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女魔法师的一天

一……二……三!

派伊在心里默数着三个数,发动了魔法。这次使用的不是平时惯用的冰系魔法,而是运用了包含森林里各种元素的新魔法。绿色微光闪烁片刻之后,光芒突然在红色、蓝色和绿色之间变幻。

“啊……”

本已凝聚的魔力开始四散,情急之下,派伊咬紧了牙关,将魔力注入握着法杖的手中,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

砰!

可惜,还是无济于事,魔法失败了。随着微弱的爆炸声,魔力彻底消散了。派伊呆呆地望着眼前飞散的光束,叹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这已经是第几次失败了啊?

将各种属性的魔法混合在一起创造出新魔法并非易事,对一个从儿时起就只专注练习一种魔法的派伊来说,更是难上加难。派伊撩起额前汗湿的头发,靠在树上。一阵风吹来,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静静地安抚着派伊。

尼巫和独立者们离开中央公园已经有一个月了。

尼巫平时也会独自在魔界旅行,找出异变的同时帮助他人。而且这次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一起去的,应该放心才对,但不知为何,派伊内心总感觉不安。

“这种不安……是在担心吧?”

“没错,是担心。”

“我是在担心尼巫姐姐吗?”

“也没错,但这不是全部……”

派伊脑中思绪万千,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法杖。

这个法杖是凯蒂在威利失踪后新做的。虽然威利话多、性格也不太好,但派伊已经习惯了,原以为它会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结果也不知什么原因,威利突然离开了。从那之后,派伊便对魔法失去了信心。

为了安抚泄气的派伊,凯蒂用老精灵树的树枝做成了派伊现在的法杖。派伊对凯蒂充满了感激,但对于威利的离开,还是无法释怀。

“我一直都太弱了……”

派伊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她觉得自己与一直坚持修炼的尼巫相比,简直太弱了。她不知道,像她这样无法相信任何人的人,真的可以帮助别人吗?真的值得依靠吗?

     “相信自己……你能做到的。”

尼巫一直这样对她说,说你无所不能,说只要相信,你就能做到。

而现在,她也只能相信这句话了,希望能不辜负尼巫的信任。

    就在派伊重新打起精神的时候,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传来——,

“派伊姐姐!你在哪里?再不快点来的话,我会把馅饼吃光哦~!!”

派伊的脸瞬间又由晴转阴。

中央公园是由著名的召唤师凯蒂创造的奇迹森林。从魔界被黑暗笼罩之后,凯蒂一点点培育着森林,跟追随自己的魔法师们共同创建了村庄,过着安静的生活。

派伊和比比一样,是像凯蒂家人一般的存在,她们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各自领域优秀的魔法师了。只不过,现在她们两人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无法和神秘强大的魔法师联系起来——派伊气鼓鼓地噘着小嘴走在前面,而比比则是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紧紧跟在她的后面。

 “为什么又吵架啊?”坐在桌旁的最佳位置,悠哉饮茶的红色魔女故作冷漠地问道,“吃多吃少,用猜拳决定不就好了?还是说……派伊输了?”

“才不是。我没生气,别操心了。”派伊悻悻地说道。

看到犯了错的比比拼命挥着双手央求着放她一马,虽然不清楚具体细节,但一向喜欢恶作剧的红色魔女一脸坏笑地煽风点火:“是吗?”

文静的少年休亚预感到大事不妙,赶紧拿起了杯子和碟子,生怕殃及池鱼。

 “哇!味道好香啊!”

眼看掀桌事件即将发生,一个被刚烤好的点心香味吸引的少年,连招呼都忘了打就径直闯了进来,他兴奋的喊声,恰好岔开了危险的话题。

凯蒂从烤箱里拿出最后一块饼干,向少年打了个招呼。

“亚瑟,好久不见!伊希斯·普雷大人好吗?”

第二章 远处吹来的风

“……就这样,普雷大人又救了一名可怜的魔界人!”

耸着肩膀的亚瑟脸上充满了自豪。若是说这些话时,他的嘴里没有在喷饼干屑的话,就更像使徒的忠实追随者了。

“话说,普雷大人是从哪里来的呢?”比比直视着亚瑟问道。

亚瑟挠了挠因比比的视线而微红的脸颊,答道:“那个……我也问过很多次,但普雷大人总说我不需要知道。我明白,那里不是我能去的地方,普雷大人不想让我放在心上。但每次看到普雷大人思念故乡时的眼神,我也很伤心。”

“看来一直跟在身边,知道的也并不多啊。”

红色魔女不合时宜地补了一刀,亚瑟马上怒目瞪着红色魔女。不过,他明白好男不与女斗,斗了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是,亚瑟决定保持沉默,并不是因为过去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凯蒂猜到了少年的心思,温柔地笑了笑。

“是呢,魔界的和平都仰仗普雷大人了,只要他展开羽翼在魔界转悠一圈,佧修派就会收敛很多。不过,亚瑟,你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啊对了,差点忘了。听说佧修派的动向后,尼巫小姐让我来一趟,她这会儿出去了吗?”

