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png
影舞者
基本信息
防具 皮甲
武器 匕首
转职与觉醒
一次觉醒 梦魇
二次觉醒 幽冥

影舞者

背景故事

躲注定永远藏于黑暗的人生

并没有恍若“宿命”般高尚的注释

只宛如寂静之夜中的昙花

悄然绽放 无人知晓

双手染满鲜血

伤疤是不可磨灭的罪证

我们无从否认

但请记住

唤出我们 施行不敢承担之罪恶的人 是你们

将我们变成恐怖化身的人 也是你们

无论怎么否认

罪孽的源头 终将有报

珍惜剩下的生命吧

隐匿在黑暗中的我们

正在盯着你们的咽喉

——一个无名影舞者的临刑遗言[1]

一次觉醒—梦魇

背景故事

“无声而锋利的风刃携着血腥气在觥筹交错的夜里掠过,次日清晨,原本欢声笑语,歌舞升平的宴会场却充斥着黑暗冰冷的死亡气息……”

这段形容来自暗杀团体“死亡舞会”的传闻中最恶名昭著的“戴尔斯克最后的晚宴”,那个说来令人不寒而栗的故事。

在由当时的暗精灵国王之弟戴尔斯克所主办的宴会上,104名被邀请的嘉宾皆被杀死,无一生还。这算得上是空前绝后的大惨案了。

宴会在暗黑城郊外的一个僻静别墅举行,当时暗黑界最顶尖的战士和魔法师皆为了庆祝戴尔斯克的生日而云集于此。所有的来宾都必须携带邀请函,并通过严格的搜查才能够入场。而就在宴会氛围最热烈的深夜发生了一个插曲,迷路的吟游诗人查威尔,偶然间发现了戴尔斯克的别墅,于是恳求戴尔斯克的怜悯,希望能借宿一夜。喝得酩酊大醉的戴尔斯克欣然答应,为他提供了客房。令人唏嘘的是,酣睡的查威尔竟成了这场屠杀中唯一的幸存者……

这起惨案不仅在整个暗精灵社会引起了轰动,也在阿拉德全境造成了爆炸性的影响,死亡舞会的恐怖恶名迅速播散开来。

而侥幸存活下来的吟游诗人,人生轨迹也从此改变,不幸占据了他的后半生。查威尔终其一生都在饱受质疑中努力证明自己无罪,甚至到临终前,他仍因为冤屈而死不瞑目……直到死后,他才被证明与死亡舞会毫无瓜葛,终获清白。

死亡舞会带来的噩梦并未远去,即使在这个暗杀集团已经彻底解散的今天,他们的名字依然会带给人们无尽的恐惧。漫长的岁月中,他们已经成为了恐怖的代言人,如今曾隶属于死亡舞会的影舞者虽已为数不多,但仍让她们雇主的敌人丝毫不敢松懈。人们像提防着一把看不见的匕首一般,时刻惧怕着被她们手中冰凉的刀刃划破喉咙,终夜不得安睡。

这一场漫长而真实的噩梦,正是死亡舞会组织的暗杀者们被称为“梦魇”的由来……[2]

二次觉醒—幽冥

幽冥.png

背景故事

(前略)……他们确实是比任何人都出色的暗杀专家,但是手段的残忍程度,却令人发指。

虽然说是为了确保杀掉对方,但不免会让人怀疑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而进行的表演。不,这不是怀疑,事实就是如此。他们越是坚持残忍的暗杀手段,雇佣他们的人就越多。有诸多贵族都与他们有密切的联系,为了铲除政敌,或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雇佣他们。

就算再多的人守卫也没有意义,无论被她们盯上的人有多么强大的实力,也无法避免成为血淋淋的尸体。这难道不是令人警醒的危机吗?隐藏在黑暗中的他们的刀刃,是难以躲避的。

现在我们的王国能维持现有体制,也只是因为他们暂时满足于被作为凶器的地位。但是如果哪一天他们不再安分,无声无息地突然采取犯上的行动呢?我们必须提前防范所有可能的危险。

如果还在犹豫,不妨想想德西克的死。他的身手比任何人都了得,还精通于魔法。但是结果怎么样?他还不是被曾经忠诚于他的人杀死么!待她们亲如挚友的德西克都落得如此下场,更何况现在他们知道越来越多的秘密,你还要继续坐视不理吗?

请马上在全王国发布赏金通缉,让冒险家和军队逮捕她们,一定要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但是最好只降罪于她们,而不要追究他们背后的雇主。

只有这样才能揪出躲在面纱后的那些残忍杀手……{后略}

——摘自没有标明发件人和收件人的信件中[3]

幽冥二觉动图.gif

团队收益

  • 25%暴击伤害增加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