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杰克特·艾勒罗斯.png 杰克特·艾勒罗斯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纳维罗·尤尔根.png 纳维罗·尤尔根


正文

会议结束后,乌恩把憋了一肚子气的杰克特送回到司令部。然后带上好不容易找回的部下的遗物走了出来,他要去一趟部下的家。部下的家在市场的尽头,是一栋旧房子。这里卖的鱼虾酱曾经远近闻名,在接连失去女儿和儿子的打击下,在白发人送黑发人无尽的悲哀中,这里已不复往日生机,变得灰暗低落。

“我本来可以救他的。”这句话在乌恩的心理念叨过无数遍,每念一遍,他的悔恨愧疚就更深一层。

乌恩勉强挺直腰板,走上前去敲门。部下牺牲的时候没有留下完整的尸身,几经努力下,乌恩才勉强找回了一些遗物。他希望这些遗物能让部下的父母得到一些慰藉,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拜访部下的父母了,两位老人已经骨瘦形销,精神也不太好。乌恩向他们鞠躬问好,把东西递给了他们。他们看到了儿子留下的手册,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他们紧紧的拉着乌恩的手,让乌恩一定要留下来吃个便饭,一定要他尝尝自己的孩子们爱吃的食物。

“上校你怎么瘦成这样了?男人长得壮实一些,女人才会喜欢。”

“我们不相信那些传言,说大将军故意拖延时间好逃避和安徒恩的战斗。我的孩子们总是对大将军赞不绝口,我也在远处看过大将军,感觉他是好人。”

部下的父母一直拉着乌恩的手,让他吃这个,带上那个,生怕乌恩给饿着了。虽然乌恩已经来过很多次了,甚至比去朋友家的次数都多,但依然不习惯这样的场面。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的推辞和谢谢。被部下的父母责备后,他才把分装在几个包裹里的丰盛的食物带出了家门。

“……”

乌恩看着手里的包裹,有些无奈。他不能带着这些食物返回司令部,因为整个司令部可能在忙着准备下班,他不想耽误大家回家的时间。乌恩提着越来越沉重的包裹,独自游荡在傍晚的街头。乌恩知道,这些食物绝不能扔掉,但是拿回家又无处保管。想自己吃,量又太多。正在左右为难时,他突然想到,如果那个冒险家在这里,也许能陪着一起吃掉……

“啊,这不是乌恩嘛,在这里做什么呢?”

一个他不喜欢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飘忽的烛光倒映在斟满酒的酒杯里,荡漾出微微的光芒。这里的主人说无月之夜就要如此采光,所以乌恩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风致。但是乌恩现在最关心的是大贵族家的晚宴能否在半小时之内结束,他没心思去欣赏庭院正中央的亭子屋檐是否卷起漂亮的弧线。

“不知道这样的酒水能不能配上这么丰盛的佳肴?这是天界英雄的父母特意为你准备的美食,托你的福,我才有机会一饱口福。”

“谢谢您的美酒。”

乌恩按照礼节喝了第一杯酒,然后拿起筷子,不过肚子一点也不饿。因为长时间熬夜,他已经失去了分辨美味的能力。待对方酒足饭饱后,乌恩轻轻放下筷子,部下父母精心准备的食物没有被浪费,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艾洛克斯阁下好像非常信任你,很羡慕他能得到你这个得力干将的辅佐。”

“您过奖了。”

“我今天中午看到新闻了,上面刊登了你的故事。虽然我对你已经有所了解,但是每看一次还是会有新的感慨。你年纪轻轻,已经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

不知道为什么,乌恩突然很想回家,他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尤尔根

“其实也没什么,是他们夸大了。”

“不必过谦,与你的功劳相比,我觉得上校这个职位太低了。对了,前一阵子要提升你为准将,为什么要拒绝呢?”

“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资格……你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说这个话是不是太谦虚啦。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常被那些女人嘲笑,但我有信心超过我的父亲,而且我也做到了。”

乌恩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因为在女性普遍掌权的天界,纳维罗•尤尔根的崛起算是一个异类。在天界,男女只有在重视体能的军队里,会享受到相似的待遇。在其他领域,尤其在政治圈,男性必然会遇到一道无形的障碍。

乌恩在心里一一回顾尤尔根家族的情报,突然想起尤尔根今天没有参加皇女殿下和杰克特出席的会议。

尤尔根似乎猜到了乌恩的想法,他哈哈一笑。

“你心里是不是在想,这个人没有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难道他遭到其他大贵族的排挤?难道说贵族内部也在进行激烈的势力斗争?”

