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之魂.png
决战者
基本信息
防具 轻甲
武器 长枪
转职与觉醒
一次觉醒 无双之魂
二次觉醒 圣武枪魂


决战者

背景故事

与他相遇时,正是秋天夕阳落山的时候。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我很想为他而欢呼,但从他的努力中,我似乎感觉到他在隐藏些什么从师父的口中,我知道他一直在警惕着身边所有的一切。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枪术才会如此让人惊叹。

他是可以掌控魔枪之力的人,比魔法师使用魔法更加自然。

即使距离他这么近,我也无法完全感知到魔枪中原本的邪恶气息。

所以,我并不反感他,也并不妒忌他。只是好奇他做到这一步究竟经历过什么。

那天,天还没亮,他就起身前往别处。 看着他的背影,我想起了前不久听到过的一个传闻。

在流浪中决斗,在决斗中蜕变。所以很多年后,他有个绰号,叫决战者。

想到了这个传闻,我有一些迷惘。 痴迷于决斗的,就是这样的人吗?

曾以为走在武道正路上的我,失望地问着师傅。“难道只有想他这样决斗才能够走上巅峰吗?”

“这是他的选择,不是你的选择,无论是那种,都有要抛弃的东西。”

“那么他抛弃了什么?” “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只是,你为什么会动摇?”

我无言以对,我突然意识到我和他之间的差距是什么了。

从始至终他都未曾使用魔枪之力,思考其中深意的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如果有人和我有一样的误会的话,一定要把这些话告诉他。我们不知道为了压制被诅咒的魔枪而修炼力量的他有着怎样的苦恼和痛苦。

技能介绍

决战者是以快速致命,在短时间内输出多段高伤害的刺击系攻击为基础开发的职业。主武器是[长枪]。

[1]

[2]

一次觉醒—无双之魂

背景故事

对于以流浪为生的决战者而言,生存本身就是在抗争。

他对生活一无所知,从未考虑过战斗以外的事情。

但这又真的是需要他来考虑的吗?

不堪回首的过往,茕茕孑立的一生,这就是他此生的命运。

但悲惨的人生没有让他迷失心智,更不会因此而沉沦,他会像风一样,奔跑在凝结着冰霜的草原,迎接刺骨的严寒。

黑夜给了他洞察一切的灵魂,战斗让他知道什么才是伟大。

宁可让身躯化作砂砾飞舞,也绝不让高贵的灵魂染上尘埃。

因为他无双的血脉已经觉醒。 [3]


对话

最近怎么样?好久不见,见到你真是倍感亲切,听说你最近为了磨炼枪术在四处奔波,我真为你的勤奋感到高兴。

但从你的表情来看,你好像不满意现状,难道是遇到什么问题了么?啊……是不是因为没有熟练的掌握各国的枪术而苦恼?
以你的实力也不可能是因为基础不好……难道是因为贪多嚼不烂?
枪术如同人穿着的衣服,一定要选择适合自己的进行修炼,不能一味地为了变强,就盲目地训练。
我非常愿意帮助你,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就来找我吧。

—— 莱诺


先让我们回想一下最初举起枪时的初心。

我们为了不丢掉性命、不受到伤害、为了生存下去而选择举起枪进行战斗。这就是我们的初心。
虽然有负罪感,但人都是自私的,为了活下去,我们选择将这种想法抛之脑后,这就是我们的本能————生存的本能。
但是现在呢?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是遵循着这样的本能么?
我认为像我们这样的战士需要时刻对敌人怀有你死我活的决心,虽然方法古老,但是对于找回初心来说,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 莱诺


帝国一直以来只当我们是工具,所以交给我们的枪法也完全杂乱无章。我们也并非高贵的贵族,他们没有理由对我们进行系统化的训练,如果我们碰上那些收过枪法训练的精英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这就是我们的命。也是我们异于贵族的自尊。就算基础薄弱,我们也要用技艺、才能弥补这一缺陷。
虽然我们不像贵族骑士一样干练,但是我们魔枪士的枪法却包含每个人独有的特性。
我从你的枪法中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自由,可能你的天性就是讨厌被束缚。
所以我想要传授于你无双之魂的枪法,它是一套口传下来的枪法,我认为这套枪法也非常适合你。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收到打击,但我认为你还需要些磨炼。
你距离成为无双之魂,还欠缺山和草原一样的强大精气。

—— 莱诺


就让这精气与你合为一体吧。

我现在没有可教你的东西了,对无双之魂的枪法感觉如何?记得不要偷懒,要让身体记住这套枪法。 还有一句多余的话……我希望你能继续坚持你的这份自由之心,无论是向帝国复仇、还是放弃复仇选择完成没想,都能够保留你的这份天性。 自由听起来悦耳,说起来也很简单。但这对于那些死去的魔枪士来说,确实永远无法达成的愿望,希望你能够连同他们的那一份,自由的活下去。

—— 莱诺


好久不见,过得还好么?看样子你已经成为无双之魂了。

很多人都说当世已经没有无双之魂,但当人们看到你时,一定会以为昔日的他们回来了。原你今后像风一样自由。

—— 莱诺


二次觉醒—圣武枪魂

圣武枪魂.png

与他第一次相遇,是在虚祖边境的小村庄。

那时候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有人在高价求几本破书。旧书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居然也有人高价收购。正缺钱的我听到这消息后我决定去找这个人,大概花了三四天才找到他。在我眼里,那些旧书一文不值,就算真的很贵重,我也不识货,没法找到出更高价的买家。如果它能帮我赚到点钱,那就是它的全部价值了。

