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png
契魔者
基本信息
防具 重甲
武器 巨剑
转职与觉醒
一次觉醒 剑魔
二次觉醒 弑神者

契魔者

“自从与魔人签订了契约……我就开始渴求……更强敌人的鲜血……”

转职职业:契魔者

契魔者是指与魔人签订契约的剑士,她们最为明显的特征是使用“蛇腹剑”进行战斗。

这把蛇腹剑名叫“普诺”,它的剑身随时可以拉长10倍以上,并像鞭子一样舞动。

“普诺”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它本身是由多个魔人组合而成:魔王“塔莫斯”是为剑柄,魔人“普诺”是为剑身,魔人“克库斯”是为剑刃。

其中,塔莫斯是一位失去了躯体以能量组成的魔王。

它生前曾是一位无比强大的剑士,所以对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高。

只有使用者得到塔莫斯的认可,并与之签订契约才能够获得驱使蛇腹剑的力量。

而剑的主体——普诺是居住在博隆克斯南部的强大魔人(同时也是最先被发现的魔人),具有蛇形的身躯,能够自由的伸缩舞动,同时它还能够驱使下级魔人克库斯依附在自己身上,从而让自己的本体更加强大。

只有三个魔人默契的配合才能够组成这把威力无穷的“魔剑”,身为主体的“普诺”也成了这把蛇腹剑的名字。

塔莫斯、普诺以及克库斯三个魔人都极为好战,因此契魔者如果想要完全掌控蛇腹剑,必须要拥有无比坚定的意志,否则稍有不慎,便会遭到蛇腹剑的反噬。

基础角色特性◆ 与魔人签订契约,并借用魔人之力附加于武器;可将手中剑化为长鞭似的蛇腹剑,进行大范围的长距离攻击 [1]

一次觉醒—剑魔

你就是剑客塔莫斯?”

炙热的沙漠中,一个如锋矢般锐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连大地都跟着震颤了起来。

我停止前行,迅速转身望去,有如实质般的杀气几乎在一瞬之间将我笼罩,下意识地我将手伸向了魔剑普诺。

“哈哈,好犀利的眼神啊!果然是一个值得拔剑的对手。”对方大笑着,眼神里透露出强烈的杀意,仿佛能穿透我的灵魂一般。

看着他勋章一样布满全身的剑伤,还有那鬼神般恐怖的笑容,我知道他就是那个强者中的强者,喜欢常年以血染刃的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亚斯。

而现在,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能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横气息正将我压得喘不过气。

似乎就连手中的普诺也在不断地颤抖……不,不对,是我的手在颤抖。一直以来沉稳的手臂竟然会在战斗前就开始颤抖?是恐惧,还是兴奋,亦或是两者都有?

不,我一定要镇定下来!和最强剑士的对决不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吗?

“呵呵,真是荣幸。没想到卡西利亚斯阁下居然会来造访我这种小人物。不过,第四使徒这种名号可吓不住我,就在刚才,我还在想着找谁来试验下我的新招呢。既然你来了……那就太合适不过了!”我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将普诺拔了出来。

如果能够和卡西利亚斯这种战斗狂人交手,即使是死了也值得!

“哦?那就是你的剑吗?没想到还是一把活着的魔剑。呵,有点意思……看来这场对决应该不会寂寞了吧……”说着,卡西利亚斯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剑,微笑的面容瞬间冷酷如冰,周遭的空气也仿佛冻结了一般……

不愧是最强剑士,只是一个拔剑动作就已有如此威势。

不过,在沙漠中磨练多年的我可不只是在虚度光阴!

就让这一战来检验我的修炼成果吧!

普诺,让我们一起迎接这最强的挑战吧!

——剑客塔莫斯最后的记忆 [2]

二次觉醒—弑神者

魔人之刃唯饮神血。弑神之路,将从现在开始!

弑神者.png

背景介绍

魂魄与肉体紧密相连。无论生前多么强大,肉体终将消逝,灵魂亦会变质。塔莫斯败于卡西利亚斯后,流浪了许久。而后其灵魂被普诺吞噬, 变成了魔人一般肮脏的存在。生前摆脱了过去的胜负,与卡西利亚斯一战成为了他无上的荣耀。然而现在他也不过是个带着被击败的记忆游荡,一心只想复仇的恶鬼罢了。 虽然是受魔人的影响才变成这样,但他反而更加憎恶生前自己的价值。看到现在自己被世界抛弃的样子,也只是说出了“人生无常”四个字。

这家伙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不待我细思,他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如果你像现在一样,在这条血路上坚持走下去,也许你能够解放我的力量……”

“什么意思?”

“刚才我以为你会就这么死了,以为只不过给普诺再加个灵魂罢了……不过和我所想的不太一样啊!事情好像变得有点意思了,那我就让你变得更强吧!”

低沉的声音响起,换成是别人早就吓坏了吧!不过我对着他,连嘴角都懒得抽动一下。

“不,我想问你,为什么至今为止还不展现出你的全部力量?竟敢考验我么?你这卑劣的能量体,为何要对我隐瞒实力?”

剑中的魔人仿佛在声援他,鼓噪着发出威胁的声音。即便死了也是讨人厌的家伙,果然越弱的家伙越喜欢虚张声势。

“我不知道那股强大的力量是什么,但你必须尽全力。塔莫斯,我对人很严厉的,你要是敢耍我的话,我有一万种方法折磨你。”

“真是好笑……就凭你这个人类……”

“自古以来说出这些话的固执家伙最终都消失了。闭嘴听我说,我刚刚差点死了,你那些隐藏起来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

魔人的声音更喧闹了……好想一剑砍下让世界清静。还在犹豫要不要砍出这一剑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塔莫斯终于说话了。

“如果使用这力量的人够强,也许可以弑神……”

我松了口气。

“还不够,你力量和气度比砂砾还小啊。不过就是能触碰到神的水平么?至少也得是‘打倒众神’的程度吧?”

塔莫斯又不作声了。这家伙是因为我的嘲讽而发火,还是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呢?总之发火的话估计会弄死我,不过也许很满意我的回答还会放了我呢。 如果这是稀松平常的日常对话,我可以说他在“犹豫”吧。虽然时间短暂,也足以让我感知到对方的举棋不定了。

“本体都一团模糊的家伙。你这样的废物还敢犹豫如何决定我的生死?你以为你是为了冬眠拼命藏橡果的松鼠吗?躲在主人的剑里竟然隐藏自己的力量,真让人不齿。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最好趁现在还不晚,把‘隐藏的力量’释放出来!”

“对于死人的话,我就听到这了。连杀死神的觉悟都没有的话,不如就这样圆润的离开如何?我讨厌话多的人,更不想与变弱的家伙同行。跟不上我的话,赶紧滚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啊……好吧,那我就给你看看我的全力,不过说到能不能杀死神,也许先死的会是你呢……”

远处的尘土席卷而来,仿佛这里被千军万马包围了。我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拿着剑站了起来,发现被砍死的人都化成了诅咒, 与剑融为一体。感觉这诅咒随时都会杀了我,然而并没有……无论我在战斗或是休憩,何时何地,总能感觉到有锋利的剑刃在抵抗这种力 量。反正,如果连这点紧张感都没有的话,人生也太乏味了。

“不错,那就看看我们谁是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吧。我们这就去杀神!虽然不知道神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不过有个聪明的家伙 不是说过要享受过程么?即便失败的话,变成开在修道院的一朵小花也是不错的归宿嘛,塔莫斯。” [3]

弑神者二觉动图.gif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