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洛克–盛开

像是耸立的大树张开了双臂,她的发丝就如那些枝干一样向四周伸展。在这发丝之间,她看到了那个说话的女人。

这片贫瘠阴暗的土地,仅凭借挂在天上的石块而有着微弱的光,她来到这里后本就因为失望而异常不快,那个女人却还要亲切地同她搭话,不知是愚蠢还是傲慢。

希洛克像是想将她看穿一般,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女人。

“我有想要的东西。”

那个刹那间出现在珠雅罗帕上空,以一种不可抗拒的香气吸引着她的东西。那股力量,仿佛永不干涸的泉水,只要喝上一口就能消除她长久以来的干渴,让暖意流遍全身。

她知道那股能量,能让吸收了一颗行星却仍未能盛开的她,将花朵完全地绽放。只要能完全绽放,希洛克就什么都能做到了。她可以抛掉花瓣,收起根须,重新成为一颗种子。只是如果希洛克离开的话,珠雅罗帕就会受伤并破碎。 不过黑暗宇宙中那个独自闪耀的力量实在太过诱人,只要能将那股力量掌握在手中,她乐于承受这样的结果。

只是来到这里,她发现脚下的魔界就好像一个空空的罐子。


“你想要的也许是这个吧。”

那个女人说着从怀里拿出了奇妙的东西。很明显,那个东西拥有力量,不过太少了,希洛克“哼”了一声。

“你觉得这点东西就能满足我吗?”

她拿出的这点东西估计全撒了,脚下这片肮脏的土地也不会有任何回报,可能杂草都没办法长一棵。看来必须清清楚楚地告诉这个女的,她,希洛克究竟是什么。

希洛克的头发像蜈蚣腿一样摇摇晃晃地向女人的脖子飞去。杀气凌厉逼人,可那个女人却纹丝不动。

希洛克的表情冷冷地凝固了。

“为什么你这女人……”

“你感受到使徒的气息了吧。”

“使徒?”

“对。在这宇宙中还有着其他和你一样的存在,他们也拥有特殊而强大的气息。”

女人的话音刚落,尖锐的笑声响起。

面具之下的女人眼神冷硬地看着希洛克。

“我不在乎那些。如果没有它的话,我就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阴沟般的行星上。”

这里的空气不仅寒冷还带着死亡的气味,希洛克实在是不想再忍受了,她转过身,凝视着来时的方向——那里还有热气残留着。

想起那个时候。

那股力量,那股能量动摇着自己的感觉。看来这一次,又只能空虚地错过了。

转眼间,希洛克变成了一阵风散去。

划破浑浊的空气,希洛克在魔界各处盘旋。她的速度极快,快到很难辨认出形体。从俯卧倒地的尸体背上,到丑陋的觅食者鼻梁上,还有刚才那个女人所说的“使徒”们的后脑勺边,她一一掠过,可是她寻找的东西却依旧没有出现。

但是越是这样,风就越猛烈。一定要抓到。再近一点。对,就是这里!

风在地轨中心的正中央停住了。面对蕴藏着微弱能量的大地,希洛克跺脚怒斥。

又消失了。竟敢在我眼皮底下藏起来。可恶!可恶!

气喘吁吁的希洛克好像感觉了到什么一样,倏地转过身去。

赫尔德从那边走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离开了。”

“闭嘴。”

“如果你走了的话,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只剩现在。魔界马上就要开始移动了。”

“你怎么知道?”

赫尔德没有回答。希洛克阴沉着扯了扯嘴角。

“原来是你啊。”

不是刹那间出现,而是刻意找上门。不是突然消失,而是故意隐藏。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呵!巧妙的诡计。真想马上用手撕掉面前这张厚脸皮,不过就算这样也无法解气。

可是甘心这么离开吗?