做足了准备之后,我在一栋防范严密大楼中的文献保管所,偷出了几本样子还不错的书。当时的我实在太需要钱了。出于谨慎我了问他的名字,他只说了一个词:圣武枪魂。

这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号么?我觉得有点可笑,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但看他的装扮似乎也是历经风雨的人,背上背着一个用布紧紧包裹着的长长的东西(或许是枪类兵器?)。如此与众不同的特征不止一两处,但毁灭纪之后经常能看到奇怪的人和物,我也就没有感到惊讶。而且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书的价值,其他的都可以无视“这样吧,这5本红色的书给你这么多钱,不过这本蓝色的书,我建议你还是物归原主。”

他清点以后,收下了几本红色的书,把那本看起来最破旧的蓝色书推回我的眼前。开什么玩笑,那时候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那本蓝色的书和其他书分别放在不同的格子保存,我那时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在老看守打瞌睡的时候从他身上偷到了钥匙。

“先生,我来这一趟花了差不多半个月,难道我拿的东西不值钱吗?您再好好看看吧。” 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但把书放回原位是不可能的,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怀疑起自己能拿到多少钱了。“这东西的价值超过刚才那些的十倍。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得到的,但我要提醒你,要好好考虑拿走它的后果。”

这么一说,这本书很值钱了?我心中狂喜,从他那拿到钱后,在计划好的逃跑路线上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好像……再也……逃不掉了。爸爸……”

我和女儿被帝国和帝国雇佣的突击队追赶,插翅难逃。在树林中东躲西藏的日子差不多过了一周。准备的干粮和物品早就用完了,我回想起那男人最后的警告,悔恨不已,却为时已晚。我又听到了帝国军的马蹄声。

根据我的推测,帝国的骑士们在树林中应该会行动不便,但问题是他们雇佣的两个戴面具的人。我做警备的时候曾见过他们,每当他们外出回来的时候,仓库里的东西和被带回来的人都会增加。他们作为某些方面的专家和高手承接了各种任务,帝国的管理者只称呼他们为猎犬。

最终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的踪迹被发现了。我想听听马蹄声,判断如何突围,于是我爬上了树查看周围情况,视线却正好对上了戴着面具的那两个家伙。“古书呢?”可能是由于面具的原因,声音像是从森林的四面八方传来的。

“为了女儿,我需要钱。能怎么办呢……我只有这条命……”他们转头往后面说了些什么,然后互相对视了一会儿,便各自掏出了匕首。此时就算是为了女儿,也应该尽快拼死逃跑,然而我的双腿却动弹不得。面具男挥舞着的匕首划破眼前的空气。

我可以清晰地看见女儿被吓坏的表情,以及他们挥舞的匕首,然而我还是连一小步都无法挪动。不忍心看到马上就要发生的惨状,我闭上了眼睛。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 我好像看到了一周前见过的那个男人,他手中握着的长枪似乎将飞来的匕首打飞了……

撇开幻觉,我开始做人生最后的忏悔,要是我没为了钱做那些事,也许还能保证女儿的安全。预感到即将来临的刺骨之痛,我想最后再对女儿说几句话,然而过了几秒钟,我发现匕首并没有刺中我。“所以我警告过你……”说话的人不是女儿,那个男人正站在我面前。我抬起头,瑟瑟发抖地看着指着我的枪尖。

我再看了眼毫发无损的女儿,在女儿的面前站着的男人似乎被雾气包围,渐渐消散。面具二人组似乎停下了脚步,同时扔出了几十枚暗器。完全不通武艺的我,若是强行防守这种无差别的攻击,只怕一瞬间就会被秒杀。飞舞的暗器充斥着我的视野,我面前的男人再次举起了长枪。

男子快速旋转长枪,炮制出令人难以抵挡的疾风,弹开了来袭的暗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造出疾风后立即用另外一种方式旋转长枪,击飞了射向女儿的暗器。暗器飞舞的瞬间,扑向女儿的面具男已经被长枪刺中。我最后看见扑向我的敌人试图转身逃跑,而下一秒,他已经倒在血泊中,并且身上留下了十几道血痕。

我感觉到这一连串的过程,一气呵成的攻击和防御,都是在一刹那间同时发生的。“帝国不会公然捕杀平民,但以后也许你们还会遇到这样的暗杀者。”我毫无精神地点了点头,和女儿一起逃向了他所指的地方。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人是帝国角斗场出身的斗士,曾经隶属于研究转移现象的组织。他是因为自己出于某些目的的行动,才与一些团体为敌。我能够侥幸活下来也许是因为刚好碰到了与那个男人为敌的家伙。

但是我看了卖给他的资料的内容,发现与他为敌的人竟然数不胜数。我很难想象前方有多少强大的敌人在等着他。卖书得到的钱总有一天要连本带利地还给他。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我没有脸面再去见那个身份不明却以“圣武枪魂”之名称呼自己的男子。

[4]

圣武枪魂二觉动图.gif

参考与注释

4.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枪出如龙233

10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