“尼巫到哈林周围查看情况去了,说不定会顺便去一趟艾尔丁纪念馆呢。”

亚瑟皱了皱眉。

提到艾尔丁纪念馆,亚瑟就想到那些魔道学者们,每天在那做着危险的试验,导致事故层出不穷。这倒也就罢了,魔界从来不缺怪人怪事,但最让亚瑟不满的是,那帮怪人明明获得了赫尔德的支持,却总是置身事外从不与佧修派对抗,声称自己只做研究绝不参与到任何势力之中,一副“我是中立的别来烦我”的模样。

事实上,艾尔丁纪念馆已经被当做佧修派的领地了。因为佧修派的大本营哈林就坐落在旁边,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佧修派还和这些魔道学者建立了研究合作的关系。

好在佧修派的领袖黑眼之夏勒·弗兹似乎并不想与赫尔德为敌,他声明尊重魔道学者们的中立宣言。因为在艾尔丁纪念馆里除了那些怪才以外,剩下的只有一些古籍了,为了一些破书和第二使徒翻脸,显然在精明的夏勒·弗兹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划算的买卖。

但是,这让亚瑟更加气愤了。

如果艾尔丁纪念馆的魔道学者们是正常的,就不应该满足于现状。为什么不与佧修派对抗呢?更何况他们已经获得了赫尔德大人的支援。如果他们与中央公园的魔法师们联手对佧修派施压的话,佧修派也不会在哈林这么猖狂。虽然知道魔道学者们的思维体系与常人不同,但是作为魔界人,就应该自觉地学习普雷大人的正义感,而不是避人耳目搞些莫名其妙的试验。

“我听说佧修派将哈林以外的人称为‘外乡人’,对吗?艾尔丁纪念馆的人也这样吗?”

“那帮人排外得很,应该一样吧?佧修派经常出入那里,他们或许是受了影响。”

“魔界人内部还有分歧,这不好吧。真希望和平快点到来,只留下善良的人在一起和睦相处,魔界也会变得和谐啊。”比比好像想起某人了,神色忧郁地说道。

亚瑟直勾勾地瞄着比比。派伊见到后狠狠掐了一下他的手背:“清醒一点。”

亚瑟涨红了脸,正准备狡辩一番时,突然刮起了一阵风。

这不是从疾风地带吹来的普通的风,而是在强大的魔力震荡下产生的大地颤动。只有精通魔法的人,才能感知这种震动的严重性。凯蒂是第一个察觉到的,原本还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她,眼神发生了变化。随后,红色魔女咬着嘴唇,比比不自觉握紧了拳头,休亚忍不住朝着哈林方向张望,派伊则缩起了肩膀。

“普雷大人生气了。”

亚瑟失魂落魄地嘟囔着,然后被自己下意识说出的话吓了一跳。“普雷大人发怒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他飞速起身,身后的椅子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我要回去了!”

“亚瑟!等一下!”

亚瑟这时候已经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了,像疾风一般冲了出去,谁也无法阻拦。这一刻,除了心目中的神,不,除了作为神本身的普雷的安危以外,他什么都不关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色魔女阴着漂亮的脸蛋嘟囔着,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回森林了,凯蒂也带着比比一起前往森林。休亚倒是恭恭敬敬地打完招呼后,才朝着可以看清哈林的荒芜之地山丘走去。

就这样,难得的聚会突然地结束了。派伊独自留在一张大桌子前,紧紧地抱了一下手中的玩偶。

第三章 苦恼的派伊

第二天,凯蒂对比比和派伊说,没多大事,不要太担心。

比比松了口气,微笑着说:“果然不会有事。即使真有事,普雷大人也会出面处理的。”

派伊对这话却有些怀疑,无法就这样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毕竟之前亚瑟的反应也太不寻常了。她提出过质疑,但凯蒂回答说,也许是亚瑟的错觉,就算真发生过什么事,目前也没掀起什么风浪,看来已经结束了。

凯蒂抚摸着派伊的头,让她放心。派伊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但她忍不住在心中想:假如我是尼巫姐姐的话……假如我很强大,可以让人信赖与依靠,那么也许凯蒂就会开诚布公地说出自己的担心,并愿意跟我一起讨论了。但现实是,尼巫不在,比比还小,而我又……

