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洛克–花序

看着风的残影如玻璃般破裂散去,希洛克自嘲地笑了。

能斩断自己近乎于无形的肉身,那只红色的手应该不属于人类,更像是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死神之手。小看了对方是自己的巨大失误。也许之前被赫尔德利用,巨大的差异让她根本没把这块小小的碎片放在眼里。而当这块碎片刺穿自己心脏的时候,希洛克也只能在悲痛中失笑。


“好怨愤……”

被刺穿的地方没有鲜血流出,而是有着同她心情一样黑暗的物质在不断地逸出,一刻不停。

先是记忆的逸散。之后是愤怒的爆发。紧接着悲伤开始流出,再来是执着……第五是欲望,而后,空虚和饥渴也挤开裂缝,倾泻而出。

在这些凝结成团的巨大气息涌出之后,残缺的能量碎片终于像被打破的玻璃一般四裂开来。

希洛克就像那些沙子城堡一样,最后还是逃不开慢慢倾塌的命运,随风飘散。

她看到了被血色狂暴之气笼罩着的可怜存在。生的执念和死亡的诅咒交杂在那个人身上,相互纠葛,令她失去了自我和目标,在混乱中癫狂。可怜的生命,心脏根本无法抑制那股强大的气息,只剩下痛苦地搏动……

对于吸收过无数能量的希洛克来说,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弱小生命,但是她感受到了那个生命的内心深处对生的渴望,那股异常坚韧的执着似曾相识。在飘散的气息中,希洛克凝视着那个顽强的生命,眼睛不自觉眯了起来。


“我要把你困在永恒的痛苦之中。”

毫无意识的卢克西双眼竟然流下了泪水。早已被血手支配的她,此时全身的血管鼓起,而后爆开……

希洛克露出微笑。


“毁灭即创造……”

她吟诵着记忆中残缺的语句,这句话对她而言与其说是颂赞,不如说更像是嘲讽。

将生命搏动的气息卷起逆流而上,由自己分裂的碎片慢慢将其吞食。

希洛克享受着这一刻,而在其他人的视线中,只有黑色和红色的能量交缠在一起。

自身流泻而出的能量已经填满了其他的生命,这些生命同她从珠雅罗帕吞噬的能量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不过现在的她也只能满足了,只要能将那个把自己塞进这阴暗潮湿洞穴的女人吞噬掉,什么她都能够坚持,就算只剩这些如羽毛般微量的生命,她也会一个个尽数吞下。

就像在找到珠雅罗帕之前,自己一直在宇宙中飘荡,屏息等待着时机。然后……当种子发芽的那一刻,将触到根上的一切都作为养分,不断生长。再之后,自己的枝干碰到了魔界,碰到了那个女人……想着想着,她仿佛已经将那个女人,从脚尖到头发,慢慢品味,而后咀嚼咽下。


“呃哈哈哈哈!”


耳边有声音传来,如嚎叫一般。

望着渐渐散去的希洛克,众人觉得那正是她在消失前发出的狂笑。

喧嚣过后的悲鸣洞穴,凉风拂过,但很快就飘散在了连星星都没有的寂静夜空中。

不知历经多少个日与夜……潮湿的悲鸣洞穴内部,有黑色的雾,不,或者说是风凝聚在了一起。

带着黑色气息的风扭曲交缠,很快化成了人形。那不是成年人类,而是更幼小、未成熟、不完整的形态。

希洛克通过勉强连接起来的神识形成了少年的模样,他双脚踩在潮湿的洞穴内的水坑里。没有感情、空虚的视线尽头,是一双小小的脚。

啊……想起来了。那里是自己蜷缩的地方。他成为了“无”的存在,伏在洞底等待时机。洞穴里的微弱气息根本无法填满他空空如也的容器,即使一分一毫都不行。不过他还是凭借这微弱的气息,扎根、吞食、吸收。这些是唯一刻进他这个不完整身体里的自我本能。就这样,他将吞噬到的微弱生命收集起来,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身体。

这个身体由那些分散的碎片组成,连带着他们的很多东西也都一起流了进来。

他通过碎片,看到了那些被称为“希洛克的孩子们”的存在,他们深深扎根于这个世界,被迫互相残杀,倚靠着对方的气息作为养料,生长发芽。

不过这种一个个去寻找再吸收的收集方式,实在过于费劲,而且得来的气息还很弱小……他是看不上的,好在通过这些“孩子们”不断发芽和共享的记忆,他收获了不少信息。

他知道自己脚踩的这片土地叫做“阿拉德”,他认识到了他们之上的那些存在,还有他们如何定义善与恶,以及那些名为“人类”的欲望与本性。

脑海中浮现出的复杂而扭曲的欲望,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赫尔德……”

那个将自己彻底隐藏在面具下的女人,有着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欲望。

尽管目前自己并非一个完全体,但是过往记忆的碎片还是开始慢慢地拼凑起来。饥渴的感觉再度袭来。或许是刚才关于“赫尔德”的记忆成为了导火索。已经散去的原始欲望又一涌而出,疯狂想要痛饮的感觉回来了。看来为了使这个不完全的肉体完整,还需要更强的能量支撑。

