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洛克–开花

你是漂泊在宇宙中的一颗小小的种子。

行星与行星之间存在着无限的黑暗,而凝视这黑暗,可能就是你每天唯一能做的事。偶尔,你会看到有什么东西忽然划过,或者哪里有不明爆炸发生,你无法知晓那是行星的诞生或是消亡,也可能是你根本不了解的某人所为,不过这些你都不会介意。

你既没有理由离开这里去某个地方,也没有理由因某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多做停留,你只是想要痛饮什么,这种渴望让你一直饱受煎熬。

不,不能说是煎熬,那是一种想念,一直地想念。

这之后,想念终于迎来了相遇。

那颗被滚烫沸腾的能量包裹着的行星,那股蕴藏在星体中汹涌的力量,它散发出的热气远远地就能烘热你的全身。

“立即拥抱那片大地,在那里生根吧”,喧嚣的本能怂恿着你。

不,或许在内心喧嚣之前,你已经朝着它奔了过去,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难以抗拒。不过,也就到此为止。

你在到达那颗行星之前,就已消亡。

被卷进了包裹着行星的能量漩涡中,那股你无数次渴望的甜美滋味,就这样无情地将你撕得粉碎。


出现之前,一切如常。

而后,她出现了。


她是一颗种子。是那些未发芽就死掉之物无法比拟的胚。

漫长的饥饿时光中,她从不急躁,也不贸然贪图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被淹没在宇宙的空白中,紧紧地蜷缩起来,抹去了存在,几近于无。

就这么一直等待。直到与她相配的那一颗行星——那唯一的一颗行星出现,“她”的祝福即将降临至那片光荣的大地。


当珠雅罗帕终于进入视野时,她丝毫没有犹豫。当宇宙感知到她的痕迹时,她已经到了珠雅罗帕。她肆意解开了行星上的束缚,仰躺在那片从未给予过任何人的大地上。

从未拥抱过生命的行星惊恐似地爆发出力量,但很快这股力量便在她的脚下化成了涌动的甜美能量。

如同尖锐的刺划破身体时带来的那种火辣辣却又舒畅的感觉。

她翻来覆去,还是选择扎下了根。

为了汲取行星内部之物,她犹如血管一样的根部触及珠雅罗帕的每个角落。

还不够,需要更远,需要更深……

她伸展着自己的根汲取着。

每当她吞下大地的力量时,行星就会发出哀嚎,越是触及那热气的深处,她的变异就越厉害。

吸收的能量以她为中心,产生着涟漪效应。那缓慢漾起的波涛中,结出了花蕾,鼓胀、饱满,仿佛下一刻就要绽放。

好不容易解了渴。终于,她的根从大地的另一端钻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痛苦席卷全身。

整个大地都被冻结了。

被一颗种子夺去了全部力量的大地,它爆发出的寒气试图复仇一般地撕碎了她的皮肤。根部因为无法承受的寒气发生了扭曲,直至枯萎,但,她满足了。

珠雅罗帕已经完全属于她了。

大地的温度变化之后,开始有“风”吹动。

它轻轻拂过花蕾,“啪”的一声,唇瓣张开了,表皮在一层接着一层缓缓地脱落。叶片一层又一层地铺展开来。

那宛如巨人手指一样的花蕊,那弥漫在四周、到处飞散的花粉。那诱如鲜红的香气。

完好的果实。就这样,开花了!

这就是希洛克的开始。

这就是希洛克的开始


初具形态的腿踏入了能量的海洋。热浪拂过她的皮肤。

她在其中游泳时,迸出的能量熔化了另一边的冰。

冰创造出了河,河又激发出她的神识。

大地因为那些层层叠叠的堆积物变得肥沃,珠雅罗帕终于迎来了新生命的气息。

自远方而来探寻行星的种子,以及它分离出的神识,混杂在了一起,有了各自的形态,它们开始了生长。只是这些全都在希洛克的阴影之下。

她创造出了黑暗。

于是有了——


“好冷。”


“好饿……”

声音随着风飘荡。哭泣也好,悲鸣也好,打破沉寂的声音都是悦耳的。行星似乎也对这萦绕在表面的生命气息颇为满足。

希洛克闭着眼睛,只当它们在嬉闹。虽然那些饱受饥饿死去的东西有时会因嫉妒而生出红色的花,但即使壮起胆子想去碰触她,也终是无法承受住那股能量。就这样,花的周围堆满了尸体,里面流出的污水又流进了水沟。

水沟,或者应该说是阴沟。

上游的残渣与为争夺残渣而死的家伙们混杂在一起腐烂,它们所在的这条河就是“阴沟”。


“在阴沟里吃残渣的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米斯特尔从里面捞到了有用的东西,虽然纯粹是因为运气好,但也让她陷入了巨大的错觉之中,如同一切愚蠢的东西一样。

他们自以为是,沾沾自喜。


“我和那些挣扎着要活下去的蠢货可不一样。珠雅罗帕选择了我,所以给了我这种力量。我是这颗行星真正的主人。只要没有希洛克的话。是啊,只要没有希洛克……”

那时,米斯特尔还不知道。她所踩着的地底下,希洛克的根部跳动了一下。就像一条正待捕食的蛇,缓慢蠕动着自己分叉的舌尖。

死亡催促着她的脚步向上游走去。连带着那些被她夺取了精神的家伙们也一起。但是,当他们终于来到了永远如火一样燃烧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明是在这里的……”

潮湿的地面还留有温热。抛开那些胆怯的家伙,米斯特尔果断地向前走去。花梗消失了,被挖空的地面看上去犹如黑色的深渊。米斯特尔伸出头朝里看去。

黑紫色的黏糊糊的液体汇成的水洼中,有个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的……


“希洛克?”

瞬间,伴随一阵热风,一个黑色球体升了上来。犹如黑色晚礼服的下摆,华丽地绽放,那是真正的“女王”。盘起的头发如王冠一样闪耀,黑红色的嘴角如皎月一样尖利。

看着在威容之下凝固的可怜存在,希洛克优雅地伸出了手。


“讨厌的东西。”

米斯特尔的脚下出现了一片黑色沼泽。这时,她清醒了过来,不停地尝试着无意义地抵抗,但从地底伸出的紫色尖刺穿透并缚住了她挣扎的四肢。


“呃……”


“给我看清楚了,谁才是行星的真正主人。”

希洛克冷冷一笑,再次掀起风暴。

全身传来了刺骨的痛,米斯特尔不禁发出尖利的悲鸣。为了让所有寄生在珠雅罗帕的生命都能听到她的声音,让它们不再抱有无谓的渴望,希洛克颇有耐心地等着。

失去用处的米斯特尔被扔进了有“监狱”之称的寒冰地带。

这之后,享受着久违的寂静,女王静静地展开了身体。

绽放的血红色花朵蔓延开来,犹如锦被一样覆盖着行星。

现在,珠雅罗帕完全属于她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