“我去散个步回来。”

派伊对凯蒂说了声,也不待凯蒂答复,就直接进了森林。瘦小的身体立刻被郁郁葱葱的大树隐藏了起来。进去没多久后,回头再看时,已经看不到村庄了。

中央公园的森林面积很大,比冒险家初次到这里时还要更宽广。

在冒险家前往使徒卢克所在的寂静城之后,凯蒂极力掩饰悲伤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像是拼命想忘记过去一般,她对树木和花草管理得更细致了。派伊也努力地想帮忙,可不但没帮上什么忙,反而听到的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快进去休息吧”之类的话。凯蒂也许是出于善意,但这些话多少刺伤了派伊的自尊心。

当被认定天性柔弱不适合做魔法师时,当离开家人和尼巫一起生活时,人人都为派伊感到担忧。派伊虽然很感激,但她更想表达“我也可以的”……希望能自信一些,也希望能得到别人的信赖。为什么大家都只想着包容和保护她呢?

“我也……是魔法师呀。”派伊跨坐在岩石上,有些落寞。

魔法师是行走在死亡边缘的人。无论多么伟大的魔法师,一次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全身魔力暴走,在痛苦中丧命。即便没有死,也会走火入魔。这是一条有能力者也不敢轻易选择的可怕之路。但一直以来,派伊都感恩自己所具备的魔法才能。下定决心不再逃避后,她从未说过后悔的话。但这还远远不够,对吧?

“我能做什么呢……”

怎么做才能快点追上姐姐们呢?如今的我,既无法像尼巫一样跟佧修派正面对抗,也无法成为像凯蒂一样有威望的人。虽然想帮助别人,但事到如今又不好意思去找一个陌生的村庄重新开始。不想一声不吭走了,让别人担心……

派伊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向位于中央公园边缘的森林走去。

那里也是中央公园来访者们经常路过的地方。有时生命垂危的人会在那里晕倒,派伊会定期去那里查看一下。只不过那里人迹罕至,派伊即使去过几次也多少有点紧张。所以当突然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沙沙声后,派伊不禁握紧了法杖。

视线被树叶和草遮挡,看不清对方。派伊尝试着感知对方的魔力,但因不久前凯蒂在森林里施了魔法,感知起来很困难。当派伊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小鬼。”

“啊啊啊!”派伊被吓了一跳,下意识使出了全身力量挥动手中的法杖。

好球!她击中了!她做到了!

然而,从树丛里冒出来的人竟不是派伊以为的可疑人物,而是休亚。这个平时不太爱开玩笑的少年,难得一次的恶作剧便让自己吃到了苦果,派伊的那一击来势凶猛,他避开了头部,却被击中了背部。

看着痛苦不堪的休亚,派伊有些无语,勉强打起精神道:“所以啊,为什么要吓唬我呢?”

    “我……是看你心情不好的样子,才想跟你开个玩笑啊……你这是去哪里?”

派伊瘪着嘴说,“外围森林。”

“为什么去那儿?我刚从荒芜之地回来,那里也没什么事啊。”

派伊听完休亚的话,神情瞬间变得更加黯淡,不能说自己内心有些失望,也无法轻易地说出那里安然无事真是万幸。

看着派伊阴着脸点头的样子,休亚挠了几下鼻梁,脱口而出:“一起去吧。”

“一起?”

“两个人一起散心总比独自一人好吧?如果有人或者动物晕倒需要救治的话,两个人搬动起来总比一个人容易些。”

派伊看着休亚,苦恼了片刻后,终是点了点头。

第四章 来访者

中央公园外围森林。

虽然“外围”这个词所指的范围很广,但“外围森林”所指的就一定是荒芜之地附近的森林了。在广阔的荒芜之地对面,是“堕落之森”和佧修派大本营所在的哈林。堕落之森原本也是在凯蒂的魔法下变大的森林,但与这里不同,那里始终蔓延着非常黑暗、邪恶的气息。派伊认为,由于名字的缘故,那片森林也永远不会改变的。想想堕落的魔法师集团,佧修派就……

“不是那样的。”

“啊?什么?”

“啊,没什么……”

走在前面的休亚只是微微一笑,继续前行。

派伊望着他的背影,想起了与这位曾是佧修派一员的少年初次见面的场景。有谁会相信这般开朗的少年,在不久前一直沉浸在悲伤和愤怒中呢?如果不是在凯蒂和卡西利亚斯的劝说下回心转意了,这位少年到今天还一直生活在痛苦中。真是太可怕了。

“休亚进入中央公园时,卡西利亚斯没说什么吗?”

