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洛克–落花

“看起来真美味。”

希洛克的神识在风中游弋着,忽然被一股甜蜜气味吸引,顺着这令人沉醉的气息,她发现了一座倾斜的塔。

塔内隐藏着的奇怪能量,让人联想到了那个可恶的女人——赫尔德,但是这股能量却又和使徒的气息截然不同。虽然更微弱,却是那么熟悉而香甜……

面前的那个东西好像知道她会来一样,不,或者更应该说那个东西一副期盼已久的模样,眼神坚定地一直盯着她。


“原来是使徒的碎片啊。”

艾泽拉看着贸然闯入的意识体,发出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那个有着蛇一般形态的神识听了,似乎感到很有趣,黑色如风一样的身姿在塔内摇曳,搅动着这里的空气。


“你知道我?”

她发出的声音不似从耳边传来,倒像是盘旋在脑海里的无言的声音。


“依附于风,可以自由变换形态,看来您应该是希洛克大人吧。”


“喔……你是魔界人吗?”

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能认出她的身份,希洛克的兴致被瞬间勾起。她伸出分叉的舌头,湿滑、柔软的身躯慢慢爬上了艾泽拉的腿。这一切看起来十分毛骨悚然,但是被缠绕的人脸上表情却丝毫未变。


“这个嘛。虽然我对那里很了解,但很难说自己是魔界人。”

即使冰冷的鳞片扫过她的身子也处变不惊,希洛克顿时更感兴趣了。虽然这女人也可能是赫尔德从魔界派来的爪牙,不过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就心怀感恩地将她咽进喉咙里吧。 蛇似乎想要看穿女人的心思,她绕着女人纤细的脖子,慢慢地蠕动着。可是即使自身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被犹如锋刃般的杀气围绕着,女人也依旧纹丝不动。不,或许更像是女人在主动地向对方献出自己雪白的脖颈。

对于这一举动,蛇欣然接受,她继续缠绕着白皙的脖颈,同时,紫色的蛇眼紧紧地盯着那个女人,试图洞穿她的内心。然而即使是在如此冷峻尖利、令人胆寒的注视下,女人给她的感觉也只有十分的顺从。

仿佛刹那的时间流逝,蛇已经仔细打量过女人的记忆,她眯起了眼睛。


“赫尔德的计划,你也全都知道?”

女人只是回望着她,并没有回答。意识到这是无言的肯定,蛇“咻咻”地发出阴冷的声音。声音犹如风掠过刀刃,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又一次重现那时的感觉,以为是自己寻觅得来,却原来是对方先找的自己。以为马上就能吞下的果实,却原来也可能咽不下去。


“我不是希洛克大人的敌人,反而您可以认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我将为您献上我的力量。”

蛇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无数年来,自己一直在饥渴中挣扎,只能通过不断地渴求、渴望与吞食,才能解放她的天性。这样的自己,断然没有理由去拒绝送到嘴边的食物,也没有理由拒绝心甘情愿被她吞食的这份祈求。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知道赫尔德计划的存在,这就更无须多言了。

蛇以迷人的身姿滑下女人的肩膀,转而在手臂处缠绕。女人默不作声地看着她,只觉手臂不由自主地被抬起,而后她望着自己手臂指向的地方。


“天空与大地相连之处,预言的计划将会发芽,那里即是我的降临之地。”

尖锐的声音嗡嗡地接连钻进女人的脑中。


“投射世界倒影的眼睛之下,七人意志凝聚,新的秩序从而建立。”

随着脑中的话语一句句地蹦出,缠着女人手臂的黑蛇如雾气一般开始消散。


“你将分部设在那里,指引他们该往何处。”

黑雾犹如尘灰一样被风吹散,只有消失时的声音仍旧留有余韵,混杂在风中久久缭绕。艾泽拉望着希洛克消失的方向,双眼满是坚定……

蜷缩在地底深处的希洛克感觉足尖痒痒的。一股酥麻正在渗入自己的足尖中心,还有手指的每个指节。她在种子的包裹下,紧紧蜷曲着身体,她的气息正在不断地向四周蔓延、缠绕,带着低语。游荡的风勾勒出了蛇的形态。

时间越来越近,距离种子萌发的日子已然不远。

如风一般摇曳的蛇在耳边窃窃私语,让人觉得有些发痒,小希洛克闭着眼睛,仿佛仍沉醉于美梦之中,脸上带着微笑。身旁拂过的风声就如同她的摇篮曲一般,希洛克就这么甜甜地睡着,直到再次听到了低语。

啊!艾泽拉死了。哎呀,明明那个气息那么讨人喜欢……

与预想的不同,不过小希洛克的嘴角仍旧带着笑。毕竟艾泽拉已经完成了属于她的使命。小希洛克本能地察觉到,她等待已久的果实们即将结出。看来距离赫尔德计划的那一天也不远了。