希洛克踩着大地,脚尖感受到了巨大力量,少年的身体本能地移动。

嚓、嚓,小脚踩着潮湿的地面,向洞外走去。习惯了黑暗的身体在突然的光线下瞬间缩成一团,再也不是凉飕飕的湿气,而是有暖暖的风扑面而来。只是,在风的尽头触碰到的强烈气息,让希洛克不由战栗。

没有人注意到人迹罕至的悲鸣洞穴,此时正有一双小而苍白的脚在迈出洞穴的那一刻微微颤抖着。这个将整个身体完全覆在艾尔文防线大地上的少年,嘴角正挂着一丝微笑。


“找到了。”

希洛克像一个发现了有趣玩具的小孩一样,带着开朗的笑容,一蹦一蹦地向前走去。如同平生第一次接触世界似的,享受着自由,犹如那些觅得花朵的蝴蝶在兴致勃勃地起舞,他在大地上游荡着。突然,少年咂着嘴屈下了膝盖,手撑住了地面。

他想扎根。

令他战栗的气息——保护般地环绕着这附近的巨大能量,大地、树木、岩石上无处不在。如此高程度的纯度和份量,如果他能得到,一定可以摆脱那永不满足的饥渴……


“呃!”

然而,少年忽然吐出了黑色的气息。

蜷缩在悲鸣洞穴时艰难积攒起来的微弱生命就这么一下子溜走了。

小希洛克捂着嘴,一脸迷茫地盯着地面,似乎无法理解。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不,应该说是碰撞到了什么才对。某种与他相冲突的东西激烈地拒绝了他的根须。他甚至觉得,如果要强行吞下这份能量,可能自己好不容易凝聚而成的形体也会为此瓦解。

似乎曾经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因为气息还不完整,他反复回想才隐约猜出来。一想到那个东西,他就气得牙痒痒。在那片贫瘠干涸的土地上,为了活下去而碰到的那个东西,那个气息!但是为什么?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的希洛克还是个不成熟的精神体,他烦躁不安,闷闷不乐,像个孩子一样气呼呼的。不过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感到全身都僵住了。


“也许……那个女人还不知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或许会成为他复仇的垫脚石。即便最后错了,应该也能成为那个女人计划的变数吧。这次意想不到的机会,让小希洛克哧哧地发出了笑声,只是这笑声中满是讥讽。

该怎么用这个机会才好呢?希洛克开心地在脑中想象着各种可能,忽然他像是感念到了什么转过头来,随着他的回头,风夹杂着熟悉的气息飘然而至。这股气息可以说是希洛克本身,也可以说是他的一部分,只是现在已成为另一个存在。

之前肉身被刺穿而从缝隙中泄露出的她的那些记忆、愤怒、欲望……悲伤和空虚。他们乘着风传了出去。现在是时候找回散落的这些碎片了,少年形象的希洛克融入了阴影中。 他第一个找到的碎片是记忆。

记忆的种子已经发芽,萌发了复仇之花。

第二个找到的是空虚。

空虚的种子孕育了虚无和伤痛,正伺机待发,迎接“觉醒”之花的盛开。

之后,他又依次找到了愤怒和悲伤,欲望和执着,还有饥渴。

愤怒的种子以憎恶为肥料,绽开了怨恨的花蕾,

悲伤的种子则在孤独和苦恼中孕育着绝望的花蕾。

欲望在激化着矛盾,而执着则为了盲目的目标奉献着自己……

最后的饥渴,它奇特而完美地根植在她留下的烙印上,于无尽的饥渴和混乱中,努力想要绽放。希洛克想那也许是最像自己的,最绚烂的花了。

看着从种子中萌发的美丽花瓣,她十分着迷。


“真美……”

很显然,只要再等待一会,等到它完全盛开,就能更加灿烂地发光了。经过重重试练和痛苦后,那些花就会盛开,结出饱满的果实。想着那一刻的情景,希洛克垂涎欲滴。

是啊,等待和忍耐的确很磨人。但她也明白,经过等待收获的果实更大、更甜。希洛克下定决心,为了那一天,与其仓促收获播下的种子,不如等到它们结出完美的果实。到那时再寻找自己完整的碎片也不迟。只要能更接近完美的复仇……

希洛克的风掠过七个种子,向天空之城前行。那里是赫尔德计划中的一部分,她将在那里的地下重新化为种子,然后耐心等待。未来的某天,魔界的土地会转移到她蜷缩的位置之上,为了等待种子盛开、结果的那一天、那一刻,希洛克愿意藏匿起爪子,屏住呼吸,不过“请相信,我的风会一直留在你们的身边。”不完整的希洛克在吹拂的风中如低语般,吹了一口气。微风像蛇一样蜿蜒着分散在了虚空中。

而后,少年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潜入了天空之城下。一瞬间,等待变化的种子又蜷缩着出现在了天空之城底下。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