对于凶巴巴、冷冰冰的卡西利亚斯到底会说些什么,派伊总是很好奇。

“他说人们可以选择自由的生活方式。如果有想去的地方,就听从自己的心意。不管多么纠结烦恼,人们最后还是会选择自己向往的地方。趁早脱离才是明智的选择。”

“真的吗?卡西利亚斯真的那么说吗?”

“当然凯蒂解释的部分占了300%左右。”

“哈哈,你在说什么呀!”

少年和少女咯咯地笑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心情放松了一些。

派伊单手挥起了法杖。

“我说,休亚你的战斗经验丰富吗?”

“由于成长环境的关系,肯定是没少参加战斗啊。派伊小姐也想参加战斗吗?”

“不是……也不是一定要战斗。只是想帮上忙。”

“是吗?”

虽然休亚的口气跟平常并无两样,但在派伊听起来,总显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不禁害羞起来。她忍不住多想了一些,肯定会碍事的,如果说想参战的话,会不会成为累赘呢?

派伊郁闷地用法杖咚咚敲击着地面,使得泥沙四溅。搁在平时,派伊绝对不会这样做,因为怕磕坏法杖。但是现在,只有这样做,才能不让自己像陷入泥潭般抑郁到无法自拔。她小心翼翼地与前面的休亚保持着距离,还挥动了几下法杖以免她的动作殃及休亚。

突然,休亚抓住了派伊的肩膀,然后在嘴唇上竖起手指,轻轻地把她拉到树后。

“有人……刚才路过时还没人呢。好像刚从荒芜之地过来的。”

两个人观察着正靠在岩石上休息的陌生人。

虽然无法察觉出魔法师级别的魔力,但是从腰上佩戴的几把短剑和脸上的伤口来看,不可贸然靠近此人。是冒险家还是旅行者呢?休亚摇了摇头思考着。

仔细观察过外乡人后,休亚向稍远处的树投掷了一块冰片。随着破碎的声音,树木摇晃起来,外乡人快速起身。从他俯身探查周围的样子来看,他过这种生活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哼了一声,不是朝着摇晃的树走过去,而是走到了两个人藏身的附近。

“是森林魔女吗?我不会伤害你的,出来吧。我没心思跟你打斗。”

外乡人的外貌狰狞,声音却很醇厚。

派伊双手紧紧握住法杖,休亚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头。她抬头一看,他正咧着嘴笑。

休亚朝派伊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动,然后一个人于是不明,请医院上像从树后走了出去。

“你好!你是谁?”

“我是商人,现在在逃难中。就你一个人吗?”

“特意逃到中央公园吗?”

“我也想不起来更好的去处,经过荒芜之地时,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那个自称商人的人擦了擦脸部伤口上的血。

从正面看,他的一只耳朵被砍掉了一半。只露出眼睛在一旁观察的派伊看到后,蜷缩了一下。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伤口了,现在并没有在流血。

“你受伤了。打算去哪里?”

“就想到处看看……但是,不是还有一个人吗?虽然这种场合我不该找碴,但是在那边的那位也露个脸,我才能放心吧。”

派伊犹豫不决地现身后,商人咯咯地笑了起来。

“别害怕,不会吃了你的。我找找看,哈哈,可以给你的只有这把短剑了,要不要试试?啊,对了,我叫谢菲尔德。”

谢菲尔德拿起生锈的短剑,大声笑了起来。

派伊厌恶地看着他那又大又黄的犬齿。

第五章 各自的苦恼

谢菲尔德说自己从佧修派统治的哈林而来,为了排解被恋人甩掉的失落感而跑去赌博,当他打起精神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做起了商人。

“在哈林经商吗?”

“嗯,是啊。虽然我没学过魔法,但在做生意方面很有天赋。刚开始忙着看眼色,但是慢慢就掌握了窍门。一点一点攒了些本钱,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当然,赚多少花多少,嗯,还能凑合过。”

 “那为什么逃跑呢?”

