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杰克特·艾勒罗斯.png 杰克特·艾勒罗斯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正文

天界的军队体系非常复杂。

天界由数个岛屿组成,每个岛各自设有司令部,而皇都军的根特司令部将这些司令部纳入统一指挥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尽管在前任祭司贝雷安时代对军事体系做了一些梳理,但是并没能完全捋顺整个体系。除了各地区司令部的一系列体系以外,皇女庭院、根特守备队、海岸守备队等特种部队会遵循单独的规则。为了方便,他们也会借用准将、少校等军衔,但是不能与司令部的军衔制度一一对应。之所以存在多个组织各自为政的情况,是因为在漫长的和平和孤立的环境中没必要费心折腾这些。

不完善的体系经常造成混乱,但是即便如此,也很难把漫长岁月中早已固化的问题一下子梳理清楚。而且这些特种部队早已成长为独立的组织,即使是根特司令部也无权对他们进行重组。只有现任最高祭司——皇女殿下能够统管所有的特种部队。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影响根特司令部最高指挥官鹰眼杰克特的威严。

各个司令部的最高指挥官会被任命为大将军,而且作为一种名誉职位,一个司令部通常存在多个大将军。但是皇女亲自任命的大将军的只有杰克特一人,而且每个特种部队也尊重他并遵循他的建议。这就是鹰眼杰克特不仅能指挥皇都军,还被称为整个天界军总司令官的原因。

无法地带出身的传奇人物鹰眼杰克特是天界第一代大将军。他凭借一身实力,被请到根特立下赫赫战功,其中就包括对抗安徒恩的那场战斗。他也是深得皇女信赖的国家柱石。人们猜测如果他把勋章全部戴在胸前,衣服立马会变成亮闪闪的鳞甲……

一头银发梳到耳后的杰克特坐在司令官办公室里剪指甲。因为不小心剪掉肉,他正把手指放在嘴里嘬血。

“一旦上岁数,难免会犯这种失误。”

“是吗。”

虽然不喜欢耍官威摆架子,但是有些场面被部下撞见也会让他感到尴尬。杰克特干咳几下,从副官手中接过文件。因为经常需要把文件发给贵族,所以大部分文件采用了手写。天界的科技发达程度令阿拉德人瞠目结舌,但是重视传统的贵族们依然更偏爱手写文件。当然他们也不会手写所有的文件,但是面对杰克特总是分外强调品味。

杰克特看到像机器打印一样工整的字迹,满意地放下文件夸道。“很好!”

“您还没有看完。”

“应该没问题。”

乌恩歪歪头。“您是不是需要老花镜呢?”

“该死。还没到那种程度。我反正看过草稿,里面的内容不会有太大变化吧。”

“我私下又添加了几份资料。您看82页到84页。”

杰克特一边抱怨勤奋的部下给自己添麻烦,一边翻看着内容。一开始只是漫不经心地随便点头,但是当翻到最后一页时,目光瞬间变得锐利。

“……这个内容,核实过吗?”

乌恩没有答话,只是把手中的文件递给杰克特。杰克特翻动资料的动作变得谨慎很多。由内部举报、照片、泄露的机密文件组成的一沓资料证明乌恩所提交内容的真实性。杰克特反复琢磨每一个字,最后靠在椅子背上。

“这群蠢货。不知道他们是友军还是敌人……”

“……”

“这就是他们阻止军方建医院的目的?天天闹着没钱,自己又不想交税。瞒着我们偷偷建医疗所免费治疗病人?而救护物资全部由帝国提供?这些笨蛋还把从莫斯匹斯带来的粮食全部焚烧。帝国带来的粮食难道就更好吃?我明明记得上次因为帝国军带来病毒,我们被迫宰杀了五万头家畜。”

“贵族说这是帝国进贡的贡品,质量差一些也要宽容地接受。”

“放屁!帝国一直在拼命寻找我们的弱点。他们在阿拉德可是恶名昭著的势力。你看看,物资也不是免费提供的。单算运费就是天文数字,他们怎么可能免费把大批物资送给我们!”