当魔界的土地如她计划中一样,转移到天空之城地下的那一刻,下方以种子形态蜷缩着的希洛克笑意更加浓烈。从她体内溜出的蛇再次化成风的形态,分散在了虚空中。 四处游荡的风感知到了熟悉的碎片气息。那是之前自己分散出去的,体积最大、气息最雄浑的一块。转瞬间,这股风已经缠绕在了先知者埃思拉身上,它渐渐扭变着自己的形态,缠上了他的脖子。

此刻的埃思拉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他没有拒绝,而是张开双臂,像接受神圣的仪式洗礼一样等待着信息进入。

犹如一瞬,这一瞬对普通人而言可能就是非常短暂的风掠过的瞬间,但对于埃思拉,却是即将倾其一生。

他猛然睁开了眼,用雄浑的声音吟诵。“时候到了。”

之后,他遵照蛇的低语,准备着殉教仪式,并在转移的魔界土地上为那位大人筑起了圣地。虽然有的碎片拒绝接受风带来的信息,甚至露出了利齿,但或许这些行为也是出自那位大人的意志。总之,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

直到最后的碎片殉教……所有的一切,希洛克都尽收眼底。

化身为蛇游弋在风中的她,看着自己计划下收获的所有果实,满心欢喜地在风中跳舞。

虽然有的比预想中要早些,但当看到自己的饥渴制造出的碎片吞噬了另一块碎片,感受着名为“米拉兹”的那一部分回归到自己的身体时,希洛克还是相当喜悦的。

而另一块碎片,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去拥抱毁灭之神的降临,这种壮烈的回归方式实在是太过奇特,希洛克忍不住亲吻了他。

还有带着所有感悟和道理归来的碎片、带着毒气以蜘蛛之姿回归的碎片,以及虽然冰冷,却满怀爱与牺牲气息的碎片,希洛克欢喜地一一拥抱了他们……

如今,只等最后一颗果实收成了。

希洛克神情恍惚,看着埃思拉上演着殉教仪式,这本该充满期待的一刻,怎么却有一种冰冷的感觉在顺着脊柱攀升而上?

原本是希望借由艾泽拉的手开辟道路,现在看来她似乎比自己预想的做得更多,有了更多的选择。就连那块只是连接自己意志的碎片,那个先知,都在试图用行动映照出与她不同的意志。看来从这里开始,意料之外的事即将出现。

她清楚地看到自己与先知者之间的连接线断了,与此同时,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另一个意志挤进了他的体内。而自己,这个碎片的主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就像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交给了最憎恨、最蔑视的人一样,悲愤和耻辱的感觉瞬间包裹着她。

这之后,她察觉到这股气息和意志的背后竟然是和她一样的使徒,而且就来自于那个女人时,希洛克的内心无亚于翻江倒海。

自己为了妨碍那个女人的计划,等待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了赫尔德将魔界的土地转移到了阿拉德上,她将这里作为复活的跳板,想着复活的那一刻,自己一定会以更强大、更雄伟的姿态站在赫尔德面前,然后尽情地嘲笑她,嘲笑她的计划。

但是……

希洛克如章鱼一般幻化出数十条腿,在吞下向自己靠近的埃思拉的气息后,咬牙切齿。

所有的气息汇聚,种子撕裂、萌芽,而后喷涌而出,夹带着浓浓的憎恶与愤怒。变幻着自己散播的七个气息的形体,从种子中萌发而出的希洛克,很快便恢复了完整的本体。 哀叹、怨愤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连再次醒来都是因为你的意志,真令人不快!”

本以为已经洞悉了一切,原来你还有别的计划。

也许,我窥探你计划的那一瞬间,也成了你的契机……

希洛克俯视着那些像自己一样可怜又愚蠢的存在,脸上露出扭曲的微笑。

希洛克–落花图片1.png

不过,还没有结束。赫尔德。

希洛克想着,又再次自信满满。此时完整的她,身上凝缩的能量犹如爆炸一样迸发出巨大的气息。

在旁人的眼中,她似乎对脚下所及之地没有丝毫留恋,弹起脚尖,刹那间就飞散不见。只是仿佛在展示她的力量一样,所到之处都会瞬间留下裂痕,而后灰尘与碎片扬起、混杂,像炸开的玻璃碎片一样飞溅在了虚空中。

回望着瞬息之间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渺小存在们,希洛克毫不留恋地踩着天空之城的外墙奔跑。

还是少年希洛克的时候,他就知道盘踞在阿拉德的巨大能量,很难被自己吸收。不过天空之城的上方,那个同样能量翻涌的天界,还凝聚着一股巨大的能量,就在伊顿工业区内,她决定转去那里吞食所需的能量。

只有不断吞食,让自己变得愈发巨大,才能对抗你和你的计划。

何况……自己捏在手里的还有其他东西。

对希洛克而言,那是一个变数,也是导致她没能吸收阿拉德能量的原因。不过这个变数,是赫尔德计划中未涵盖的,不,也是那个女人无法涵盖的存在!

这么想着,希洛克不禁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阵笑声中,她也登上了天空之城最靠近海的那处墙壁……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