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者.png
狩猎者
转职与觉醒
一次觉醒 征服之魂
二次觉醒 屠戮之魂

背景故事

令人胆寒的一帮人,魔枪士的力量是他们主要的能量来源。因此,为了变强,他们会不惜吸食其他魔枪士的力量,并将这种可悲的行为视为一种真理。 带给他们转变的是一个偶然的契机。当他们还是战斗奴隶的时候,在帝国决斗场与怪物之间战斗中,他们发现像希洛克一般的使徒的气息会使怪物和魔兽变得异常强悍,与之战斗可以增强自己的实力。

为了解决令人头疼的魔兽问题,帝国决定启用这些能够狩猎魔兽并吸食其能量的魔枪士们,并将他们组建成了一支为帝国效力的强大的武装军团。

从此,他们便被人称作 "狩猎者"

这些人是帝国培育的专业魔兽猎人。作为军团首领同时也是第一个狩猎者的马克思,四处寻访有天赋的战斗奴隶,从中挑选能感应希洛克气息的战斗奴隶直接送往帝国。 这些人与其他的魔枪士不同,他们从不和其他的组织来往。帝国暗地里传授他们与魔兽和怪物作战的战术以及身为猎人应具备的追击术、猎杀术等,然后在“红月节”时选出捕捉大型猎物排名前10的猎人授予“狩猎者”称号,并派往阿拉德大陆各地。

一次觉醒-征服之魂

背景故事

使徒被转移到阿拉德大陆时, 第一个被使徒气息所影响的魔兽名为“利维坦”,它拥有着魔兽中最强大的力量,最高等的智慧。

那天,升起了与最初被赋予“狩猎者”称号时一样血红的月亮。

虽然如今的我已经不需要强制执行帝国给的任务,但我仍然会冠冕堂皇地打着猎魔的旗号,进行着与任务无关的狩猎。消灭魔兽、吸食魔兽、品味力量,是让我沉迷的强大。那些被我征服的魔兽最终都化为我强大力量的一部分,这种征服一切的感觉真是令人无比沉醉。

“它吞噬着照耀大地的红月现身。”

世界瞬间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当他它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布满全身的恐惧让我体验到死亡的临近,如同梦境中所见一般,耀眼的月光照耀着我。

不同的是,充满恐惧的双眼和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以及瞬间雪白的头发……还有恐惧之后对渐渐涌出的强大力量的记忆……

"在这世上还有哪个魔兽可以与他争雄呢……所有的魔兽,都向他屈服……魔兽之王就在那里。你们是要拥戴他为新的王……还是和我一起将长枪插入此地呢……"

——红月升起之日 – 某个教官的日记…

二次觉醒-屠戮之魂

屠戮之魂.png

背景故事

与转移现象同时出现在阿拉德大陆的神秘存在——“魔兽”。

它们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阿拉德?

还有,是什么引发了魔兽的“暴走”?


为了揭开魔兽的真面目,并使其不再对帝国人民的安全构成威胁,帝国的学者们开始了研究。


在这个过程中,学者们发现,魔兽身上的神秘气息就是引发暴走的原因,

而狩猎者正是通过吸收这股气息获得力量,因此他们也极有可能像魔兽一样丧失理智,难以控制自身。


学者们向皇帝禀告了这个事实,并表明了他们的担忧。

然而,或许是尝到了短时间内获得一支强大军队的甜头,

皇帝无视了学者们的顾虑。

由于毫无阻碍,狩猎者们迅速壮大了队伍。


很快,第一位“征服之魂”出现了,他没有辜负皇帝的期待,创下了辉煌的功绩。

这似乎也证明了,皇帝的决定并没有错。


然而……

学者们的担忧终究还是变成了现实。

有一位备受尊敬的“征服之魂”杀死了自己手下的狩猎者,吸收了他的力量。


此事震惊了世人,并被视为可能动摇帝国安危的重大事件。


逮捕命令下达后,那位征服之魂立即就被囚禁了。

很快,帝国的学者们就被召集起来,开始对他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表明,他每隔一定时间就会暴走,而且暴走的周期变得越来越短。


皇帝很忌讳无法控制的力量。

最终,皇帝下达了命令:判处他死刑,并回收他的力量。


对帝国忠心耿耿的征服之魂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

他站上了刑场,面对自己即将到来的结局:得到帝国认可的狩猎者们被召集而来,准备吸收他体内的所有力量。这是他能为帝国做的最终贡献了。

他给聚集而来的狩猎者们留下了最后的遗言,然后坦然迎接死亡。


“魔兽的力量虽然强大,但非常不稳定。虽然我没能抗住这股力量,在这里倒下了。但你们中间一定有人能超越我,完全掌控它,支配它。”

这就是那位备受尊敬的征服之魂,最后的遗言。


现在……当时获得力量的人之中,只有我活了下来。

我总是忍不住想起那时的事,并不断追问自己。

我能超越他吗?还是跟他一样,最终被那股气息吞噬?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在乎结局了。因为不去闯荡和拼命,是不会看见未来的。“狩猎即将开始!”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