“但是警惕帝国的呼声并不高。大部分人认为帝国的武器太落后,制服他们不用费吹灰之力。”杰克特叹着气挠挠头发,终于吐出几句脏话,把文件随手丢到桌子上。“你记得巴休特吗?”

“您是指帝国的骑士团长巴恩·巴休特?”

“他们并不是只会使用刀枪棍棒的野蛮人。他们会使用不知道是魔法还是气功的奇怪技能。那边连骑士团长也在拼命研究我们,而我们完全无视他们的技术,只是将其视为一种障眼法。”

“您是说,如果爆发战争,我们可能打不过他们?”

“现在应该能打赢。但是对方的人力资源和物资非常充足。我们死了一半人口,没有任何战争经验和外交经验。我们孤立了太久,没有机会进行任何练习。”

“我们经历过战争吧。”

听到低声提问,杰克特抬头看了一眼副官。副官虽然总是板着一张脸,但是依稀可以看到青涩的感觉。这一刻,副官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情绪,但是杰克特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副官遍体鳞伤、比同龄人瘦小的样子。

“那不是战争。”

“哦。”

“所谓战争……是要把对方打服。如果整个莫斯匹斯都发动起来还差不多。卡勒特只是靠力量杀死弱者,这叫屠杀。”

“但是到后期,很多平民也参与其中。”

“那些人只是发现形势不错,想趁机捞点好处。正如贝利特所说,在他退出组织时,卡勒特已经沦落为纯粹的犯罪团伙。而且在莫斯匹斯内部,反对卡勒特的呼声也是很高的,不是吗?其中也包括你……” 杰克特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旧怀表。

“……而且要记住,我们并不是单纯靠自己的力量获得胜利的。不能在‘如果安徒恩没有来’的假设下推断我们的防御无懈可击。上校,天界是问题很多的国家。我们能风平浪静地度过这么多年,只是因为我们没有遇到过敌人。我在看到安徒恩和帝国时明白了一点。我们要警惕他们,警惕下面的世界。他们在很久以前就解决了我一直发愁的问题。他们通过大量的交流不断取得进步。不能小瞧他们在漫长岁月中的积累。我们之所以叫天界,是因为我们在高处,而不是因为我们是神。”

“明白。”

“我们现在积极扩军还来不及。与帝国军队相比,我们在数量上已经处于劣势。限制他们入境的制度也还处于纸上谈兵的阶段。该死的‘军人无用论’让军人渐渐变成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受气包,但是尤尔根连眼都不眨一下。虽然这可能是他所期待的结果,但是我们的士兵……”

一想到士兵们只能拿着少得可怜的退役金被踢出军队,他真想往贵族院扔一枚炸弹。他好不容易为士兵们争取到伙食补助,但是与饱受创伤的身心相比,那一点粮食又算得了什么?杰克特大口灌下一口水,试图压抑心里的火气。

“上校,你知道如果一个人为国献身,最后遭到国家的背叛,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愤怒,只会剩下愤怒。这种愤怒必然会超过一开始就憎恶国家的那些人。”

杰克特放下杯子,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下表,发现时间过了很久。随着与贵族的会议时间临近,烦躁和无奈的情绪开始在心里肆虐。他不是政客,他是誓死保卫国家的军人,更可况政治也不符合他的性子。而原先以为能帮得上忙的尤尔根至今也没有交出摄政印章。杰克特对他公开对皇女施压的姿态感到非常失望。虽然从来没有完全信任过这个人,但是一直认为尤尔根在国家处于混乱状态时,至少不会出来捣乱。没想到尤尔根甚至接受了帝国的爵位……他的所作所为彻底颠覆了杰克特的期待。也许尤尔根作为一名政客,认为这么做对自己有利,但杰克特不想理解他的立场。

杰克特的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

“我本来打算干掉安徒恩就退休!悠闲地钓钓鱼,开始享受生活。但是我明天要上班,后天还要上班!就算没有人撵我走,我也想主动放下担子!这些混账东西,打仗的时候一个个跑的没影儿……” 乌恩正蹲下身子捡起桌上飘落的纸张,听到这句话后歪了歪头。“您要写退役申请书吗?”

天界大将军发出了呻吟声。

下一篇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堂堂皇女做完任务一个金币都不给厉害厉害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