谢菲尔德抖掉粘在尾巴毛上的土。

“嗯,被卷入一场情敌之争了。赌场老板非常好色,偏偏他看上的美女发牌员正在跟我交往。得知这个情况后,我想都没想就逃跑了。他一个大佬,杀我一个势单力薄的外乡人,还不是小事一桩啊。但我逃出来的时候很不幸地被猎人发现了。”

"嘿唉……"

“虽然不至于追到荒芜之地,但是我也精疲力尽了。现在要是能吃点东西的话应该能活下去……”

“知道了。如果你能老实点,我会给你弄点食物。”

休亚好像一点都不怕谢菲尔德,一直保持着平和的态度。而另一边,派伊躲在休亚身后,斜着眼睛观察着这位话多的来访者。一旦四目相对,派伊会立马吓得将头扭到一边。虽然派伊极力隐藏,但还是太明显了。谢菲尔德叹了口气,把短剑都扔到了地上。

“这样可以吗?谨慎点是没错,不过我真的是逃出来的。我承认,在卢卡族里,我的长相是凶了点,但是你一直那么偷看的话,到手的好运也都会溜走哦。”

派伊的脸涨红了。“对不起……”

三人一起前行,就这样走了一会儿,来到位于中央公园的中心森林。只听“哎呦”一声,谢菲尔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休亚上前一看,原来是他踩到了专为入侵者设计的魔法陷阱里了。

淡蓝色的魔法之光紧紧缠绕在谢菲尔德纤细有力的腿上,谢菲尔德疼得直叫唤。

休亚搔了搔头,说道:“这是魔女施加的魔法,我们无法解除……一旦失手,说不定这一带隐藏的魔法陷阱都会同发动。”

“什么?哎呦……这个越来越紧了!快点想想办法吧!!”

“我去把魔女找来。派伊小姐,你留在这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没等派伊回答,休亚已经消失在森林里了。

和陌生人待在一起,派伊感到浑身不自在。但是,谢菲尔德躺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又不能置之不理,运气不好的话还有可能招来森林里的残暴精灵或凶猛动物。没办法,派伊只好跪坐到了谢菲尔德的腿旁。

“再忍耐一下。我会试着把陷阱的力量减弱一点点……”

“哎呦,呦呦,你确定是在减弱是吗?哎呦呦!!”

谢菲尔德的惨叫声越来越大了,但陷阱丝毫没有解除的迹象。

派伊咬住嘴唇,集中精力破解咒术。

“如果有休亚的帮忙,就能更快破解。”

“你一直惨叫,我都很难集中精力了……”

“这到底是什么咒术呢?和我之前见过的完全不同……”

派伊看了看谢菲尔德,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经历过这么多磨难的人都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而自己又无法为他减轻痛苦。她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失望,转头朝着休亚消失的方向望去。那个说要把红色魔女带过来的少年,现在还不见踪影,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哪儿了?就在派伊沉浸在思绪中时,谢菲尔德疼得抓住了她的手。

“呼!就算你是个小朋友,这也太过分了。”

“呃……”

“想什么呢?快点扶我起来!”

伴随咆哮声,派伊缩起肩膀,小心翼翼地帮着谢菲尔德坐了起来。

谢菲尔德爆着粗口,从背后掏出藏起来的短剑。

“啊……”派伊被吓得后退。

谢菲尔德毫不理会,拿起短剑割断束缚在腿上的魔法陷阱。

“噌!”随着清脆的一声,蓝色魔法四溅开来。

“啊!这是什么?!”

一般来说,破碎的魔法碎片和空气中的魔力混合在一起后,转化为魔力消失是正常的,但这一次,它竟然再次散发出蓝色的光芒,并逐渐开始冻结。直到刚才,谢菲尔德的腿还被困在陷阱中,然后瞬间就连同他握着短剑的手一起,被封印在寒冰里了。吱吱吱吱,寒冰迅速蔓延到了他的膝盖和肘部。谢菲尔德试图用短剑将冰敲碎,但倍感痛苦而不得不放弃了。

看着重新倒在地上发出惨叫的谢菲尔德,派伊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果然是佧修派啊。”

是休亚。比起休亚说的话,更让派伊吃惊的是自己竟然对他的出现毫无察觉。

休亚面无表情地走过来,见到派伊一脸的吃惊,耸了耸肩。

“往那边走的不是我本人,而是蕴含我魔力的雪花分身。我隐藏自身魔力,一直在附近观察。”

“那这陷阱……是休亚你弄的?”

