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正文

乌恩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午夜。打开房门,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潮气扑面而来。乌恩吸了吸鼻子,走了进去。关好门,脱下鞋子,直接躺倒在客厅的地板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对别人来说,这是不像休假的休假。但对乌恩而言,休假反而是最难熬的一天。今天遇到这么多事,乌恩并没有感到烦躁和不满,只是身体上的疼痛让他偶尔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他的脸贴在温热的地板上,呆呆地眨着眼睛。他拒绝军队提供的宿舍,在远离司令部的地方买了一套房子。这是一套非常普通的房子,厨房和客厅连在一起,有一个卫生间和小卧室。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了,可是房子里还是空荡荡的。除了几瓶水和床,剩下的就是挂在小衣柜里的几件衣服了。

乌恩想到了复发的头疼和胳膊上的伤口,这些小麻烦虽然会给他带来一些不便,但暂时还妨碍不了他的工作。他又想到了自己空荡荡的胃和降到危险线的体重,他知道长久下去,体能将是他的大麻烦,这也是他目前唯一担心的。

在客厅的地板上躺了二十多分钟后,他捡起掉落的帽子走进了卧室。

他的床非常普通,上面铺着白色床垫、薄薄的被褥和扁平的枕头。虽然他习惯在地板上睡觉,但随着身体日渐消瘦,坚硬的地板会膈着他的骨头,身上经常出现淤青,所以不得不睡在床上。乌恩一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购置床铺,一边直接躺到床上,连外套也没有脱。他知道这样会让衣服起皱褶,但他已经没有力气脱衣服了。

“乌恩……”

似乎又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乌恩没有惊讶,他已经习惯了。也许是今天太疲惫了,他想起了一些早已遗忘的东西。乌恩从枪套里掏出枪,枪的重量早已熟透于心,但最近他总觉得枪越来越沉了。房间里的灯没有开,漆黑一片,乌恩像孩子玩皮球一样,把手枪轻轻抛出后接住。他像第一次接触枪械一样仔细抚摸着每一个角落,又挂在手指上旋转。最后,他用枪瞄准了自己的头。

他回忆起刚才射杀的一男一女,他们死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是想自己的痛苦终于要结束了,还是认为这个结局不公平?人们常说死的时候会看见万花筒,他们有没有回顾自己平生所有的经历?

乌恩又想到了皇女殿下说的问题,想到了克洛诺斯岛,想到了海岸守备队,然后想起了海岚……海岚在人前总是显得非常洒脱,他现在的样子和乌恩小时候见过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乌恩还不到十岁,那时,乌恩与杰伊一起去莫斯匹斯司令部寻求帮助,在那里遇到了正在进行支援的海岚。他把步枪挂在乌恩的肩上,然后叫来从军记者拍照。

“虐待,离家出走,小孩子。不错,很完美,你拉来的援助会超过一千句演讲。”

被海岚拉走的乌恩抬头看着他的脸,他对陌生的大人感到不安,扭头看见双唇紧闭的杰伊正望向这边。杰伊刚好处于青少年的叛逆期,看不惯声称著名机械师弟子的海岚。乌恩看了看杰伊,然后再看了看海岚。海岚把特意带来的旧步枪挂在乌恩肩上,然后命令记者摆好拍摄方向。记者固定相机并用手指发出信号后,海岚伸直膝盖站起来,把乌恩的头发弄得更乱一些。然后朝眨着眼睛仰望自己的乌恩咧嘴一笑,弯下腰在乌恩耳边说:

“如果……你死了,会得到更多支援。”

悄悄话意味着秘密,年幼的乌恩被惊吓住了,也害怕死亡,他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比自己大的丽贝卡和杰伊。当朋友们一个个出现死伤时,他只能躲起来哭泣。最终,他活着等来了那一天。

那一天,是一切结束的一天。乌恩因为饥饿发着高烧,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眼睁睁地看着朋友们一个个死去。当他被这个地狱般的情形吓得魂飞魄散时,浑身是血的丽贝卡跑了过来,一把把他背到了背上。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巨响,他听不清楚丽贝卡说了什么,但好像是让他闭上眼睛。乌恩闭上了眼睛,随后就听到身边传来可怕的爆炸声,记忆也在这里断开……

乌恩用手指勾住了扳机,后来发生的事正如海岚预料,刊登乌恩照片的报纸卖得非常火爆,莫斯匹斯司令部继续利用孩子们来达成他们的目的。不过后来他重新翻找相关新闻时,发现那篇报道里再也找不到海岚的名字,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记忆有问题。他也想过去找军部的资料,但他隶属于根特司令部,并没有权限阅览海岸守备队的记录,而且是否有这个记录还不一定。

