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杰克特·艾勒罗斯.png杰克特·艾勒罗斯 乌恩·莱奥尼尔.png乌恩·莱奥尼尔 奈恩·希格.png奈恩·希格 梅丽·法伊奥妮尔.png梅丽·法伊奥妮尔


正文

尽管无比的烦躁,恨不得咆哮几声,杰克特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资料并做好了开会的准备,而开会时间也快到了。杰克特站起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突然他又转身从书柜里抽出一本书,那是著名的赫兰•卡普里将军的自传。

“如果引用这里的内容,或许能起到点作用……至少能让他们闭嘴2分钟。”

他把书夹到腋下,一万个不情愿地走出了办公室。从离开司令部到走进宫殿会议室这段时间,他一直紧闭双唇、沉默不语,心里想着怎么应对贵族们尖锐的攻击,怎样才能帮助皇女殿下顺利实现她的愿望……直到他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一尘不染的走廊里除了他的脚步声,还回荡着另一个人的军靴声,他才发现有人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怎么跟来了?你不能来这里。”

因为宫殿由皇女庭院负责守卫,不允许其他组织的卫兵擅自踏入。看见跟在身后的是自己的属下,他严肃的提醒道。乌恩眨了眨眼睛,长官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耐烦,但不像是针对自己。尽管乌恩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还是隐约带着小心翼翼问道:

“您不需要资料吗?”

杰克特此时正忙着和脑海中的贵族们交锋,完全没有注意到乌恩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他一边摇头,一边准备让乌恩把东西放在会议室后就离开。突然看到一沓资料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他回过神,看到乌恩朝他做了一个比教科书还标准的敬礼动作后转身离开了,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哎,竟然忘记带上它了。”杰克特不禁感叹道,“不过,这小子就像机器人一样,总是一丝不苟。”

忍不住叹了口气,杰克特有些哭笑不得望着乌恩渐行渐远的背影,默默地走向了会议室。

另一边,走出宫殿的乌恩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他皱起眉头。

“……乌恩,乌恩,救命!”

“……乌恩,我的胳膊呢?疼,疼……”

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的惨叫声让乌恩僵在原地,他分不清这声音是梦幻还是现实。他感觉身边好像发生了一场爆炸,心脏搏动的声音似乎要把耳膜撕裂,周边的风景像发生地震一样剧烈晃动。明明人站在原地,却有一种被人扼住脖颈拖走的感觉。严重的眩晕和呕吐感让乌恩紧咬牙关,眼前飞溅的红色血液让他体温骤升,震到骨髓深处的爆炸声令他毛骨悚然。

“没事的,没事的。这里是根特,今天没有任何人死伤。没事的,炸弹没有爆炸。”乌恩用发软的双腿勉强支撑着身体,心里不停的默念。

从原地停下到决定把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其实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每一次眨眼,无数个地狱般的场景就在眼前掠过。乌恩努力调整呼吸,尽量把心神拉回现实中。尽管眼前的画面有些晃动,但至少可以看清走过来的人影。乌恩勉强张开嘴巴,并且祈祷自己的声音没有发颤。

“你好啊,乌恩。”

“嗯,你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最近过得还好吧?”

“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是跟着杰克特来的吗?”

说话的是七神之鞘翅奈恩·希格梅丽·法伊奥妮尔。乌恩正集中全部精神来分辨脑海中回响的声音和她们的声音,梅丽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你没事吧?脸色煞白,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

“你们不是卡勒特,所以不会有事。因为没有把炸弹扔向饥饿的我们,所以不会有事啦。”乌恩微微低下了头。

""七神之鞘,鞘翅……来这里开会……讨论安徒恩的后续处理,还有修,修复能源中心的问题。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乌恩……你要去哪里?""

不能要求奈恩不要叫自己的名字,奈恩叫他名字纯粹是出于高兴,而正常人不会因为别人叫自己名字而生气。乌恩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正常人了,但也不能表现得太出格。他握紧了拳头,勉强忍住立刻回头逃跑的冲动。

“我是陪司令官阁下来的,正在外面待命。”

“里面在开会?那帮贵族又要捣乱了吗?啧啧,我们的预算也被砍掉不少呢。尽管想帮你们,但有心无力啊。”

乌恩其实很想说:“我明白,司令官阁下其实也没有期待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人们谈话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传递信息。如果他说出这句话,估计这场谈话很快就会结束,但也会给别人留下没礼貌的印象。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都不希望自己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因为他受到的关注已经太多了。乌恩把头垂得更低,她们俩的个子都比乌恩矮一些,微微低头也许会被她们发现自己咬牙切齿一脸狰狞的样子。乌恩只希望帽子的阴影能够充分遮挡自己的脸,并期待奈恩能尽快结束她的喋喋不休。

“总之是这样……乌恩,你待会想跟我们一起去吗?你忙不忙?”

梅丽默默地看着奈恩开心地与乌恩攀谈,奈恩并不善和他人交谈,也没有几个人能让她敞开心扉交谈。虽然她本人非常努力,但很少有人能够忍受她缓慢木讷的语气和独特的精神世界。从这一点来看,乌恩是不错的交谈对象,他会认真倾听奈恩的每一句胡话并且尝试给予准确的回应。

“对不起,今天抽不出时间。”

“呃……那,那么明天呢……?”

“明天恐怕也不行。”

当然了,准确的回应并不是每次都能让对方感到满意。奈恩闭上了嘴巴,狠狠地盯着乌恩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梅丽哈哈笑着使劲拍了拍乌恩的肩膀,然后慢悠悠地跟在奈恩身后。

和她们分开后,乌恩沿着宫殿的围墙慢慢踱步。他知道自己惹怒了奈恩,但是不知道原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场对话结束的比较快。他握紧拳头的手心已经汗湿了,眩晕感也很强。他知道这个状态不适合去人多嘈杂的大门附近,于是他走向人迹罕至的地方。他看到树在风中摇晃,看到有些碎裂的瓦片,感觉呼吸顺畅了一些。

要不要找个机会跟奈恩道歉,乌恩揉捏着右臂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也不知道如何道歉。也许同为女性又擅长社交的特米大尉能给他分析出原因,不过找部下咨询这种问题好像也不太适合。尽管他知道特米很乐意他咨询私人问题,但上司问部下这种问题……会不会显得不正常?会不会让她对上司产生看法?

“……”

乌恩这辈子接触最多的是战斗,擅长的是拼命厮杀。因为面对战争,他只需奉命行事,就算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也不是问题。现在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和平时代,他反而有点手足无措了。如果说以前是和看得见的敌人战斗,那么现在则是和无形的敌人纠缠。他需要努力去看透别人的内心,想方设法和他人打成一片。突然间,他有一种被无形的敌人包围的感觉。

“……丽贝卡,杰伊……”

那两个明明说过他害怕时就会来帮忙的家伙,却一直都没见到人影。乌恩不禁想,其实,人类比安徒恩更可怕。

下一篇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