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特米.png 特米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正文

“哦,我的天啊!上校!不要死!”

正往办公室走的特米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惨叫声,她匆忙跑了进去,先是被卢卡斯哭丧的脸吓了一跳,然后又被奄奄一息的乌恩吓得呆住了。乌恩像往常一样端坐在他的座位上,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甚至还隐隐透着青色,头上的帽子也有一些歪斜。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点,正努力的试图跟特米打招呼。特米急忙丢下手中的公文包跑到他跟前,她使劲拍了拍乌恩的脸颊。

“醒醒!你怎么了?中,中毒了吗?遇刺?”

“……过会儿……也许……会好一点……咳咳。”

“不要废话了,我背你走!少尉不要哭,赶紧通知医务室急救!”

“怎么回事?”

敞开的办公室门口挤满了围观的人,杰克特在人群中一头雾水地问道。乌恩试图站起来敬礼,但颤抖的双腿已经无法支撑他身体的重量,他无力地跌回椅子上,卢卡斯发出悲伤的哭声。

“上校!”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乌恩奄奄一息的样子,杰克特才发现事情有些严重。他有些惊慌地跑了过来,有点不敢相信刚刚还充满灵气的副官,转眼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特米手忙脚乱的拽着乌恩的胳膊,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把他背起来。偶然间,她看到乌恩的办公桌上一个印着彩色条纹的白色包装纸正敞开着,她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校。这是……皇女庭院的……那个?”

“什么?!”

听到特米的惊呼,杰克特和卢卡斯也注意到了桌上的那个包装纸。粘在纸上的一点点果酱和油渍,让人很容易猜到里面曾经装了什么。乌恩在大家惊疑的目光中,吃力地点了点头,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杰克特看看乌恩,又看了看那个空了的包装纸,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这……我的办公室门把上也挂着这个东西。”

“阁下,必须进行销毁。”

“司令官阁下,这件东西需要交给剧毒物处理小组。”

乌恩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住了,他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周围的声音仿佛离自己越来越远,他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你是傻瓜吗。”

安静的医务室里,军医盯着乌恩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乌恩没有吭声,低下了头。乌恩的军衔显然比军医高,但只要站在眼前这个能把干瘦的年轻人一手举起来的塞琳娜•乔纳斯面前,乌恩总会不知不觉又变回当年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孩。

“昨天等了你一天,我正想着怎么教训你。你倒好,被部下背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请原……呃,抱歉。”

一直以来,即使是面对可怕的安徒恩和残忍的塔尔坦星人,乌恩都能保持冷静的心态。但每次只要面对经验丰富的军医,他总会想起自己第一次拿枪去打猎的情景。偷看父亲的眼色,浑身瑟瑟发抖……

看着乌恩比自己还纤细的手臂,塞琳娜重新给他换上了绷带。因为乌恩是在上班时间出的事,所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现在,不仅杰克特知道了他受伤的事,还惊动了皇女殿下。关于他受伤的事,乌恩只简单的说是有人试图袭击,并没有如实汇报,因此还需要补充相关的情况说明。

塞琳娜好不容易完成治疗,她没好气地使劲拍了一下乌恩的绷带,乌恩差一点连人带椅子滚到地上。

“我看你自己换了绷带,这件事就不追究了。但你要记住,长得像人,并不都是人。长得像食物,并不是都能塞到嘴里,听明白了吗?”

“但是……”

“请闭嘴。”

“是。”

“未来三天只能喝粥……大将军阁下也要好好教育下手下,伤口不是忍忍就能康复的。”原本靠在医务室窗框上看热闹的杰克特,看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耸了耸肩。

“我说了没用啊。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没有药可以破解马琳宫女的食物之毒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以前我这还收治过帝国的骑士,这说明下界也没有解药,我怀疑可能全世界也找不到解药。”

“真是太可怕了。”

杰克特摸了摸胡子,顿了顿,他又有些疑惑的道。

“材料明明没有问题,营养也非常丰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梅尔文博士已经放弃了……最可怕的敌人果然是藏在内部吗?”