看到乌恩有些尴尬的表情,尤尔根似乎更加高兴了,他继续笑道:

“你不要乱猜了。我女儿已经结婚了,她年纪也不小了,需要做继承家族的准备。所以我今天没有去参加。”

根据之前的情报,乌恩知道已过不惑之年的尤尔根和所有的贵族一样,很早就成了家,一共养育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比乌恩年长,尤尔根刚才提到的女儿应该是他的大女儿,也是唯一一个女儿玛丽安•尤尔根。 “我前些日子听说她要去无法地带,这么快就回来了?”

乌恩之前陪杰克特出行时,见过几次玛丽安。这个女人一直活在她父亲的阴影下,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举动,所以乌恩也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她这次去无法地带帮助难民,也许只是服从父亲的命令。

“主要是因为我,我在克洛诺斯岛一直处于紧张工作状态,身体疲惫不堪,无法忍受长时间的会议。我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去一趟。”

“噢,您打算再去克洛诺斯岛?”

“嗯,因为不能关闭魔界通道,所以我们需要解决防御的问题,我打算和海岸守备队合作寻找对策。”

“是吗?”

乌恩恭敬却简短地回应了一声,尤尔根看着乌恩咧嘴一笑。

“看来你还很年轻啊,与长者谈话有那么难受吗?”

“请原谅我的失礼,我不太会聊天。”

“没关系,军人就应该这样。我只是感觉你有点拘谨,就像最小的孩子给我端茶时的表现一样。”

“当上父母后,会比以前体会到更多东西吗?”

“那是当然了!不过我一直没听到你的好消息,我的侄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你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

乌恩想起了白天卢卡斯说的话——漂亮的装饰品上的灰尘。

“对不起,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真是奇怪!女兵们一到适婚年龄就会想着结婚,但男兵们总是想着往后拖延,是因为竞争太激烈吗?你不觉得奇怪吗?男人在体能和力量方面明显占优势,但女人却能更快更容易晋升到高位。”

“战斗时,性别没有太大差异。”

“女人要想具备体能条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如果男人得到同样的机会,是不是可以成为更优秀的军人呢?”

“一般认为男人在注意力方面存在缺陷。”

“这都是胡说,女人和男人的能力没有明显差距。也许女人的感情更细腻一些,但军队不需要这种能力。政治也一样,需要的是高瞻远瞩的远见和经验,而不是照顾别人的感受。”

尤尔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次倒满酒。尤尔根的语气中已隐隐含着怒气,但乌恩没有听出来。

“乌恩,你知道什么是政治吗?就是为谋取更多人的利益而努力。优秀的政治就是谋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说政治有什么不同,就是当获取利益必须付出牺牲时,政客可以承受最大限度的损失。如果拿军队打个比方,这就和为镇压暴动而击毙更多敌人的情况相似。你从军多年,应该同意我的说法吧?”

乌恩歪了歪头,眼前这个男人曾经以不能增加伤亡为由,明确反对追杀安徒恩,现在说的话却正好相反。乌恩觉得这其中的原因值得深究,不过还是交给杰克特去深究吧。乌恩选了自己认为最稳妥的一句话作了回应。

“司令官认为尽量减少损失是最重要的。”

追击安徒恩时,为了彻底解决安徒恩这个后患,杰克特的做法确实有些冒进,但杰克特基本上推崇不流一滴血的胜利。卡勒特俘虏们肯信任他并且和他合作,也是因为非常了解他的这种性格。

“所以说那位阁下是理想主义者,这不是坏事。”

尤尔根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然后给乌恩的空杯斟酒。乌恩保持身体不动,眼睛开始悄然的四处寻找钟表。但是亭子里没有钟表之类的东西,只有美食和酒。耳边听到的,只有远处隐隐传来的伽倻琴声。

乌恩知道这里不是他该待的地方,他很想跟尤尔根说他要立刻回司令部。但碍于不好打断尤尔根的谈兴,他勉强忍住了这个冲动。

“梦想和理想当然重要,但我们已经和下面的世界开始交流,需要对时局进行冷静的判断。谈论梦想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照顾他人的感受不再是最好的处事方式。需要果断甚至鲁莽才能活下来,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新时代。”

尤尔根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吐出的每一个词都充满了力量和宏伟的理想。但乌恩有点弄不懂眼前的情况,他不明白一个大贵族,素来与皇女殿下的政策针锋相对的尤尔根家族大族长,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政敌——鹰眼杰克特的副官推心置腹。如果在场的是另外一个人,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困惑。但是乌恩对自我的评价很低,可以说比根特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低。他无法听懂尤尔根的言外之意,只能无奈地眨着眼睛。

尤尔根又干了一杯酒。沉默片刻,他盯着乌恩的眼睛问道:“莱奥尼尔上校,你想和我携手开启新的时代吗?”

下一篇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