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正文

"走出皇宫后,乌恩把梅丽和奈恩送回宿舍。尽管奈恩已经睡眼惺忪了,但还一直揉着眼睛说个不停。她说的都是专业领域的最新话题,大部分内容已经超出乌恩的理解范围。乌恩还是像往常一样,试图理解并作出回应,而兴奋的奈恩语速却越来越快。一旁的梅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尽管她已经知道这些内容,但也很难跟上奈恩说话的节奏。梅丽不免对乌恩感到有些抱歉,不过看到奈恩难得这么高兴,她也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梅丽知道奈恩从小在父母的虐待中长大,对乌恩依稀感到一种认同感。尽管不了解他的过去,但也可以凭直觉感受到自己和他有某种相同之处。因此她会不顾乌恩的请求,执意叫他的名字;会和乌恩谈论她喜欢的话题,会想要和乌恩呆一起……这也许是一种寻找自己同类的本能吧。

梅丽看了看身旁的乌恩,其实她对乌恩的了解也不多,并不知道奈恩的此时的做法已经让乌恩有些厌烦。如果她对乌恩的了解更深一点,她就会劝奈恩停止她的长篇大论。

乌恩感觉疲惫到了极点,奈恩喋喋不休的声音让他头昏脑涨。他庆幸自己的名字短,如果名字再长一些,奈恩的话至少会增加一倍。早晨的那场骚乱让他比平日更加疲惫,他知道基希卡母女的能力,也做好了死在司令部里的觉悟。况且早晨回家简单洗漱一下后又直接来上班,本来已经够疲惫了。在那之后,连一口食物都没有吃。要不是塞琳娜强行给他输液,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晕死过去了。

乌恩陪着她们慢慢走完一段不长不短的路,来到了她们的宿舍楼下。乌恩向梅丽和奈恩郑重道别,然后转身向漆黑的街道走去。走了一段路后,乌恩开始奔跑。

由于没有路灯,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乌恩总能轻松的避开那些障碍物。他这项能力还是在之前的战斗中锻炼出来的,之前塔尔坦星人不分昼夜的发动攻击,他也习惯了在黑暗中战斗。他穿着军靴快速的奔跑着,灵巧的身影像野猫一样,几乎不发出一点声音。突然,他一闪身躲进了某个小巷的围墙暗影里。

“求求您,放过我们……”

从小巷的深处传出男人的求饶声和小孩的哭泣声,颤抖的声带和奇怪的口音让人很难听清他在说什么,但乌恩听出那是无法地带特有的腔调,与根特柔和的语调有很大的区别。乌恩微微探出头,看到小巷的尽头,一对像是父子的人正跪在地上,他们被两男两女围在中间。随着其中一个人的手臂一晃,伴随着一声闷响,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刺破了阴暗的小巷。但暴行并没有结束,枪械特有的金属摩擦声穿透哭声刺激他的耳膜。

“该死的虫子还敢到这里来?你们想找死吗!”

“请您放过我们……我们太饿了,想在这里找点吃的……”

“我们的人都被你们害死了!我们也没有吃的!你们怎么不老实待在你们那破沙漠里饿死!”

恶狠狠的咒骂声和脚踢在肉上的闷响不断传来,乌恩迅速从口袋拿出小型手提灯照向发出金属声音的位置。

“住手。”

突然出现的亮光和乌恩军人的身份让那些人顿时僵在原地。

“丢下武器,把手举起来,放开那个人!”

手拿木棍的两个男人不情愿地放下了武器,那个挨打的男人见状,迅速拉起身下的小孩,躲到了角落里。另外一个右腿大腿以下装着假肢的女人和一个全身缠绕绷带的男人手里都拿着枪,乌恩从他们下意识的动作看出他们以前当过兵。

“你算什么?当兵的就厉害了?我不怕你!”

他们被乌恩手提灯的亮光晃花了眼睛,皱着眉头不满的吼道。缠绷带的男人还示威似的用枪瞄准了那个男人,乌恩再次发出简短有力的命令。

“丢掉。”

持枪的男人被乌恩冷冰冰的气势压倒,最终手微微垂了下来。这时,躲在男人背后的那个女人似乎忍不下去了,她瘸着腿走到乌恩前面,乌恩的枪瞄准了她。

“看你年纪不大,让我看看军衔。你的样子好像不是士兵,是下士?或者中士?”