“您可以去皇女庭院问问,那边好像没出什么问题。”

“精英连肠胃都是精英水准吗?真厉害!哦,对了,这是在司令部找到的救赎之饼。”

(几年前,有一支部队在前线进行激烈战斗。这支部队里有一个少年兵,因他的年龄很小,某位将军很同情他。有一天,将军还亲手给他制作了饼干。少年兵所属的部队分享了这些饼干,然后全队爆发了急性肠胃炎,没能参加当天的战斗。但就在那天,除了他们,参加战斗的其他部队全军覆没。从这以后,天界的军人就把用肠胃换取性命的饼干称作救赎之饼。值得一提的是,故事里的少年兵就是小时候的乌恩,而同情心泛滥的那位将军就是马琳的母亲。)

塞琳娜从杰克特手里接过装满饼干的袋子闻了闻,这些饼干出炉的时间很长了,但香味依然完美。但她知道,这种香味比食虫植物用于诱骗食物而分泌的蜜汁更可怕。

“数量很多,可以看出制作者下了大功夫,足以毒死整个司令部……但她的意图应该不是这个,莫非皇女庭院想表达某种诚意?”

“诚意?庭院那边有必要向我们表达诚意?”

“听说有不少人退出了皇女庭院,因为人手不足,他们之前全权负责的宫殿守卫任务不得不分出一部分交给根特守备队,所以我们这边的负担也变大了。”

根特司令部的主要工作是管理皇都军,战争结束后,又增加了根特内部与邻近地区的治安维护工作,而且每天还会收到地区司令部的支援请求。就算绞尽脑汁拿出解决方案,在人力不足和裁员政策的影响下,司令部的工作也是一直处于捉襟见肘的状态。一谈到让自己伤脑筋的话题,杰克特就烦躁的挠了挠头。

“哦,你说那件事啊。保护皇女殿下是她们的信念,她们坚持了这么久,应该非常辛苦,而且伤亡也很大。虽然她们紧急补充了很多人员,但这也是导致她们内部发生矛盾的原因。”

“是的,皇女庭院的人不会随便出现。总之,这些东西我会处理。看起来这么诱人,很容易出现新的受害者,我会顺便委托相关部门检查一下它的成分。”

“那就拜托了,我不忍心拒绝马琳的好意,但也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上校穿好衣服了吧?咱们该走了!我一大清早就被你吓得够呛,真想退休去钓鱼。”

“对不起,不过司令官阁下好像一直都很讨厌工作,不是吗?”

“胡说,只要没有贵族捣乱,我才不想退休呢。”

像邻家大叔一样呵呵笑个不停的杰克特和说话有气无力的乌恩离开后,医务室再次恢复了平静。塞琳娜站起来整理药箱,因为预算不足,本该装满药物的药柜出现了很多空位。

“什么时候才能随便用药呢,而且人手也不足……”

塞琳娜不禁抱怨道,就像乌恩的部下减少了一半一样,医务室的人手也被裁掉了一半。老军医叹着气坐到桌子前,开始记录乌恩的病历,她真想在上面写上‘小鬼又惹事了’。不过她早过了冲动的年纪,只能在心里想想。她使劲伸了一个懒腰,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有些晃神。不管是有钱的贵族医院还是没钱的医务室,阳光都会公平地照进来。

塞琳娜一边感激太阳无私的恩赐,一边把椅子搬到窗边。窗外远远传来士兵们跑步的声音,她不禁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当年我也曾身轻如燕,虽然现在变成了让年轻上校瑟瑟发抖的凶老太婆。”

塞琳娜哈哈的笑了,不过想到了乌恩,她又有点无奈。那个小鬼不在乎自己的伤口,是不是从小就习惯了呢?

老人们常说,站在荣耀之地的苍鹰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在空中翱翔,它会经历沙尘暴,会被风暴席卷。即使失去全身美丽的羽毛也不会停止飞翔,直到触碰到高山之巅……然而人们只看到苍鹰离太阳最近,却没看到苍鹰的努力……虽然荒谬,但这正和人生一样,塞琳娜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她马上就要退休了,不想把时间花在伤脑筋的问题上,但她还是想抱怨一件事。

“听说孩子随父亲……这对父子真是一模一样呢。”

与不耐烦的声音相反,她布满皱纹的唇边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下一篇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我是说怎么做任务的时候巴恩会脸色铁青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