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马琳·基希卡.png 马琳·基希卡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正文

乌恩回到司令部后,欣慰地看到办公室里的人都走了。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晚上10点了。他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感觉自己的脸还在发烫。他照了照镜子,整张脸还是通红的。对尤尔根的那个问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猛灌几杯酒来掩饰尴尬,没想到酒精的作用会持续这么久。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杰克特,他当初决定入伍,是为了某个目的。而那个目的附带的条件,就是鹰眼杰克特不能有任何闪失。这也是他选择在杰克特手下做副官的原因,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坚持着他的原则,为了保护而辅佐。

但以后呢?像现在这样辅佐杰克特,真的能达到保护他的目的吗?还有那些贵族,虎视眈眈的帝国……在面临战争威胁时,所有的人都能够团结起来,但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

“……”

乌恩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箱子。他很自然地想用右手打开箱子,但突然顿了顿,又换左手打开了箱子。箱子里整齐的摆放着用过数次的急救工具,他最先取出的是镇痛剂。乌恩没有用水送服,空口吞了下去,然后轻轻的喘了喘气,闭上了眼睛。也许是心理作用,乌恩感觉疼痛在逐渐减轻。这种镇痛剂属于处方药,没有医生的处方是拿不到的。这几瓶还是军医特意给他开的后门,可惜这个镇痛剂也越来越不管用了。军医曾警告过他,如果这个药都不起作用,那以后只能用毒品来代替了。

“……总会有办法的。”

乌恩想起了杰伊的口头禅,杰伊曾经说黑发是最好看的,红头发也勉强看得过去。那时候他和杰伊还偷偷评论长了一头明亮金发的丽贝卡,让丽贝卡对他们忍无可忍大发雷霆。

“我,那时候笑过……当时为什么笑呢……”

乌恩勉强挪动不听话的右手,把两边的嘴角向上推了推。这样勉强的笑,把脸颊上的疤痕挤得更加狰狞。这个疤痕是他那天从地狱活下来的证据,它时刻提醒着他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和家人以及独自存活的罪孽……乌恩把镜子放回抽屉里,他脱下外套,把右臂的衬衫袖子挽到肩膀处。手肘以上部位都缠着白色的绷带,有些地方还透着鲜红的血迹。他用另一只手解开绷带,把被鲜血染红的纱布拿了下来,开始往伤口上抹药。他感觉到了疼痛,那种熟悉的疼痛感。

他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争,受过很多次的枪伤,但还是第一次被箭射中。昨天杰克特去医院安抚那些因缺少病房而愤怒的军人时,他为了保护杰克特而留下了这道伤口。当时,他听到远处传来可疑的动静,便悄悄过去查看。那里人迹罕至、地形复杂,但能清楚看到杰克特的位置,他就知道情况有点糟。果然,那里潜伏着几个蒙面刺客。

奇怪的是这几个刺客使用的武器是天界罕见的弓箭,他们逃得很快,双方没有起太大的冲突。不过乌恩不幸中了一箭,伤口有点深。当时为了稳定局面,他隐瞒了他受伤的事,只下令加强搜索和警卫的力量,然后继续贴身保护杰克特。保卫工作结束后,他才赶去医务室处理伤口,被军医狠狠的训了一顿。

不过这些都是昨晚的事了,本来军医说今天白天要给伤口重新上药,但他以工作太忙为由没去,看来明天又要挨一顿说了。一想到自己又给军医添麻烦了,乌恩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不知不觉,部下留下的需要批准的文件以及其他部门提交的资料都处理完了。乌恩发现,天边也已经破晓了。他把办公桌整理干净,又吞下了一粒镇痛剂。他没有感觉到饥饿,只是觉得身上有些冷,人很疲倦。他知道以他现在这个状态,完全可以睡上两个小时,而且不必担心做噩梦。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端庄整齐,他不想因为着装问题给杰克特和其他同事带来任何麻烦。乌恩梳了梳头,戴上帽子走出了办公室。