希洛克环顾四周。温度正在逐渐下降。珠雅罗帕的热能令希洛克的身体变得无法忍受寒冷。

是的,自己不甘心。就算吃了无法满足,但也想吃下去。

黑暗中,如水晶般闪闪发光的希洛克将自己的身体像水一样溶解,然后渗入大地。赫尔德默不作声地看着她究竟要做什么。只见大地开始震动。残留在地轨中心的能量在几次明灭之后,燃起了巨大的火花,砰地迸发出来。

不,或许说正在被吸进看不见的地方更合适。

魔界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激烈的震荡。连德拉里昂都被云所遮蔽,被夺去光芒的生命体本能地屏住了呼吸。直至连渣滓都吞噬得一干二净时,藏身在魔界地底某个角落的“它”的存在终于清晰可见了。

“找到了。”

希洛克的笑声像是嘲弄一样响起。赫尔德握着法杖严肃吟诵。

“我说过,只有现在。”

时空渐渐扭曲。周围刮起了闷热的风。环绕着魔界的能量洪流以赫尔德和希洛克这两个存在为中心扭曲着。

错过此刻,就再也无法离开了。现在震动的大气都说明那个女人说的话是事实。虽然干瘪贫瘠的土地实在让人看着不爽,不过希洛克在其中分明看到了价值,也许那个女的也一样。因此,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巍然不动的女人嘴唇边挂着笑容。

希洛克–盛开图片1.png


“那么,就在这里扎根吧。”

正如希洛克所说,她在魔界扎了根。与珠雅罗帕相比,这颗行星碎片具有的力量远远不够。电能被某个矮小的老头创造出来后,她抱着咀嚼沙子的心情咽下了它。吞噬的同时,她一直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一定要得到那股力量、那股能量。

所以即使是在恶劣的环境下,她也继续延伸着根须,在漫长的时间里四处寻找着目标,但没过多久,地轨中心又出现了一个正如它庞大的身躯一般吞噬大规模能量的使徒。消耗性的战斗又增加了一个难关。现在的自己跟在阴沟里为了残渣而争斗的家伙们有什么两样呢?

尽管如此,希洛克还是忍了下来。她冷静地观察了情况,谨慎地选择着行动时机。

从飘荡在宇宙中那颗几近于“无”的种子开始,她早就习惯了坚持。坚持、坚持,再坚持,最终一定能得到想要的东西。这就是希洛克。

也许就是因为她是那样的希洛克。

所以那天,那个夜晚似乎和往常不同,一片寂静中,却仿佛能听到随着希洛克的呼吸而破碎的大地的声音。

赫尔德找到了希洛克。

“你是来看我被困在这里的样子?”

赫尔德知道,这没有形态的声音主人是谁。希洛克也明显察觉到了紧绷的元素气息。

“看来你这次也打算回避我的问题。”

“时间到了。”

大地裂开的缝隙里蹦出了血管般的根须。短短一刹那,赫尔德的法杖里微弱的力量蓄积起来,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希洛克撕裂般地大笑起来。

“哈哈!你该不是想粉碎魔界吧。”

“你该做好离开的准备了。”

只留下这句话,赫尔德便消失无踪。

她不是那种平淡离场的人。太奇怪了。希洛克这才开始在地上探索起来。犹如鞭子抽打身体般的刺痛感觉突然袭来,是转移。

“赫尔德!”

希洛克很快将根须收了回来。但是,已经开始的转移现象并没有停止。收敛后的希洛克奋力将自己的气息向浩瀚的宇宙涌去,可是巨大的转移池沼却顽强地将她抓住。如剥去叶子的表皮般,一层又一层地陷入池沼。在被它吸入的过程中,希洛克的茎也像锥子一样伸展开来。赫尔德,赫尔德,赫尔德!

赫尔德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影。她静静地看着比蜘蛛网更细的希洛克的叶脉在眼前摆动。坚韧的执着和生命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第一颗扣子必须缝好。在赫尔德转开目光,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加快速度的时候,快要死掉的茎干挣扎着贴到了她的身上。

大意了。希洛克到底是不可小觑的存在。

“你……竟敢……”

茎干像闪电一样攀在她的身上。希洛克的愤怒瞬间穿透耳膜在她的脑中回荡。赫尔德集中精神,倾注全部的力量阻止着里面的东西。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在神识缝隙中隐藏着的东西,一定不能被她发现。

但在转移之前,最后的那一瞬间。希洛克还是看到了“计划”的一部分。创造即是毁灭,只有我们中的一部分牺牲才能换来新生......

“一定要打破。”

希洛克脑海中铭刻的话终于挤破了嘴唇。

喉咙里残留的凉丝丝的感觉令赫尔德有一股莫名的寒意。

不过一切都已然按计划在运转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