派伊使劲儿盯着轻轻点头的休亚。他分明就是在前一天还一起说说笑笑的那个善良的少年,但眼前展现出来的却是完全陌生的一面。

休亚,这个佧修派出身的少年,似乎想要逃避派伊的视线,他把头轻轻转了过去。

“真是奇怪。说是逃难来的,却这么冷静从容,真是太奇怪了……虽然你极力掩饰,但你体内的魔力类型我实在是太熟悉了。虽然没有达到黑暗之眼的程度,但确是佧修派善用的魔法无疑。啊,派伊小姐,你对佧修派不熟悉,解除不了这个陷阱也很正常,不要感到羞愧……还有,面对正在承受痛苦的人,还能无动于衷、处事不惊,才更奇怪呢。”

休亚边说边收起了谢菲尔德的短剑。

冰魔法现在已经蔓延到谢菲尔德的大腿和肩部了,陷入极度寒冷、在痛苦中瑟瑟发抖的谢菲尔德勉强开了口:“啊,不是的。我不是佧修派。那个短剑是我赌博赢来的……”

“不要再说谎了。虽然借助魔法工具可以让普通人解除陷阱,但不懂魔法的人可不能做到你这么轻车熟路。如果你不是佧修派,又是从哪里学了佧修派的魔法呢?”

休亚冷酷地看着谢菲尔德。在他严厉的逼供下,谢菲尔德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发出难以启齿般支支吾吾的声音。

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的派伊双手握住了法杖,这一击命中的是休亚的后脑勺。

“哎呀!啊啊,派伊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要再折磨他了,没看到他现在很痛苦吗?为什么不好好听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呢?就算对方是佧修派,休亚也不应该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吧!”

“那怎么办?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不是吗?我又不像凯蒂姐姐一样有那么厉害的魔法。”

看着闷闷不乐的休亚,派伊的心也变得沉重起来。

原来休亚也在苦恼自己帮不上忙啊……派伊忍不住想:如果我像尼巫姐姐那么强大,他会不会早就把心中的苦恼说出来呢?如果我稍微值得依靠些,也许休亚现在就不会使用这种连自己都讨厌的方法了……

 不……不是这样的。

派伊从自我厌恶的情绪中清醒过来,摇了摇头。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低落下去,因为休亚也是好不容易才说出了内心的苦恼,她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情绪中,对休亚是很失礼的,同样也辜负了休亚对她的信赖。

派伊抓住了休亚的胳膊。

可能是施了冰结魔法的缘故,休亚的胳膊很凉,但派伊并不在乎。

“休亚,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只是早晚的问题。”

第六章 凯蒂的告诫

谢菲尔德一边继续揉着冰冷的胳膊和腿,一边坦言自己就是佧修派的组织成员。但他确实是逃出来的,因为他管理的奴隶不见了,自己也差点被抓去当奴隶。

派伊听到奴隶这个词不禁皱起了眉头,休亚却一点都不吃惊。

“听上去还蛮合理的,但不能保证是实话。”

“相信我吧。难不成你是被骗大的?”谢菲尔德没好气地说。

“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被骗大的。”

一句话让谢菲尔德闭上了嘴。休亚也没有理他,而是仔细地观察了从他手里扣押的短剑。

“短剑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是谁给它施了魔法呢?”

“有人让我从艾尔丁纪念馆把书偷出来,作为交换条件,我就让对方拿出值钱的东西。逃跑时那些东西都坏了,就剩下最后这个东西了。啧,这可是我仅剩的武器了!”

谢菲尔德嘴上抱怨着,却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提问。因为休亚笑眯眯的样子实在令他发憷,尽管在派伊眼中,那是无比温柔的笑容。

派伊与休亚带着谢菲尔德往村庄方向走回去。

在距离村庄稍远的地方,收到消息前来的凯蒂独自一人坐着,哼着平时唱给精灵听的歌,等待着。当孩子们进入视线时,她站起来,用和煦的笑容示意他们快点过来。

派伊看到凯蒂的笑容,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幼稚的行为都被她看在眼中,不禁缩起了肩膀。透过散落下来的发丝,她往外瞥了一眼,看见休亚的表情也有些紧绷。

“原来从哈林来的就是你啊。欢迎!我是中央公园的凯蒂。”

即使对方是佧修派,凯蒂也没有用有色眼光看待他。这种一视同仁的公正,以及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亲和力,能让所有人都心悦诚服,并自愿敞开心扉。

气呼呼的谢菲尔德不知不觉中也卷起了尾巴,挠了挠圆圆的鼻子。

“我叫谢菲尔德……是逃出来的。曾经是佧修派的,但是待不下去了……我不想在这里闹事。”

“原来如此。欢迎你来到这里,需要帮助吗?”