清晨微凉的风似乎吹走了他的一丝疲倦,街道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他看到有人正匆匆的出门上班,有些人正在运动健身,还有些人身上酒气冲天,正醉倒在商店门前。从穿着打扮来看,那些醉倒的人应该是来自下界的冒险家。自从天界与下界的通道打通后,来自下界的人越来越多。天界的旅游收入也大大的增加了,但治安环境也越来越严峻。乌恩叫醒了那些睡在商店门前的人,并让他们赶紧离开。

“喂!看那边,那不是小莱奥尼尔吗!”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醉醺醺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他回过头,原来是贵族家的小姐们,她们手里拎着酒瓶正冲着他笑。他的记忆里没有见过这些面孔,也许她们是那批先前逃到诺斯匹斯,最近刚刚回到根特人。

“有什么事?”

“我没猜错吧?哈哈哈!真人比照片更可爱!”

虽然天界在礼仪方面的规矩比阿拉德严格很多,但凡事都有例外。这些刚刚摆脱父母干涉的花季贵族小姐们喧笑打闹着开始评论乌恩的外貌,乌恩想无视这些人离开,但想到正与杰克特对立的贵族,他不想给贵族留下任何把柄。

“你们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了。我们打算……呃,去那边喝酒,你跟我们走,去给我们倒酒。”

她们把乌恩围在中间,不时用手拍着他的身体。路过的人也只是好奇的啧啧感慨,并没有停下帮忙的意思。看到无人阻拦,这些贵族小姐更是得寸进尺,她们咯咯笑着强行抓住乌恩的手或抚摸他的胸膛。乌恩弄不明白她们的意图,只好站着不动,任由她们胡作非为。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传来严厉的呵斥声,乌恩认识这个人。只见她正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没有一丝褶皱的笔挺制服,板着脸训斥这些丑态毕露的贵族小姐。

“我是皇女庭院的马琳·基希卡。你们看起来像贵族,为什么堵在马路中间妨害风化?而且还是针对一位军人!如果是喝多了,就赶紧回家!”

年轻的贵族小姐们听到马琳的大名后吓了一跳,她们大着舌头嘀咕了几句,然后一下子四散逃开了。马琳这时候才看清被围困的人是乌恩,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莱奥尼尔上校?啊,是你呀?”

“基希卡首席宫女,您好!”

“刚才你怎么呆站着啊,你应该让她们滚开。”

“我以为她们要和我说些什么,所以正在听。”

“刚才那种情况,你完全可以无视他们,或者生气也行。”

“哦,刚才那是需要生气的情况吗?”听到乌恩近乎纯真的提问,马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含糊地应了声:“嗯……呃,那个……嗯……呃……你去问特米大尉好了。”

即使马琳这样明显的欲言又止,乌恩还是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情况,他点了点头。

“明白了。”

“好的,以后你遇到这种人,你可以大声呵斥或者明确拒绝后离开。反正这些人凭武力不是你的对手,就算对方是贵族,你也没必要忍受,知道吗?”

“谢谢您的指点。”

“贵族给你们制造了不少麻烦吧。唉,我们这边也一样,这些贵族还想方设法挖我们的墙角……我想大将军阁下一定也很头疼。”

“是的。”

“我也该去忙了,皇女殿下最近有点失眠,我要去买点滋补的食材。哎,估计我们以后会变得更忙,上校也要保重身体……”

突然,马琳好像想起了什么,她迅速解开手中的包裹,把装在漂亮包装纸下的某个东西递给了乌恩。香甜的气味和热乎的温度,一下子充满了乌恩的嗅觉和触觉。

“这是苹果派!因为巴恩喜欢吃,所以我特意学了几样下界的烹饪方法。你还没吃早饭吧?趁热赶紧吃了吧,搭配牛奶会更好吃哦。”

“谢谢。”

看到乌恩客客气气的道谢,马琳欣慰地笑了。

下一篇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