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阿拉德(Mirror Arad)

在时间长河中的某一点上与如今的阿拉德世界产生了分歧,逐渐演化成为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由于和阿拉德大陆共享着同样的过去,所以有着相同的文化、历史与世界观。是平行宇宙中独立发展的另外一个阿拉德世界。

镜像阿拉德入场.png

官方背景

领主骑士雅妮丝正静坐在巨大的核桃树下,她本想摒弃一切念想收心修行,但内心的不安令她始终无法放下手中的剑和盾。夜晚的猫头鹰更在此时吵闹地叫起来,这平时看起来乖巧的生物如此烦躁,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心烦意乱的雅妮丝索性结束了心性修炼站起身来,在这种时候挥舞剑和盾的体能训练,显然更能够让一个人静下心来。

正当雅妮丝用剑支撑着起身的时候,她骇然地发现一个巨大金色狮子头和一个被光芒笼罩的朦胧模糊的女性身影就在自己身边的不远处。

“他们是谁……居然距离我这么近还能不让自己发现……”

虽然雅妮丝心里有无数的疑问,但多年修炼的她让她在第一时间拿起了剑和盾严阵以待,尽管雅妮丝从他们身上并未发现任何敌意。

“这孩子每次都是这种反应……”金色狮子梅米特说道。

“每通过一次时空裂缝,这孩子都会失忆一次,就算是我的化身,常年行走在不同的次元之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被光芒笼罩的身影温柔解释道。

女人温柔的声音唤起了雅妮丝沉睡的部分记忆,她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给“自身们”下达使命的智慧之神——尼梅尔,立刻收起了武器。

“尼梅尔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忘记了你们……”

尼梅尔摇了摇头,用更温和的声音说道:

“长时间穿梭在各个不同的次元,失去一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用挂怀。你只需要记住自己的使命就可以了。”

使命?雅妮丝想不起任何有关‘使命’的记忆,脑海中仿佛夜幕降临一般浑浊。无论怎样尝试,雅妮丝都无法想起任何‘记忆’。

看着雅妮丝痛苦的样子,梅米特冰冷地说道:

“看来,这孩子是想从那悲惨的记忆中逃离出来。也许,需要让你再经历一遍那曾经的灾难。“

梅米特说完,雅妮丝的身体渐渐重了起来,接着被吸入到一个异次元的空间中。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宇宙正在迎接灭亡。星辰一个接一个地失去光芒消失在黑暗之中,宇宙间不存在任何生命与希望的气息。

在这一瞬之间,雅妮丝的记忆全部恢复了。从她10岁起,只要听到猫头鹰的啼叫,梅米特和尼梅尔就会来找她。他们和雅妮丝穿梭在各个次元之中,探索着“最后的时间点“。

在已确认数百个的 “最后的时间点“中,所有的星辰无一例外全部毁灭,宇宙也迎来的死亡的终结。虽然在各个次元中的强大的守护者们、英雄、冒险家,甚至是众神们都试图阻止毁灭,但都无济于事。

雅妮丝悲伤地看着消失的星星,无力地说道:

“这灭亡的结局,现在已经根本无法阻止了。”

尼梅尔淡淡地回答:

不,现在还有希望,所以我才会赋予你们寻找伟大意志的使命。只有他才能阻止这悲剧的发生,也只有他才能让所有的一切回到原本的姿态。

随着尼梅尔的话音,最后一颗星辰也失去了光芒。

雅妮丝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尼梅尔的话语在她听来已是渐行渐远……

不知过了多久,雅妮丝再次睁开眼时,尼梅尔和梅米特早已消失不见,但跟之前不同的是,脑海中的“使命“却更加清晰起来。

伟大的意志……[1]

特殊剧情

浅栖之地

当击败boss之后会出现摩根的灵魂,与当前阿拉德的摩根形象一样。

暗影迷宫

进入房间的时候,刹影会说:

奇怪……虽然你的脸很眼熟,但我却觉得你的气息很陌生。

当击败他之后,刹影会说:

原来如此……你就是我在那冰冷的梦魇中所见到的家伙。

月光酒馆

在原本阿甘左的房间出现的不是阿甘左而是阿甘左的幻影

在boss房间会找到一个醉酒的老人NPC,与他对话他会告诉你如下事情:

喂,年轻人,嗝……我看你很眼熟,对,好像在梦中见过你,嗝……真难以置信,嗝……,我在很久以前见过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那家伙突然问我说要收集什么碎片,嗝……然后就发生了那次灾难……毁灭纪之后我也渐渐的喜欢上喝酒了。某一天醉酒的我见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然后跟着她走着走着就到了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还是灾难之前的模样……嗝……嘻嘻嘻,喝多了就说的多了,当我这个老家伙胡说八道就好了。

血蝴蝶之舞

如果进图之后的任务为收集冒险家的梦,通关之后,就会出现与青面修罗的对话:

青面修罗·洛伦贝兹:

原来是你帮的忙,太感谢你了!幸亏有你,要不然我一个人肯定是完不成任务的!什么,你说我这身体是假的,一切都只是在我的梦境里?……呵呵,年轻人啊!其实我早就知道这身体不是真实的,因为没有了以前熟悉的感觉……呃,不过等等,为什么我感觉你和我很相似呢,难道你也受到那个怪异植物的攻击了吗?

玩家:

怪异的植物?你是说那些食梦树吗?

青面修罗·洛伦贝兹:

哈哈哈……食梦树……这名字取的……我问你啊年轻人,你觉得梦有时会不会变成真的?或者你觉得真实的世界和梦境里的有什么区别?其实有时候活在梦里并没有什么不好,食梦树把另外一个世界的我给吞噬了,那个灵魂可能在其它空间游荡,但是我感知不到啊,我只知道这个世界里我还有希望找到我的女儿……当然我知道你和抢我女儿的那些强盗不一样,所以才和你说了这么多。最后,劝你一句,小心暴戾搜捕团!我是从那里出来的,会这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还有,如果你妨碍到我,不管是不是朋友,我都会不择手段地去阻止你。希望不要有这一天的出现,就此别过吧!

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