谢菲尔德睁大了眼睛,活了这么久,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温柔的话。哪个不怕被打劫吃掉的傻瓜,会主动提出帮你呢?长时间形成的警戒心,让他怀疑温暖的话语背后是否隐藏着阴谋,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眼前这位名叫凯蒂的女子,她仿佛能理解世间所有的苦衷,让人无法不信赖她。

谢菲尔德忘了还有在一旁看着的孩子们,眼泪汪汪地开了口。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这样活着……”

就这样,谢菲尔德获得了旅途需要的物资,然后离开了中央公园。

比比去找红色魔女了,休亚在外面擦桌子,现在只剩下派伊和凯蒂两个人。派伊一边帮着凯蒂制作魔法药,一边鼓起了勇气,小声地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苦恼。

“凯蒂姐姐,我很好奇……我怎样才能做到像姐姐这样呢?”

“派伊,什么意思呢?”

“在姐姐面前,大家都会把自己的苦恼说出来。大家都愿意依靠姐姐、找姐姐帮忙,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凯蒂正想取出厚厚的书籍,听到派伊的话,便放下手中的活儿走过去,用漂亮的手指轻轻梳着派伊粉红色的头发。

“你想变得像我一样是吗?不过,派伊,倾听大家的苦恼并帮助大家,真的有那么好吗?”

“嗯?”

“刚才那位以前是佧修派的人,可能是误入歧途吃尽了苦头,也许过去他还杀过人呢。说不定,以后还会伤害到我们的朋友。”

“……但是,姐姐刚才不是帮助那个人了吗?”

“我是做了选择,决定独自在难以生存的魔界中成为某人的力量。但是,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了解所有人的情况。假如我帮过的人成为了魔界的绊脚石,那时还能说我做的事是正确的吗?”

“姐姐不可能事先知道那么多啊。”

“是啊。所以,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会尽力帮忙的。只要我相信对方是善良的,我就愿意出手相助。我相信在我帮助的一百人当中,至少有两三人会因此而改变。”

派伊试图再问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休亚处处提防着佧修派,甚至使用自己最不喜欢的骗术来考验对方。一旦确认对方是佧修派,就会立刻展开攻击。而凯蒂却相反,即便知道对方是佧修派出身,也会相信谢菲尔德说自己是逃出来的,从而帮助他。谁对谁错,看法可能因人而异。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休亚是一位善良又多情的少年,而凯蒂姐姐则要深沉得多。

“嗯……我再考虑考虑。”

第七章 一步

次日,派伊独自一人待在森林里,双手握着法杖闭上眼睛,竭尽全力去抓住脑海中形成的新魔法的影子。

近一点,再近一点。

那种感觉好像把手再伸长一点就能抓住什么似的,甚至沿着下巴流淌的汗水滴落在树叶时发出的声音,都变成了噪音。派伊咬住了嘴唇。

只有魔法师才能看见的元素光芒在林间翩翩起舞。注视着各元素的舞姿后,派伊快速找到了魔力的凝聚点。突然,出现了一道亮闪闪的光芒,是什么东西在发光。

“……一、二、三!”

派伊挥动了法杖。

一个小球在法杖前方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它突然变大,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然后悬浮在空中。派伊轻轻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渐渐膨胀的光球升到一棵高耸的大树上后,随着派伊的指令,散落下彩虹色光芒的冰片。

冰片落在派伊握着法杖的小手上,随即散发出温暖的热气,然后渐渐融化了。如果手上有伤口,可能现在已经在愈合了。虽然不能让伤势痊愈,但至少也是一种不错的应急措施。

啪啪啪。

派伊被热烈的掌声吓得回头一看,原来是休亚站在那里。

“很棒的魔法。融合了这么复杂属性的魔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派伊小姐新创的吗?”

“嗯……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看你太专注了,没敢出声。抱歉。”

派伊打手势示意休亚靠近点,两人面对面坐到树荫下。

“我为昨天吓到你的事向你道歉来了。还有当时……虽然一直在暗中守着,但还是不该只留下派伊小姐跟陌生人在一起……”

“……没关系。休亚也是为了守护中央公园,才那么做的。不是吗?”

“就算这样,也不想欺骗别人……即使是不得已的欺骗,我也不想欺骗这边的人。所以……对不起。”

“嗯,如果这样能让休亚觉得心里舒服些的话,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以后不要在名字后面加上‘小姐’,可以吗?”

