡尔不用回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他冷笑道:“你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早啊,赫尔德。”

话音刚落,果然有一个女人从他身后的阴影处慢慢地走了出来。

“你已经妨碍我很久了,巴卡尔。该到此为止了。”

说这话的时候,赫尔德并没有看着巴卡尔,而是和他一样,看向远处那个地方——那个正被熊熊大火燃烧着的都市……

“你会不会来得太早了一点?目前天界里还没有我的对手吧。就靠他们制造的那几个像玩具一样的机械,就想看到我的末日吗?”

“你错了。”赫尔德似乎有意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他们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如果加入了从未来过来的朋友,你觉得结果会如何呢?”

“哈哈哈,未来?赫尔德,看来你还真是等不及了。”

巴卡尔这时才将头转了过来,看向这个自己曾经视为引路者的女人。

“那些来自未来的家伙,你觉得凭他们几个就能挑战我吗?”

赫尔德并没有马上回答,她静静地盯着巴卡尔的眼睛一会后,才缓缓说道:

“这回,恐怕……”

她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巴卡尔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开始僵硬,体内黑色的气息在暴怒之下渐渐向外扩散。他仰天狂啸了一声,声音大到连铁块都能被震碎,而此时,整个大地也开始跟着颤动起来。

不过一旁的赫尔德却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看着从他手上滑落的红酒杯,落地、破碎……

另一边巴卡尔的身影已经逐渐变大,渐渐地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

“我连使徒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他们!”

转眼间,巴卡尔已经化身成巨大的黑龙,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赫尔德。他煽动着巨大的黑翼,咆哮道:“没有人配当我的对手,挑战我的都得死!”

此时的巴卡尔仿佛能将天地都吞噬一般,令人震慑,他疯狂地笑着,自信而又狂妄。

只是,他没留意到一直面无表情的赫尔德此时嘴角边露出了一丝极浅的微笑。

第十章 终结之战

巴卡尔人形态.jpg

巴卡尔之城似乎已经变成了火的海洋。

在城中的某处,那位一向狂傲的统治者正和一群衣着古怪的家伙对峙着,他的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看起来似乎非常严重,鲜血不停地滴下……

而那群人身后,有一个发着强光的裂缝(注:异次元裂缝)正在逐渐闭合……

“你们有的看起来不像是天族人。让我猜猜……你们是从未来过来的吧?呵呵,能告诉我是从多少年后来的吗?”

“你猜得没错,我们都是来自500年后的未来。”

“500年……那我还得再等500年吗?这么说,那三只龙也被你们打败了?”

“我们已经击败过好几个异变到阿拉德的使徒。就凭你做的那几只粗糙的龙,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恭喜,你们轻松地通过了基础测试。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那几个愚蠢的使徒,最后还是死在了她的手里。他们真的都傻傻地在那些地方被杀吗?呵呵,让我再来猜猜,降临到你们那片大陆,先后死掉的是不是希洛克、罗特斯和狄瑞吉?”

“为什么你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呵呵,我也不知道是命运早已定好的死亡顺序,还是她的安排……看你们这些人,好像不止有天族,还有人类魔族,甚至连暗精灵都有。呵,看来只要是有点潜力的人,赫尔德都绝不会放过啊!”

“够了!我们从大老远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聊天的。快点动手吧!虽然历史上记载,是天界人用机械革命打败了你,不过今天既然我们来了,就当是为古代的天界人减轻下负担吧。只是很遗憾你已经身负重伤,但我们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对付你这种恶魔,是不需要任何仁慈的!”

“咔咔咔咔……”巴卡尔听了不怒反笑道,“你们在史书上学到的,就是天界人把我杀了吗?用那种机械?哈哈,很遗憾,那种粗劣的东西还没办法杀死我。但是对付那些机械,确实消耗了我不少的体力,所以她就是在这时候把你们带到了这里。真是漂亮的战术啊,赫尔德!不过,我还是要教一下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历史。如果我今天死了,那就意味着过去也是一样,杀我的不是天界人,一直是你们。这个事实绝不会改变!”

“……!?”

“这么说着,我好像又明白了一些。呵呵,你们的种族变强是在500年后,但是赫尔德害怕我继续妨碍她的计划,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麻烦,所以才想要将我的死期提前。其实,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正好想去阿拉德大陆看看……哦,或许是这样,她才那么着急吧?”

似乎越来越了解整件事了,巴卡尔不禁为自己过人的领悟力而感到骄傲,只是……“没想到未来的赫尔德不仅能随意操控异次元空间,还能将时间设置得如此精准……”

周围的一切都在燃烧着。巴卡尔忽然想起了卢克暗示他的画面——那个在火中死亡的巨龙。难道指的就是现在吗?不,他还有事没做完!

“或许今天就会是我的末日……正好我之前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对于你们确实是个机会。只是就这么死了,没办法真实地测试下你们的实力有多强大,实在是可惜啊。”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巴卡尔的内心正在剧烈地颤动着。没想到数百年努力的结果就在眼前!他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每一个人,想着自己的努力究竟能对他们产生怎样的影响?亦或是他们仍然只是受控于那个女人的人偶?

终于他忍不住大声质问道:“你们自认为的强大,是在赫尔德预料中的,还是在那之上?在我让赫尔德的计划推迟的这500年间,你们的种族成长了吗?要知道在这完美的游戏里面,任何细小的差异都能引起巨大的变化……”

此时的巴卡尔眼神十分锐利,仿佛要看透在场的每一个人。他展开一双巨翼,庞大的身躯慢慢地向冒险家们逼近。在这样震慑的压力下,冒险家们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了本能的恐惧。

看着这一切,巴卡尔不禁流露出一丝冷笑,“忘了说了,说不定还会有个变数。虽然我受了伤,但是你们真能战胜我吗?……即使我无法摆脱今天死亡的命运,但是杀我的人可不一定就是你们,说不定是来自未来的其他人……”

说着,黑龙张开了巨大的嘴巴,炽热的火球从他的口中向地面喷发……

整座城市在冲天的火焰中熊熊地燃烧着……[1]

参考与注释

5.0
3人评价
avatar
S
0

所以赫尔德到底是不是原始的那个力量,原始的“贝亚娜”呢,那个力量不是已经被伟大的意志分散了吗,又说赫尔德是原泰拉人,经历了亲人离世和变迁。有点乱了

1年
X
1

原来暴龙王巴卡尔是最早知道赫尔的阴谋的

1年
avatar
0

卢克暗示巴卡尔的

1年
avatar
0
原来我家龙王是这样被陷害死的!

1年
avatar
0

厉害了!

1年
0

厉害了

1年
avatar
0

好!内容非常好

1年
avatar
子凯
0

这篇好长、内容好多。。。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