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线佣兵.jpg
战线佣兵
基本信息
防具 重甲
武器 重剑
转职与觉醒
一次觉醒 战场王牌
二次觉醒 巅峰狂徒

背景故事

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从何时起在阿拉德大陆开展活动的。 然而,他们的出现真真切切地颠覆了阿拉德佣兵市场的格局。

他们总是能够自如地运用其他佣兵闻所未闻的战略和战术达成远超预期的结果,永远令雇主满意。 这也使得雇主们的眼光变得越来越高,佣兵单凭战斗力已无法在阿拉德成名,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佣兵除了力量还需要掌握专业的战斗知识。 曾经只以战斗力评估佣兵价值的时代正式落幕。

他们与其他佣兵之间的差距不仅如此,更凸显于他们的战斗方式——熟练运用火药制造的炸弹和霰弹枪,瞬间将战场上的所有敌人烧成灰烬。他们的这种简单粗暴却有效的战斗方式在阿拉德可谓是史无前例。

“他们是不论战况如何,总能扭转乾坤的战场高手。” 于是,人们开始称他们为“战线佣兵”。

如果需要为大型战役征召佣兵,就直接去酒馆找他们吧。 只要钱管够、酒管饱,他们就会帮你解决一切烦恼。


一次觉醒—战场王牌

朋友,好久不见,我先给你倒杯酒吧。

在战斗结束后喝上一杯,果然痛快! 你该不会因为我太久没来就生气了吧?哈哈,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小心眼的。

好久没打过这么艰难的仗了,这让我不禁想起从前与你并肩作战的那些日子。 当然了,如果那次也像今天这样打了场漂亮仗,想必当时我们早就能潇洒地把酒言欢,不醉不归了……想想也是怪可惜的。

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告诉你个好消息。 你以前研究的火药,终于被制作出来了,没错,就是你之前一直期盼的那个东西。

听起来可能难以置信,但的确成功了,今天能够打赢这场仗,也全是多亏了那个。 不过也是因为第一次将它用于实战,我们着实吃了点苦头。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离不开你的帮助,看来我还差得远啊……

哎,竟然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还有场硬仗,我该回去睡觉了,还真是累人啊。 都说年纪越大睡眠越少,可我还觉得这么累,这也算是说明我还年轻吧?哈哈哈。 不要怪我回去得太早,下次我会带上更烈的好酒来看你的。

再会吧,朋友。

——在老友的墓碑前,战场王牌的独白



二次觉醒—巅峰狂徒

敌人不断施加猛攻,我手持单枪立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中央。 每当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响起,就会看到身边的战友们一一倒下。

这是场毫无胜算的战斗。有些人认为投降才是明智的选择,索性放弃抗击,奔走逃命。但是,我不能逃跑。一想到我的家人还等着我去守护,我逃走的话就什么都完了,于是硬着头皮继续战斗。 最后的防线被击垮,敌人已经推进到跟前。我想这下彻底完了,便闭上了双眼。 这时,有人在身后大声喊道: “趴下!” 我条件反射地低下身体。震耳欲聋的爆破声,瞬间扩散的火药味,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我连忙抬起了头。 刚才向我逼近的敌人浑身燃烧着在地上直打滚,看起来痛苦不堪。 我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个男子站在那里,背着大到不可思议的猎枪和锋利的长剑。 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无声地暗示着眼前的人经历过无数场战争,但他的面相看起来并不凶恶。 不过,束起的发型看着并不适合他。

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你表现得不错,组织应该给你加钱。不过也怪我来晚了,总之,你坚持下来了,很好。现在你可以放心了,这场战争马上就会结束。”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在这种硝烟弥漫,随时性命不保的地方竟然还能笑出声?我有点懵。 他拍着我的后背说,想逃的话就趁现在吧。但我并没有逃跑。 不知为何,我觉得眼前的男人一定有能力结束这场战争,我很想亲眼看看他战斗的样子。

很快,他就投入到战斗中。每当他开火,敌人们都像被秋风狂扫的落叶般纷纷倒下。转眼间,敌方的数量明显少了许多,眼看战况急转直下,他们纷纷开始逃离战场。 然而他连逃跑的敌人都不愿放过。他从怀里掏出开关一样的东西并按下按钮,一瞬间,起伏的爆炸声笼罩了整个战场,火海迅速吞噬了敌人。

看着眼前的情形,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毕竟我从未见到过这种狠厉的打法。除了他可敬的战斗力,令我更加叹服的是,他竟然能够预测到敌人的行动范围并将炸弹精准地设置在了敌人撤退的路径上…… 待一切结束后,他默默收起装备准备离开。 我急忙上前问了他的名字,但他并没有回答我。 他只留下一句“有缘再见”,便轻松地笑着离开了战场。

从战场凯旋而归后,我追寻着他的踪迹辗转奔波于各地的佣兵据点,但都没能再次见到他的身影。 途中我只收集到关于他的一则情报:他并不接受普通委托,只接棘手的任务,是当前最强的佣兵。

时过境迁,如今的我依然以军人的身份奔走在战场上。 我一直期待着与他重逢,当然,我可不希望再次相遇之时他与我是敌对关系。 如果有朝一日再见到他,我一定会当着他的面说一声,之前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谢谢”。

——摘自某位自战场生还的老兵回忆录

巅峰狂徒.jpg

团队收益

  • 减少25%防御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