“啊?知道了。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嗯……我想改变一下。”派伊像抱玩偶般将法杖抱在怀中。“最初只想变强,但发现变强的方式也有好多种,而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走什么样的路。所以……晚上认真想了一下……”

派伊极力表达,但内心千头万绪还没完全梳理好。休亚也不催促,只是静静地等着,这让派伊稍微定了定心,终于勉强将所有的词汇组织好。

“也就是说……我想从现在开始一点一点改变,小心翼翼地去寻找。我想总有一天会找到我想走的路的……当然,我会继续努力学习魔法的。那样的话,当那条路出现时,才能看得更清楚。”

派伊脸色绯红,直视着休亚。

“当然了,我也想成为尼巫姐姐或凯蒂姐姐那样的人……就算现在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不是姐姐们……我觉得最好还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变强。所以,我希望休亚也忘记在佧修派的事,一起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路。不要操之过急,慢慢来……我会帮你的……”

心意是否传达给休亚了呢?如果可以的话,派伊还想说更多。

想告诉他,看到他苦恼的样子,发现原来就算平时那么冷静的他,也会像她一样有软弱的时刻、有许多苦恼,这给她带来了安慰,也改变了她许多想法。

想告诉他,如果不是他先对她敞开了心扉,她现在一定还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无法自拔。所以,这样一个给了她安慰,为她带来启发的休亚,称呼她为“派伊小姐”是不妥的。

但是,这些话还是很难启齿。仅仅是说出上面的话,已经让派伊害羞到想要逃跑了。休亚会不会认为她太自以为是了呢?

幸好善良的休亚,一如既往地对她报以微笑。

“嗯,谢谢你。我也会和派伊一起努力的。”

一直紧张兮兮的派伊终于抿嘴笑了起来。没有比让对方了解自己的心意更开心的事了。也许凯蒂的感召力,也是通过这样不断的积累而形成的吧。虽然还是很尴尬,很害羞,但是多了一个一起加油的朋友,所以这个记忆更加值得珍惜……

“我也,我也会努力的……噗……笑死我了。”

红色魔女的声音突然传来,派伊像突然被淋了水的小猫一样跳了起来。虽然不见人影,但这样肆无忌惮的咯咯大笑声,除了红色魔女不会有别人了。

看到满脸通红的派伊,休亚也跟着脸红了。

“啊,不好意思。那个……派伊小姐,不,派伊,为了快点找到你,我来之前向红色魔女询问了你的位置……那个,一直没机会说……”

休亚解释的话语没说完,就看到派伊又羞又恼哭着挥舞起了法杖——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啊?”

“……不知道。”

每每想起之前的事,就尴尬得恨不能钻进地洞里,派伊心浮气躁,甚至无端对比比发火,但也无济于事,她总能不自觉地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啊啊,真的完全不想再回忆起来了!

 “你看,为了练习属性魔法,我尝试着做了一下这个。”

派伊不想解释自己的心情,于是向比比展示了刚才完成的魔法。

比比双手合十,扑闪着眼睛看完,然后一边大赞这个魔法真是太漂亮了,一边猛抓住派伊的手,又蹦又跳起来。比比这种咋咋呼呼的行为,在平时总会令派伊倍感负担,但眼下倒是对驱散她脑中那些尴尬的记忆有所帮助。

“派伊姐姐这么认真地学习魔法,我也要向姐姐学习了。最近总感觉只有我一个人落后了,所以很担心……”

比比开始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派伊却不禁在想:“难道比比也有着类似的苦恼吗?虽然比比还小,但跟我的年龄也差不多……现在想想,我从以前开始就有很多苦恼了。那尼巫姐姐也有过类似的苦恼吗? ”

从小到大,尼巫在派伊眼中就是一个意志坚强又亲切的姐姐。她原本一直认为,尼巫一定跟自己不同。但现在想想,尼巫也不可能一点苦恼都没有吧?就算不是为了防范佧修派或保护魔界那样伟大的事,也有可能像她和比比这样,为一些微不足道甚至有些尴尬的事而苦恼吧?

“这么说起来,尼巫姐姐曾发牢骚说过自己不适合穿裙子……”

想到这里,派伊突然觉得自己当时也没有那么不堪了。

这下放心了。

虽然现在比之前也没有什么改变,她依然脆弱,依然面对着许多未知,依然无法决定究竟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而且说不定,这些苦恼还会伴随她的一生。但不知为何,派伊现在有一种向前迈了一步豁然开朗的感觉。到今日之前一直裹足不前的人生或许会因此发生变化,也或许不会,但她还是想亲自去看,去感受,去苦恼,再去寻找自己的解决方法。总有一天,她会成长,而中央公园里的家人们,会将她视为值得依靠的存在。回到故乡时,她也会是值得母亲骄傲的女儿。

那样的未来……请快一点到来吧!

派伊心里这样期盼着,手上的动作也轻快了一些,终于完成了红色魔女想要的玫瑰花饰品——那是红色魔女作为上次事件的保密条件向她索要的。

 “孩子们,听说尼巫要回来了。能帮我做面包吗?”

“嗯!”

派伊和比比一起朝着凯蒂跑了过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