因为刺眼的灯光和姿势遮挡,他们看不清乌恩的军衔。乌恩没有回答,只是再一次命令他们放下武器,然而那女人只是用假肢使劲踩了踩地面。

“我已经变成了残废,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我每天只能领一点配给食物糊口,如果让这些垃圾溜进来分走一碗饭,你说会不会生气?”

“只要去司令部申请,会给你们安排工作。”

“工作?让我这个瘸子爬到城墙上搬砖?还不如先堵死这张嘴!”

“最后一次警告你,马上丢掉武器,不然我会开枪!”

“我和那头可怕的怪物打仗的时候,你这小鬼还在玩泥巴吧,你以为我会怕你?”

女人抬起了拿枪的手臂,砰!一发子弹准确的命中了女人的额头。看到女人被爆头,缠绷带的男人目眦尽裂,骂骂咧咧地抬起枪瞄准了护着小孩的男人。

刺耳的枪声再一次撕裂了空气……

把剩下的暴徒交给被枪声吸引来的守备队后,乌恩朝缩在墙角的男人走去。他刚走近,浑身淤青的男人就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刚好是他受伤的那条胳膊,乌恩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涕泪俱下的男人没有注意到他的不适,依然紧紧的抓着他,好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乌恩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男人拉开,然后拿出了笔和手册。

“两位的名字。”

男人以为乌恩要继续帮他,于是把他们父子的名字,以及以前的生活和一路遇到的危险滔滔不绝地讲了出来。乌恩挑出这些信息中的重要内容做了记录,然后把纸撕下来交给旁边的守备队员。

“你们会被送到保护所,到那里要服从命令。”

“保护所是……”

男人好像刚来根特不久,紧紧抱住儿子不安地问道。乌恩还没来得及开口,高个儿的守备队员就不耐烦地用金属手铐铐住男人,没好气地说道。

“保护所会送你们回老家。”

“不,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们想在这里生活……一路吃了那么多苦……”

“大叔,你留在这里会被打死的。看你好像刚来不久,你不光身体弱,连脑子也傻了吗?皇女明明禁止无法地带的人来这里。”

乌恩本来想更正他们的错误认知,皇女殿下主张包容无法地带,但是遭到了贵族的反对。皇女殿下既然把无法地带出身的杰克特任命为大将军,怎么可能会颁布歧视无法地带的法案呢。乌恩刚想开口,听到翻查尸体的另一个队员报告了这些暴徒的身份。

“这个人是上次退役的老兵……在补给线阻断战中受了重伤。”

乌恩闭上了嘴巴。

看着父亲被带走,小男孩急得直跺脚,他用仇恨的眼神怒视着乌恩。尽管小男孩只有十一岁左右,但满脸的狠毒之气让人胆寒。乌恩阻止守备队员强行拖走小男孩,他弯下膝盖,双眼定定的凝视着小男孩。 “为什么来这里?伊顿那边应该更好赚钱。”

“爸爸想送我上学……”

“倒也是。”乌恩自言自语。

“这里的小孩还会荡秋千。”

“我也玩过!”

“不,我说的是更大的。站在用彩色粗绳绑住的木头上,拂面而来的清风里没有灰尘,可以从高高的围墙上面看到整个小镇。”

“那算什么,我不感兴趣。”

“我也一样。”

乌恩从口袋拿出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部递给了小男孩。

“你把钱藏在鞋子里,不要告诉任何人,即使是你爸爸。列车上有很多小偷,不能单独去上厕,你会开枪吗?”

小男孩瞪了他一眼,仿佛觉得他是多此一问。

“列车上的一些人身上会带着枪,你可以找睡着的人下手,但不能伤害人。最好挑身上酒味大的人,通过他的呼吸来判断他有没有睡死。记住,不要贪心,只偷重量轻的枪,反正枪能用就行。还有睡觉时,你们要轮流睡,不能同时睡着,明白吗?”

虽然小男孩的年纪还小,但已经明白一些事理。他知道乌恩说的很重要,尽管小脸气鼓鼓的,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听完他们对话的守备队员们啧啧感叹,乌恩无视他们,把自己的手提灯放到小男孩的手上。

“你会需要它的。”

小男孩紧紧地盯着乌恩,然后突然转身跟上了自己的父亲。乌恩站起身,默默注视着这对父子被送走,留下来收尸的守备队员忍不住跟乌恩搭话。

“这是什么?老乡的情谊吗?”

“不,是一个父亲拼死保护自己的儿子。”

“这有什么稀奇的,谁都会保护自己的崽子。”

乌恩正了正头上的帽子,回答道:

“我没见过。”

下一篇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