咔嗒……

弹匣向下掉落,发出一声金属摩擦的声音。乌恩把枪膛里的子弹退出来扔到远处,然后像往常一样侧躺着,尽量蜷曲身体闭上了眼睛。

乌恩像平时一样提前两个小时来到办公室,他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来上班的人,没想到打开门后,他看到已经退休的部下桌子上堆满了书籍。如果从地板垒起,这些书的高度差不多能达到屋顶。

“啊,您来了!”

看到卢卡斯少尉手忙脚乱地敬礼,乌恩也反射性地抬手回礼。搬动这些书好像让少尉累得够呛,但他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乌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开始擦桌子,但是卢卡斯落在他帽檐上的视线,让乌恩感到浑身不自在。乌恩不得不抬起头。

“……那是什么?”

“是书!”

只要有眼睛,谁都能一眼看清那些东西是书。如果换成特米大尉,一定不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而是会要求卢卡斯解释把这么多的书带到办公室的诡异行径。但乌恩性格稳重,而且记得书上写的句子:好的上司要往正确的方向引导部下的行动力。

“为什么需要那些书?”

“我要找到海底城!”

听到卢卡斯充满朝气的回答,乌恩这才想到查看书单。他从‘邪龙巴卡尔’、‘对抗巴卡尔的勇士’、‘巴卡尔的行为记录’看到‘宝物岛’、‘海底勘探基础’、‘爬虫类的生态’……乌恩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无奈地用手摆弄衣服的袖口。

“只要找到海底城,就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大发现!不仅对国家财政有帮助,对旅游事业也会有极大的促进!到时候,我们司令部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卢卡斯兴奋的看着乌恩,他渴望获得年轻长官的夸奖。而这个渴望是如此的纯粹和强烈,赤裸裸地写在他的脸上和眼神里,就连患有感情识别障碍的乌恩也能一眼看出来。乌恩不好意思直接面对他的眼神,把头垂了下去。卢卡斯可以帮助他把握上级的心理和气氛,但是偶尔会有荒唐的想法,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特米曾经抱怨说,不知道卢卡斯是继承了他哥哥的探索精神,还是因为从小家境不错,没受过什么苦。

乌恩知道卢卡斯的意图是好的,他倒是可以替卢卡斯加班处理业务,但特米会放任卢卡斯胡作非为吗?当他决定为了办公室的和平以及部下追寻梦想的精神劝特米不要生气时,特米大尉一声“卢卡斯少尉!!” 挟着仿佛从地狱冲出来的猛烈气势闯了进来,这股气势能把塔尔坦星人直接撞飞,吓得乌恩差一点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

“听说你用我的名字在国立图书馆借书?我明明是让你把计算错误的文件重新整理一下,你这倒好!巴卡尔的海底城勘察计划?我什么时候下过这个命令!而且我的印章是什么时候拿走的!”

“因为用我的名字借不了这么多书,而且我觉得既然借用大尉的名字,总该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卢卡斯绞尽脑汁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但这个借口并不能平息特米的愤怒,反而是火上浇油。特米气得七窍生烟,但也不敢在上司前面明目张胆地使用暴力,只能靠蛮力使劲摇动沉重的办公桌发泄怒火。乌恩心想,如果她去剧团扮演巴卡尔的角色,一定能获得满堂喝彩……

“您怎么来得这么早?我打算在大尉您来之前收拾好的……”

“那个图书馆管理员是我弟弟!”

如果杰克特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捧腹狂笑。如果奈恩看到,也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乌恩没有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觉得好笑还是不会笑。看着卢卡斯的领口被特米揪住,拼命挣扎的样子,乌恩的脸上仍然是平时的木讷表情,但他突然感受到了被他遗忘已久的饥饿感。

乌恩从座位站起来,对即将窒息的卢卡斯和即将犯下杀人罪的特米说道。

“去吃饭吧。”

特米和卢卡斯睁大了眼睛,虽然还没到上班时间,但是乌恩从来没有在开始办公之前说过这种话。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俩人,乌恩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当他仔细回顾书本上记载的如何与他人接触和语言礼节方面的内容并打算开口道歉时,听到两个部下同时大喊:

“我要吃汤饭。”

“我要吃三明治!”

他再一次陷入了苦恼之中。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